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绝品仙医 > 第1632章 力战两大强者
    段义看着方白掌心中冒出的两簇火苗,感受到了火苗中蕴含的恐怖高温,不由心生忌惮,保持高度警惕的同时,缓缓向后退出十数丈。

    “灵火……那是传说中的灵火……”

    包镇海目光紧盯两簇灵火,神色激动,喃喃说道。

    包镇海昔年游历三千大世界时,曾到过很多地域,见多识广,虽未亲眼见识过灵火,但却听闻过有关灵火的许多传说。

    他知道灵火乃是天地所生,几乎永恒不灭,温度奇高,所现之处,千里皆赤地,寻常武者根本无法靠近,而想要降伏灵火,更是难如登天。

    可这方白,也不知是什么体质,居然无惧灵火,而且竟同时降伏了两簇灵火,实在令人无法置信。

    包镇海虽是雷劫一重强者,但也只能够在灵火高温笼罩下呆上片刻时间,因此他要想对付方白,只能采用快刀斩乱麻之法,速战速决,否则也耐受不住灵火之威。

    包镇海并不知道,只有分神初阶修为的方白,只能发挥出灵火威力的十之一二,若灵火威力全开,他此刻恐怕已经灰飞烟灭,哪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

    方白手托两簇灵火,目泛冷芒,傲然而立,火光照射在他的脸膛上,可以看出他神色间透出的坚定刚毅之色。

    这一战,方白决定不逃,哪怕激发生命潜力,拼着身受重创,他也决定要灭掉太玄宗,以熄心头怒火。

    方白现在已经知道,他五行空间戒中那棵由一截断木生长而成的小树,其实是一棵世界树。

    据方白所知,这苍宇之中,除了三千小世界、三千大世界之外,还存在着许许多多的世界,而每一个世界里,都会有一株天地生成的世界树存在。

    世界树源源不断的释放出灵气,孕育所在世界里的生命。

    原本,世界树是可以亘古长存的,若没有恐怖的外来力量,是根本无法毁坏它的。

    方白五行空间戒里的那棵世界树,不知是被哪一位强者大能所毁,竟然只剩下一小截,若是没有被方白刻意种植在五行空间戒内,恐怕断木依然还是断木,无法重新焕发生机。

    而令狐百媚被放置在那棵世界树下后,生机重焕,生命力量渐渐增强,被震碎的五脏六腑也开始迅速修复,可见世界树是何等神奇。

    可以说,若无世界树,令狐百媚生命堪忧,或许已经陨落,这才是方白恼怒的根源。

    “此子不除,太玄宗永无宁日!”

    包镇海瞳孔之中,反射着两簇灵火的光芒,厉声说话的同时,灵器已经紧握在手。

    年轻、资质出众、身怀灵火、懂得许多秘术,这样注定前途无量的武者,要么就不去得罪他,而一旦得罪了,便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只是他一个人,此刻也并无十足信心斩杀方白,需要与段义联手才有把握。

    段义有些畏惧灵火,原本不想再靠近方白,只是太上长老如此一说,他觉得很有道理。

    这一次若让方白逃了,他日此子修为晋阶后若卷土重来,太玄宗便会陷入更大危机中。

    与其如此,不如将危机扼杀在萌芽状态。

    “为了太玄宗将来着想,不能让他活着!”

    段义咬了咬牙,灵器高高举过头顶,准备与包镇海前后夹攻方白。

    一名雷劫一重强者、一名分神圆满强者,联手攻击一个只有分神初阶修为的武者,此事若被人知道,一定会异常震惊。

    方白深深吸了口气,运转九转真火诀,催动两簇灵火中的火元气,准备倾尽全力与他们一战。

    更加灼热的火元气,向着四面八方激扩幅散,将整个太玄宗都笼罩在内。

    太玄宗万年以来种植的漫山遍野的药圃,在灼热的火元气当中,尽皆枯萎死去。

    未能及时逃出灵火笼罩范围的太玄宗弟子,身体被烧的皮开肉绽,当场陨落者众多,重创者更是不计其数,在地面上翻滚嚎叫,场景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即便能够斩杀方白,太玄宗也是损失惨重,没有千百年时间,恐怕难以恢复之前的景象。

    包镇海和段义均是心疼不已,怒火充盈,恨不得将方白立即抓住,扒皮抽筋,活剥生吞。

    方白嘴角泛着冷笑,毫无怜悯之心。

    包镇海和段义均处在灵火气息的核心区域,要以灵气结成防御气罩护体才行。

    包镇海还好,段义却不得不与方白再次提开一段距离,这才能正常的喘息。

    这个距离,虽然脱出了段义拳掌攻击的范围,但他还能用灵器发起远距离攻击,同样威力无穷。

    “攻!”

    包镇海大喝一声,手指迅速变幻,结出一个指诀,然后在眉心轻轻一点,一尊拳头大小的石印飞出。

    那石印名为“镇山印”,在太玄宗内仅次于宗主段义所用的莲花台,但包镇海修为比段义强出许多,因此威力并不弱于莲花台。

    “杀!”

    段义也是一声暴喝,手指结诀,轻点眉头,莲花台再次祭出。

    镇山印与莲花台两大灵器,一前一后,同时砸向方白,将方白置于危险境地。

    方白抬头望天,双目精芒暴射,头顶再次悬浮五行母气鼎,以此鼎硬生生的接下了包镇海与段义两件灵器的攻击。

    “嘭!”

    震天的巨响声中,五行母气鼎一阵剧烈颤抖,竟抗住了镇山印与莲花台的砸击。

    只是置身于鼎下的方白,却没那么好运了。

    他脸色微微涨红,嘴角溢出两道血丝,显然这一击,让他吃了不小苦头。

    “这样的攻击,若再接上十次八次,我便会被重创!”

    方白心中苦笑,猛地抹去嘴角血丝,嘬口发出长啸,准备再次召集灵兽,以灵兽为前锋,吹响反击的号角。

    啸声传出后,原始森林内顿时躁动起来,随着“轰轰隆隆”之声响起,仿佛有千军万马飞驰而来。

    而天空当中,也是“呼呼”风响,一眼望不到边的飞禽,离开在原始森林内的栖息地,破空冲出,长鸣九天,然后向着方白这边冲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