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回宗
    看着前方悬在半空的葬花剑,林云眼中露出一抹异色。

      以往他可以将剑召回来,或者将剑扔出去,可这些都是以龙元来控制的。

      且大多时候只能直来直往,变化不多。

      这就像是隔空取物一样,远处有个石头,而后以催动龙元或者星元将其召回手中。

      只不过葬花剑与他配合更为默契,本身也有灵气,许多时候都可以随心所欲的隔空操纵。

      但眼下情况就显得颇为玄妙了,他并未龙元,仅仅只是催动剑意罢了。

      葬花剑却能隔空被其操纵,释放出璀璨光芒,一股股锋锐无匹的气息从中迸发出来。

      空气颤动不止,若有人在此会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唰!

      林云心念微动,葬花剑就如流光一般,眨眼就窜到千米之外。

      嗖嗖嗖!

      林云站在原地,寸步未动,剑光在前方来回交错。

      咔擦!

      空气犹如画卷一般被剑光撕碎,天穹剑意的威力,尽显无疑。他尝试了一番,隔空操纵之下,剑能飞出去十里。

      十里之外,剑身裹挟的锋芒就明显弱了许多。

      更为神奇的是,剑像是林云的眼睛一样,它能看到的景物都可以清晰显化在林云脑海中。

      不是简单地显化,而是真的如眼睛看到一般,十分神奇。

      “这样也行?”

      林云眼中闪过抹惊诧之色,旋即被狂喜占满。

      人为天,剑为穹,人剑合一!

      林云脑海中思绪如电,冥冥之间,对这六个字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剑意到了这个境界,剑不仅仅是一柄兵器,除了杀人之外,它本身就已经是剑道的一部分。

      说来玄奥,简单点理解的话,剑已经是林云身体的一部分了。

      飞出去的剑就像是林云伸出去的手一样,如臂指使,这才是真正的如臂指使。

      剑能飞去的距离,代表着林云本体的延伸。

      “回来!”

      林云伸手一招,剑从远处飞了回来。

      他的目光盯着剑身,仅仅只是御剑,除了依靠天穹剑意碾压对手以外,似乎没有太多特殊之处。

      如果碰到可以抵抗的天穹剑意的人,御剑杀敌就没那么简单了。

      林云想到某个关键,天穹剑意如此难以领悟,人为剑,天为穹两个字或许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飞出去的剑,应该也可以施展剑法才对,因为天穹本为一体。

      唰!

      林云心念微动,手中之剑再度飞了出去。

      “云海无涯!”

      剑在林云十里之外,林云原地不动,施展出天水剑法第一招。

      一道道剑气从葬花剑上扩散开来,眨眼就有七七四十九道剑光,犹如云海一般四散开来。

      剑法意境,完美无瑕。

      “果然可以。”

      林云瞳孔猛的一缩,十里之内,尽数都是剑光,一片云海,无边无际。

      天水问月!

      林云依旧站在原地,他并指为剑,施展出天水剑法第二剑。

      轰!

      云雾散开,一片湖泊在林云脚下浮现,水中明月高挂,远处的葬花剑像是有人握着一般,剑中意境依旧完美无暇的呈现出现。

      天心挑月!

      剑起云深!

      天心悠悠!

      白云之上!

      林云动作越来越快,空中颤动的葬花剑,同样快到让人目不暇给啊。

      无尽剑光看的人眼花缭乱,种种意境在葬花和林云身上同时盛放,于这方圆十里之内不断重叠。

      就这么几个眨眼的巩固,林云一口气将天水剑法尽数施展出来。

      林云站在原地,犹如仙人起舞,葬花在飞,清影无双。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林云没了动作,他只觉得豁然开朗,剑道造诣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恐怖地步。

      师尊曾说要想清楚是人在御剑,还是剑在御人。

      他明白了!

      人可以御剑,剑亦可以御人,人为天,剑为穹,天穹本为一体。

      以前一直不懂,现在林云终于懂了,这才是真正的人剑合一。

      他抬头看向葬花,嗡,葬花寒芒闪耀,也在看着他。

      这一刻,林云看到了自己,他在葬花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一袭青衫,身背剑匣,五官清秀,眉间紫色印记格外醒目,如仙亦如妖。

      回来!

      剑身中传来一股力量,林云的身体不受控制,化作一抹流光朝葬花窜了过去。

      唰!

      林云握住葬花,这一刻,人剑合一。不是林云将葬花招了过来,是葬花将林云给招了过去,以剑御人!

      轰!

      当五指握住剑柄的刹那,林云脑海中嗡的一下炸开,他感受到一股股鲜血顺着掌心不断融入剑身上。

      嘶嘶!

      伴随着鲜血的注入,葬花剑的表面像是有一层冰在缓缓融化,一点点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

      轰!

      伴随着寒冰的融化,葬花剑的剑身变得极为刺目起来,一股前所未有的锋芒在剑身上绽放。

      葬花重获新生,仿佛在开刃一般!

      同时间,还有一缕缕圣纹,犹如枝叶一般不断展开。

      等到寒冰彻底融化,葬花剑锋利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整个剑身同样变得极为华美,像是闪耀着初雪一般的寒芒。

      在剑柄上方有一枚印记,释放出璀璨星辉,让林云都无法将其看清。

      林云的眼睛条件反射的闭上,半响睁开一道缝隙,而后猛的睁开。

      星曜!

      在剑柄与剑身交接处,一枚星曜无比醒目,那是属于七大星曜中的金曜,葬花是一柄星曜圣器。

      七大星曜,分别是日、月,以及金木水火土,各大星曜并无高低之分。

      只是属性侧重不同,非要去说的话,日月的异象更为宏大一些,可施展起来难度要大许多。

      金曜一般会烙印在兵刃上,增加兵刃的锋利度。

      林云看着葬花剑的剑身,感觉像是今天才认识葬花一样,居然是一柄星曜圣器。

      “试一试!”

      林云想了想,在储物手镯中取出一柄普通的千纹圣器。

      咔擦!

      在不催动星曜的情况下,一剑划过,千纹圣器表面出现一个明显的缺口。

      林云眼前一亮,葬花真的变强了好多!

      他连龙元和剑意都没催动,结果葬花单凭锋锐度,就将千纹圣器斩出一个缺口。

      “再试试!”

      这一次林云催动剑柄上方的金曜印记,寒芒闪过,千纹圣器被直接斩成两半。

      缺口处光滑如洗!

      “好困。”

      可林云还来不及露出喜色,就觉得天旋地转,一股股疲惫疯狂涌来。

      星曜圣器果然无法轻易催动,这葬花剑比苍龙日月宝伞还要夸张,当然也和苍龙宝伞还有三重封禁没解开一样。

      林云收剑归鞘,盘膝而坐,半盏茶后才睁开眼。  他目光一扫,落在葬花身上,嘴角不由自主的浮出抹笑意,这次葬花真的给了他一个巨大惊喜。

      接下来的时间,林云没有耽搁,开始将四大煞气融入风火雷冰四剑。

      等到全部融合完毕,已是三天之后,在林云将要起身之时。

      三道身影破空而至,林云抬头看去,是牧川师兄,还有沐雪琴和陈凌,应该是他搬过来的救兵。

      三人瞧见林云,楞了片刻后,皆露出惊喜之色。

      “姜通他们呢?”

      沐雪琴发现林云还在寒水潭附近,连忙问道。

      “死了。”

      “死了?”

      牧川三人对视一眼,而后又落在林云身上,眼中露出颇为惊奇的神色,并不是很难理解。

      林云想了想,将这一切推到玄龟老祖身上。

      几人听到玄龟老祖后,纷纷释怀开来,不在纠结此间缘由。

      “好险,还好玄龟老祖来了,不然师姐我真的成罪人了。”沐雪琴拍着胸口,有些后怕的道。

      她当初听到陈凌的描述后,紧张到了不行,唯恐林云遭受不测。

      “怎么会,师姐,你看。”

      林云笑了笑,将剩下的最后一滴玄武圣血取了出来。

      “你拿到了!”

      沐雪琴欣喜不已。

      “嗯。”

      林云点了点头道:“我也算因祸得福,这一滴玄武圣血是玄龟老祖赐给我的,远比天玄龟的圣血要珍贵。”

      两人在聊着天,牧川却在一旁没有说话,他注意到林云晋升了。

      不仅仅是修为的晋升,其他方面林云给他的感觉也变得很不一样了,最古怪的是……他在林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

      怪事?

      小师弟又得到什么造化了,居然能让我感到压力。

      “先回宗吧。”沐雪琴不及细想。

      林云点点头,一行人便朝着剑宗赶去。

      这一次牧川直接出手,以生死境的修为直接带着三人,速度比林云等人要快得多。

      “师兄,等我一下。”

      接近魔纹虎的老巢时,林云叫停牧川。

      “我处理点事情,很快回来。”

      林云笑了笑,也不等几人发问,快速来到魔纹虎的老巢。

      他目光盯着那块残缺的神龙石碑,若有所思,最终还是决定出手将这神龙断碑直接收走。

      神龙断碑肯定是一件圣物,来头极大。

      若能找到剩下的另一半,价值将会无可估量,就算只剩下这一半价值也足够惊人。

      日后修炼至尊龙拳时,有它相助,也能事半功倍。

      最终,林云将这神龙石碑放进了剑匣中的秘境,半个时辰后重新和牧川汇合。

      等回到剑宗后,牧川打发掉沐雪琴两人,看向林云道:“你小子跟我来。”

      “干嘛?”

      林云奇道。

      “掌教要见你。”

      牧川领着林云,浮光掠影般来到了宗门大殿,那里沐玄空已等候多时。

      林云抬头的刹那,就看见掌教的神色微微变了下。

      察觉到了?

      林云心中一顿,感觉掌教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剑意了。

      “人我带到了,你有什么话就直接和他说吧,我回避了。”

      牧川临行前看了林云一眼,莫名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

      林云敏锐的察觉到,掌教此次叫自己过来,似乎还有其他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