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未分类 > 暴力小仙后:上神,我不下蛋 > 第992章番外青梅竹马15
    吉吉也不知道当初上一代金乌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想着,在她爹面前老实些总是有好处的。『 猎文网WwΩW. LieWen.Cc

    于是她拉着想容屁颠屁颠的就回去献宝。

    跑到她娘寝宫大门口,亲切的往里面喊:“娘娘,爹爹!我们回来啦!快开门啊!”

    说着欢喜的就想推门。

    想容连忙拉住了她的手,旁边的秋秋也是花容失色!

    吉吉奇怪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却现想容面上有一抹不太自然的红晕。

    “等……等一会儿!”里间传来了她娘有些慌乱的声音。

    吉吉满头都是问号。

    但是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一个乖宝宝,吉吉就老老实实的在门口等着了。

    也不知道云喜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吉吉等了半天,才见她亲自来开了门。

    看见他们俩,云喜一点不自然的道:“怎么就回来了?”

    听起来十分意外的样子。

    以她对自己女儿的了解,不出去疯到天黑还真是不正常……

    吉吉道:“娘娘不总是说要我早点回来,别老在外面玩儿吗?”

    说着就去握她娘的手,然而这手一碰,就吃惊的道:“娘娘的手指头好烫啊!”

    云喜不自在地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说吧,到底是为什么事?”

    母亲表现出了明显的疏离态度,吉吉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不死心,跃跃欲试地把脑袋往里面伸:“爹爹呢?爹爹来了,我总要去打声招呼的!”

    云喜的嘴角顿时就抽了抽。

    “你要见你爹爹?”

    “对啊!爹爹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我总得来打个招呼吧!”吉吉理所当然的道。

    “那你……等一会儿。”

    说着又要把门关上,吉吉连忙伸手去挡,好在想容一把拽住了她的手。

    在门关起来的那一瞬间,云喜似乎都有点花容失色。

    吉吉:“……我娘这是怎么了?”

    想容哭笑不得。

    屋内。

    陛下此时还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一手撑着脑袋,漆黑的长披散下来,眼神看着云喜,还有那么点不耐烦。

    “早就让您起来了!现在还赖着干什么?门口说话不都听见了吗?赶紧起来把衣服穿上!”云喜没好气的道。

    “不是让你去打他们走吗?”陛下还是不愿意。

    “起来,起来!”云喜要去拉他。

    陛下反手一带,又把她带回了床上,按着她认真的道:“孤让你去打他们走,你也没有认真的打。”

    云喜:“……”

    确实没有认真的打法,云喜当时也心慌意乱的,走到门口,听吉吉说要进来,就赶紧进来叫陛下了。

    可是……

    “大白天的让孩子们撞见像什么话?我话都已经说出去了,难道还能收回来不成。让您起个身,也没有那么难吧!”她不满地嘟囔。

    陛下叹了一声,最终还是松开了她,慢悠悠的起来更衣了。

    “不是您说要多子多福吗?孩子不就是这样,多生几个,麻烦只会越来越多。”云喜幸灾乐祸的道。

    陛下瞪了她一眼?

    吉吉耐着性子在门口等了半天,要不是想容陪着,可能她早就受不了要去挠门了。

    好在就在她的耐心濒临崩溃的时候,云喜出来把门打开了。

    吉吉只恐再被云喜拒之门外,连忙一头钻了进去。想容只好也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屋内摆的是地榻,地摊上摆着一只长长的小矮桌。陛下下已经换了一身家居服,盘腿坐在桌前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懒散,连抬头看自己的女儿一眼,似乎都没什么精神。

    吉吉一脸献宝的跑了过去:“爹爹。”

    平时这父女俩一直都是,月和比较主动,吉吉反而显得有些冷淡,若是吉吉能够表现出这幅样子来,月和应该是很高兴的。

    然而这次月和的反应却十分冷淡,只是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不是说要出去玩儿吗?怎么就回来了。”

    吉吉里也有点愣住,显然她也没料到自己老爹会是这个反应。

    “刚刚娘娘也这么说,现在您又这么说。倒好像我不该回来似的。”吉吉有点失落地趴在了桌子上。

    相比起茫然的吉吉,想容倒是知道生了什么事。但是事已至此,想容也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他只好先上前给月和行了礼:“陛下。”

    自从知道想容和吉吉好上,月和每次看到想容,都是吹胡子瞪眼的。但是这次的态度竟也是很冷淡的,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直接把脸扭开了。

    想容顿时就尴尬了。

    云喜连忙道:“你也坐下吧,别跪着了。原本就是出来散心的,我们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讲究那些……”

    话还没有说完,月和就冷冷地瞪了过来:“什么一家人?”

    吉吉愣了愣。

    想容倒是很坦然。陛下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没什么稀奇的。

    云喜的表现比陛下更加强势:“我们自己养大的孩子,当然是一家人了!”

    猛地被呛了一声,陛下又把脸扭开了。

    云喜在桌子底下使劲拧了他一下。他动作飞快地反手握住云喜的手,拽在手里就不肯放了。

    吉吉是来献宝的,是来哄她爹开心的,是打算好了要嘴甜甜的。可是面对这种情况,吉吉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这个场子,就这样冷了。

    陛下不吭声,想容自然不说话,至于吉吉,她也想不到现在该说什么……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其实也没过多长时间,云喜就觉得自己有点焦虑了。

    她绞尽脑汁的想着话题:“吉吉,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啊?”

    说出口之后,她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刚刚已经问过了……

    其实云喜的本意是,吉吉提前回来了,应该有事找他们才对。所以就先问问吉吉是什么事,那种也有人说说话了……

    吉吉不高兴的道:“连刚才到现在,你们已经问了三遍了。我都已经说了,爹爹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我刚来打个招呼才是!”

    云喜连忙道:“娘娘也不是那个意思。娘娘就是觉得,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应该玩尽兴才是……”

    “落霞山无非就是些花花绿绿的水,早就看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