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未分类 > 兽世撩人:亲亲兽夫大人 > 397第397章撒谎
    “喂……你的伤还没有处理好呢?你跑什么呀?”

    宋萧萧反应过来以后,很是气恼的说了那么一句。猎文网WwΩW.LieWen.Cc可那白狐,已然没了身影。

    宋萧萧回忆想当初小白的惨死之状,心中再次变得悲痛与放心不下。因此,她害怕那只白狐也会落得这种下场,所以,便不顾所有的往它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然而才刚身不久,她就看到了烨正带着几个面色不善的年轻兽人站在她的身后。

    “你……你怎么在这儿?”宋萧萧一时慌乱无比,眨着晶亮的星眸,神情满是忧忡。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烨冷晲他一眼之后,又道:“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我……”宋萧萧努力的转动清眸,心说,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来这里是因为想逃跑吧?

    当机立断之下,她索性就编了一个很荒诞的谎言。

    “我……我来这里是出来看月亮……对,我是出来赏月的。”

    说罢,她心虚的指了指头顶,却并不觉得头顶的月亮有多好看,反而还感到阴森。

    “是吗?你赏月竟然能赏到这里来?”

    “是……是啊,我刚刚就随便走走,没想到迷路了,就赏到了这里。”宋萧萧那不停转动的狡黠水眸,早已经将心底的谎话泄漏得一览无余。

    不过烨也懒得与她计较,因为现在他有一件重要的大事还没办成。

    “怎么?你不信吗?我敢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反正誓不用负刑事责任,她宋萧萧只要能博得对方的信任,这也没啥好计较的了。

    烨偏过头,无视她那副想认真掩盖过错的样子,直言道:“我问你,你在这里可有看到什么东西?”

    宋萧萧现烨在问自己时,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极其危险的细缝,当下就断定,他问的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潜意识她就回避道:“什么?什么东西啊?”

    “一只受伤的白狐!”

    烨这次说得十分直白,因为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受伤的白狐?”

    “对!”

    “没有看到啊,这里哪有什么白狐?”

    “你确定你没有看见?”烨仿佛不太信任她,陡地就面带寒气的朝她逼近一步。

    宋萧萧暗自稳了稳心,忙挥挥手道:“真没看到。不过,刚刚路过这里时,我好像听到有什么细小的动静。”

    烨目光一凛,忙厉声道:“从哪传来的?”

    宋萧萧往白狐逃走的相反方向一指道:“就那边,嗖的一下,有个白白的东西就从里走了。具体是什么,我没看太清楚。”为了使自己的谎言更生动一边,宋萧萧还故意拍着自己的胸膛口道:“你不知道,当时还把我吓了一跳呢。”

    “看来,那家伙真是往西边逃了。”烨盯着宋萧萧所说的那一处,目光一点一点的深了下去。

    宋萧萧心虚的扯了扯自己的裙摆,故意将撕毁的那一块遮掩起来。同时心里默默祈祷,小白狐啊小白狐,但愿你运气能好一点,不要被这个像暴徒一样的家伙找到,否则下场看起来应该会很惨吧。

    “现在怎么办?”

    烨身后的那两名雄壮兽人有些隐约不安的问。

    “喂……你的伤还没有处理好呢?你跑什么呀?”

    宋萧萧反应过来以后,很是气恼的说了那么一句。可那白狐,已然没了身影。

    宋萧萧回忆想当初小白的惨死之状,心中再次变得悲痛与放心不下。因此,她害怕那只白狐也会落得这种下场,所以,便不顾所有的往它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然而才刚身不久,她就看到了烨正带着几个面色不善的年轻兽人站在她的身后。

    “你……你怎么在这儿?”宋萧萧一时慌乱无比,眨着晶亮的星眸,神情满是忧忡。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烨冷晲他一眼之后,又道:“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我……”宋萧萧努力的转动清眸,心说,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来这里是因为想逃跑吧?

    当机立断之下,她索性就编了一个很荒诞的谎言。

    “我……我来这里是出来看月亮……对,我是出来赏月的。”

    说罢,她心虚的指了指头顶,却并不觉得头顶的月亮有多好看,反而还感到阴森。

    “是吗?你赏月竟然能赏到这里来?”

    “是……是啊,我刚刚就随便走走,没想到迷路了,就赏到了这里。”宋萧萧那不停转动的狡黠水眸,早已经将心底的谎话泄漏得一览无余。

    不过烨也懒得与她计较,因为现在他有一件重要的大事还没办成。

    “怎么?你不信吗?我敢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反正誓不用负刑事责任,她宋萧萧只要能博得对方的信任,这也没啥好计较的了。

    烨偏过头,无视她那副想认真掩盖过错的样子,直言道:“我问你,你在这里可有看到什么东西?”

    宋萧萧现烨在问自己时,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极其危险的细缝,当下就断定,他问的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潜意识她就回避道:“什么?什么东西啊?”

    “一只受伤的白狐!”

    烨这次说得十分直白,因为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受伤的白狐?”

    “对!”

    “没有看到啊,这里哪有什么白狐?”

    “你确定你没有看见?”烨仿佛不太信任她,陡地就面带寒气的朝她逼近一步。

    宋萧萧暗自稳了稳心,忙挥挥手道:“真没看到。不过,刚刚路过这里时,我好像听到有什么细小的动静。”

    烨目光一凛,忙厉声道:“从哪传来的?”

    宋萧萧往白狐逃走的相反方向一指道:“就那边,嗖的一下,有个白白的东西就从里走了。具体是什么,我没看太清楚。”为了使自己的谎言更生动一边,宋萧萧还故意拍着自己的胸膛口道:“你不知道,当时还把我吓了一跳呢。”

    “看来,那家伙真是往西边逃了。”烨盯着宋萧萧所说的那一处,目光一点一点的深了下去。

    宋萧萧心虚的扯了扯自己的裙摆,故意将撕毁的那一块遮掩起来。同时心里默默祈祷,小白狐啊小白狐,但愿你运气能好一点,不要被这个像暴徒一样的家伙找到,否则下场看起来应该会很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