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情绪爆发
何小月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心里更是烦躁异常,冷冷的说道:“看来,你生活得很好。”

张海龙笑笑,轻轻的将钢笔用笔帽盖好,眼里满满的都是平和满足的笑容:“确实如此,以前的生活太黑暗了,太血腥了,也让我胆战心惊,而现在的生活,让我觉得无比的充实,其实,我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作家,立志要出一本书,这你不知道吧?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去追求甚至是实现我的梦想了。”

何小月的见他脸上露出的那如此满足的笑容,心里已然满满的都是压抑以及不舒服了,这个双手沾满鲜血如此无耻卑鄙下流的王八蛋凭什么可以活得那好的,而自己却是落到现在这样一种困境?当下,她眼神冰冷的看着张海龙,语气阴森到极点说道:“张海龙,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的梦想不可能会实现的,因为,我现在就要挖掉你的眼睛,剁掉你的双手,我看你还怎么实现梦想!”

这是她来见张海龙的目的,她需要发泄,而张海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发泄对象!

之前因为弟弟何小阳被抓走了,还因为张海龙对她的那种漠然,所以何小月很是痛恨张海龙。

而现在,上天好像又跟她开了一个大玩笑似的,还是因为何小阳,李泽道的表现也没有那么上心,所以何小月心里对李泽道也有怨言了,当然,这种怨言远没到痛恨的地步就是了。

在加上北的那种态度,让何小月的心更是压抑不已,所以,她需要发泄,在不发泄的话,她觉得自己的精神可能会崩溃。所以,她想到了张海龙,想到了她曾经很爱很爱但是现在很是痛恨的男人。

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发泄对象。

现在见失去权利失去金钱失去地位,甚至连自由都失去了的张海龙竟然可以活得这么潇洒充实的,这让何小月更是愤怒不已了。

凭什么?凭什么这个王八蛋可以这么潇洒的,甚至竟然还有所谓的梦想,但是自己却得面临这样一个她一点都不想面临的处境!

所以,她直接炸了,她心里满满的都是黑暗以及怨恨,她想用恶毒的手段折磨这个人,她想毁掉他的这种让人羡慕的宁静,她想毁掉他这种让人羡慕的梦想,她想彻底的毁掉这个男人!

他不配拥有这样的宁静以及梦想!

张海龙楞了下,满脸苦笑的看着这个像是疯了一般的女人:“这件事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何小月的眸子充血,猩红一片,流露出极为可怕的气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没有。”

“真的没有?或者往后拖一段时间?等我把这小说完结了?”张海龙用商量的语气轻声询问。

“就是现在!我现在就要剁掉你的手,挖掉你的眼睛!”何小月声音嘶哑的吼道,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神经病患者似的,气喘吁吁的。

张海龙点了点头,沉默了下之后,露出了坦然的笑容,很是坦然的说:“既然如此,随你吧,谁让我欠你呢?”

张海龙的淡然平静让何小月的脸色无疑又阴沉了几分,因为这不是她想看到的,她想看到的是这个该死的男人害怕了,看到他可怜巴巴的跪地求饶。

但是他现在却是这样,如此坦然的,这算什么?

“阿河,阿言……”她嘶声喊道。

书房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之前守在门口的那两个男子快速的走了进来,齐齐颔首:“何姐。”

然后两人的心脏皆微微的缩了下,因为何姐的状态竟然比他们刚刚见到的还要可怕几分,这让他们意识到,可能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

然后还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曾经的老大张海龙一眼,估计是这个家伙说了什么刺激到何姐的话了吧?

说真的,此时张海龙的这种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巨大的变化,由血腥的大佬变成了迂腐酸气的学究,着实让他们觉得很是怪异,这要是传出去,恐怕会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把他的手给我剁下来,把他的眼珠子给我挖出来。”何小月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说,看着张海龙的,眸子里有着诸多的冰冷以及怨恨。

如果当初,他不致何小阳于不顾的话,她也不需要那样糟蹋自己,之后青云也不会出现那场内部变故,她也不会喜欢上李泽道,没喜欢上李泽道也就不会陷入陷入这样一个困境,所以,她恨这个男人,她要彻底的毁了他!

阿河跟阿言一听,两人皆微微变色,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时间不为所动。

“怎么?我命令不动你们?还是,你们对他还有所谓的情意?”何小月冷冷的问道,这两人的这举动让何小月更是火大了。

“不是的,何姐。”阿河的脑袋冒出了冷汗,赶紧汇报道,“是这样的,之前北小姐来过,交代了几句话。”

何小月的瞬间眉头皱了下:“她说什么了?”

“她说,李少说了,好好守着张海龙,不许任人何对他做出什么伤害的举动出来,包括何姐你。”阿河小声的汇报道。那位北小姐比何姐早几分钟到,所以他们还没来得及将这件事情跟何姐汇报,当然,何姐早就交代的,北小姐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所以好像也不需要汇报。

但是现在看这情况……闹矛盾了?

何小月的脸色变得更是难看了,所以他早就料到自己未来某一天我会对张海龙下手?只是他又不是青云的人,他凭什么管青云的事?

“他是青云的帮主?”何小月的语气更冷了,抬头眼神极为不善的盯着这两个人看。

“不是。”阿河的额头已然冒出冷汗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要听他的话?”何小月反问。

阿河有些有些委屈,您之前不是下命令说见到北小姐以及李少就如同见到您一样,他们说的话就跟您说的是一样的吗?

“呃……这,他不是……”

“闭嘴!”何小月呵斥道,“马上按照我的话去做,把张海龙的手给我剁下来,把他的眼珠子给我挖出来,否则,我按照帮规处置你们的两个!”

“是,何姐!”阿河跟阿言心里骇然,赶紧说道,看来,貌似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否则向来对那个小年轻言听计从的何姐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呢?

就在阿河跟阿言纷纷的亮出明晃晃的匕首朝着坦然淡定的张海龙走了过去打算执行何姐的命令的时候,一道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书房门口那里,语气冷冰冰的开口说道:“你们,滚出去!”

然后从手里拿着的一包女士香烟里抽出了一支,动作冷酷的将其点燃,缓缓的吐起烟雾来了。

“呃……”阿河跟阿言身体猛地一停顿的,看向了眼神冰冷的何姐,自然没敢依言出去,当然,也没敢继续朝张海龙走过去。

心理这个苦笑不已啊,这根本就是神仙打架啊,他们怎么这么倒霉刚好今晚值班呢?

“你去休息吧,这里没你的事。”何小月看着突然间出现的北,淡淡的说,以往的那种温和的语气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很是努力压制着的恶劣。

北的出现,无疑让何小月更不舒服了,情绪也爆发的边缘了。

北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他说了,不能动他。”

“他说的话,我为什么要听?”何小月豁然起身,眼神凶狠的盯着这个北,这十来天以来的那种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情绪一下子彻底的爆发出来了,嘶声力竭的吼道,“我凭什么要听他的话,他以为他是谁?这里是青云,这我何小月的地盘,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要是看不过去,你也滚!”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张海龙的手给我剁下来?”何小月回头朝着那两个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藏进裤腰里的手下吼道。

“他们不敢的。”北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说道,淡淡的说道,“除非,他们想死!”

“……”阿河跟阿言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他们丝毫不觉得这个女人在说大话,因为当这个女人进入青云大厦之后,忠爷就暗中交代了,这个女人很恐怖,不想死的话就都给老子管好自己的眼睛,千万别乱瞄。

“你什么意思?”何小月继续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彻底的跟这个女人翻脸了,“马上给我滚出青云大厦,这里不欢迎你!”

“在他回来之前,我不会离开的,因为我还得保护你,这是我来岛国的根本目的,他要是回来了,不用你赶,我自己走,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待一起?”北看都不堪对方一眼,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很是不给情面的说。

“我让你滚,给我滚!”何小月眼睛更是猩红了,身体直哆嗦,彻底的失去理智了,整个人看起来像个泼妇似的,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那种高冷淡然,“他也滚,都滚,我的弟弟我会自己去救,不需要你们,听明白了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