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圣墟(圣虚) > 第1503章 花粉进化路的源头
    “天像是被劈开一道缝隙……”羽尚看着天空,在那里低语,回忆祖上所留下的只言片语,结合自己从许多孤本古籍上看到的点滴记载,以及各种线索,讲述旧事。

    那一天,云雾很大,那一道光划破了世界的宁静,让天地从此又可修行,接续了断路。

    当时,没有人知道,花粉因何而现,为什么突然飘落下来。

    这实在影响太大,这涉及到了一条进化路的起源,绝对算是花粉路的源头。

    居然就被羽尚这么几句话简单概括了,让楚风震撼的同时,也有些发呆。

    “能更详尽一些吗,那到底是闪电,还是剑光?”楚风问道,他迫切想知道,难道是人为的,不是天地自我修复进化路的结果?

    羽尚道:“我也不知道,是闪电还是剑光,这世间有种种传说,不过那一日,风起云涌,发生了太多的大事件,也就留下了各种猜测,都算是有待证实的谜。”

    “都有哪些!”楚风让他详细讲来。

    “有人说,上苍被人劈开了,自此多了一条花粉路,晶莹的粒子在那一天飘散,接续了进化断路。”

    “是谁劈开的?”楚风大受触动,有人劈开上苍,从那诸世外引来新的体系,引来全新的道路,让世人可以再修行,这是无量大功绩!

    “相传,不是那位,就是三天帝所为。”

    那位,应该是指不存于古史,屡次被九道一提及的无敌生灵,他超脱出去不知道几个纪元了。

    三天帝,楚风自然也清楚,每一个都惊才绝艳,镇压诸世上,上一次其中一位藉铜棺显照,曾将祭地打穿!

    “究竟是谁呢?”楚风轻语,到了那个层次,真的不可揣度了。

    不管是谁,都是为了这方天地的后世人,让他们依旧可以进化,还能够踏出更强的一步,实现生命层次的跃迁。

    “是哪位真的不好说,因为都有可能!”羽尚道。

    那一天,人们看到上苍被人劈开了,像是一道至高无上的剑光,自然想到了那位。

    可是,那一刻,云雾翻涌,还发生了很多事,有人亲眼目睹,三天帝在征战,在厮杀,有诡异阻止,有不祥纠缠。

    “三天帝都出手了?!”

    “是,依据各种蛛丝马迹,以及有限的孤本记载,当时很恐怖,天地都要倾覆了,三天帝竭尽所能出手!”羽尚讲述过去。

    那个时代,天地变了,后人无法再走前路,令人绝望。

    在那段岁月,三天帝曾消失很长时间,人们猜测,他们在闭关,在创法,在另想他途。

    直至,天地间洒落光粒子,天上出现一个口子,世间花粉飞舞,他们才同时再现,所以人们猜测与他们有关。

    “更有传言,花粉路或许是他们道果的体现。”

    那一天,各种大战爆发,江海蒸干,有人看到天帝横空,喋血,力拼诸敌,帝鼎轰鸣,曾带着某件器物共振。

    羽尚慢慢讲述,都是各种传闻,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相。

    然而,楚风听到这里后,顿时惊呆了,整个人都有些发僵,他想到了什么?石罐以及种子!

    没错,这可不是听来的,而是他曾亲眼看到过那烙印,帝鼎轰鸣时,石罐是从里面坠落出来的,失落在外。

    那时,天帝与敌人都在追逐,都在争夺石罐!

    最终,由于种种原因,石罐意外到了小阴间,落在昆仑山。

    所以,楚风相当的震撼,近乎石化在那里。

    花粉进化路,如果是三天帝引出的,演化的,是他们无上道果的体现,为其源头。

    那么,三颗种子是什么?他心潮起伏,波动无比的剧烈!

    如果是以那三人的道果为源头,才出现花粉路,那石罐中有三颗种子,该不会真与三天帝对应吧?!

    会是他们的道果?楚风真的懵了!

    很快,他的思绪就飘了,想到了不少古怪的问题。

    这么说,以后不仅能种出风华绝代的白衣仙子,还能种出两个大男人,我……去!他使劲甩了甩头!

    这都想到哪里去了?他揉了揉太阳穴,不能思绪太飘,想太多也不好,自己头疼。

    “真是三天帝引出来的花粉路?!”楚风追问。

    “当然不能确定,我不是说了吗,还有可能是与那位有关!”羽尚回答。

    那一天,闪电如煌煌剑光,盖世无匹,劈开上苍,让天穹出现一道口子,无论怎么看都太巧合了。

    那种手段,那种剑光,太像史上渐渐缺失记载,关于他一切的记忆都逐步散去的那位了。

    所以,根本无法确定,究竟是谁做的。

    许多人倾向于,与四人都有关。

    羽尚又道:“其实,我更倾向于最后一种说法,一种更接近于真相的猜测。”

    “还有一种说法?”楚风诧异,当年的事情果然扑朔迷离,连天帝家族的后裔都说不清,太神秘了。

    羽尚尽量让自己平静,讲述族中当年一位祖先的猜测,以及种种推演,还原一角模糊的真相。

    “这条路,不是谁创,不是谁演绎,而是它本身就存在,我们的天地有灵性。”

    “每一粒花粉都有灵,来自地下,来自山海间,该它们出世时,它们就来了,它们都与英灵有关。”

    “英灵,是那逝去的先民,是那些凋零的英雄强者所化,不知年代,也许是冥古,也许不知道多少个纪元前,诞生自无法考证的年代。”

    “我们的这片天地承载了太多的苦难,一个又一个纪元,衰败,复苏,寂灭,不知道兴亡更迭了多少年,有些界,永远腐朽,消散了,有些还存在着,有太多的悲歌,留下过数之不尽的灰暗谜题,始终无解。”

    “但到了当世,我们不是不能推演出,并非无法联想到,此天,此地,曾多次被大祭,有许多被遗忘的悲壮。”

    “而那些人,那些事,他们沉眠了,腐朽了,死去了,成为英灵又消散,最后留下的是什么?一点灵性,积淀在土壤中,漂浮在这天地间,无处不在,他们就是灵,也可以称之为英灵最后的灵粒子。”

    羽尚在讲述,不急不缓,像是在说着一件与此天地无关的事,可是,声音却很沙哑,很低沉,怎能真正无关呢?

    依照他那位祖先所言,所推演与猜测出的,每一颗花粉都对应着一位英灵,是他们最后所留的灵性粒子。

    “当年天地剧变,不再适合进化,断了路,但也显照出灵粒子,传递出某种情绪,所以无论是那位,还是三天帝,都感应到了,只有到了那个层次才有所觉,有所感,他们愤怒了,出手了!”

    羽尚再次讲述,说出那位祖先知道与猜测出的一切。

    那位,还有三天帝,应该都曾出手。

    “所以,才有了那一剑,劈开上苍,露出一个大口子,而且有三天帝强势出击,他们荡起了岁月,也掀开了尘埃,让土壤中,让天地间掩藏着的东西出现了,灵粒子悬浮,漫天飘洒,那是昔日的因,也是今日的果。”

    楚风真的震撼了,他都听到了什么,了解到花粉进化路的起源,弄清楚了真正的源头?!

    这条路,不是谁创,原本就存在,本身就在那里,有人激荡起岁月,掀起尘埃,让它们灵性展露,所以这条路出现了?

    “前辈,你确信……是这样?我怎么觉得,有些迷,比神话还神话?”楚风的确有许多不解之处。

    至于旁边,紫鸾、钧驮都早已听傻眼,他们一直在走花粉进化路,可是谁关心过起源?

    直到今天,他们才第一次了解到,向上追溯,居然有这样或那样的源头,太神奇与惊人了。

    羽尚点头,道:“的确有些过于主观了,但,我觉得大部分真实,很靠谱,应该是天地间本身就存在着什么,然后那位与三天帝搅动了岁月,让它们再现。”

    羽尚觉得,所谓每一位英灵对应一颗灵粒子,是英灵最后留下的产物,这可能不见得为真,是那位祖先自己心中勾勒出的悲壮,尽管过去的确很悲,但不见得是这条进化路因此而出现的事实。

    但是,这天地间,绝对有秘密,这诸天间有古老的天藏,通过花粉映现了出来,绽放出某种灵性之光。

    “要不然,主祭者何以要出现,诡异与不祥为什么那么执着,始终都在,纠缠了一个又一个纪元,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又在找什么?”

    羽尚声音很低,也很沉重。

    这天地间有不可想象的大秘密,在那古老时代,不知道留下了什么,有人在寻找。

    而大祭的真相又是什么?到现在都不知。

    花粉,在这天地间不能进化、路已断后出现,呈现出灵性,尽管它纠缠着其他物质,会有隐患。

    但不可否认,这条路或许已经昭示了什么。

    楚风道:“我相信这种说法,灵粒子,不见得是英灵所留,但的确积淀与存在这土壤中,悬浮在这天地间,映照在花粉中,现在正被我们用,促进我们进化,开拓出一条全新的道路。”

    羽尚点头,关于这些,在过去离他们很远,他不想多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境界远远不够,猜测与了解到又如何?

    但现在不同了,诸天都要失去未来了,这一切都开始离他们近了,没有什么不可说,哪怕只是猜测,无证据,也可以讲。

    “前辈,这条路有人走到尽头吗,有人成为……仙帝吗?我想,应该没有!”

    然后,楚风就激动了,兴奋了,说完这些话后,他挺直脊背,昂首道:“我要一条道走到黑!”

    种种迹象都表明,一条路走下去,到了尽头,若是完善,若是璀璨,应当可出——仙帝!

    这个果位,便是至高,代表了古今无敌!

    “我不怕腐烂,不怕多长出几个脑袋或其他东西,到时候全都一巴掌一个的拍回去,我要一路走下去,不换路了!”

    大家能在家待着着就在家吧,如果非要出门一定小心,注意安全,尤其是湖北特别是武汉的书友保重。大家都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