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还看今朝 > 第九卷 第十二节 建立
    侯凤林看见杨天诚和沙正阳并肩步入小食堂时也是颇感惊讶。

    杨天诚不是一个好处的领导,他性格有些急躁,若是对你印象不佳,恐怕就很难改变。

    在此之前,侯凤林也感觉到杨天诚对中央安排这样一个汉川干部来中州担任市长是有些看法的,虽然并未表现出来,但作为和杨天诚相处多年的市委秘书长,侯凤林还是能感受得到这份情绪的。

    所以当杨天诚告知他说要和沙正阳好好谈一谈,让自己不要去打扰二人时,侯凤林还有些担心二人会不会谈崩。

    杨天诚固然不好相与,但是沙正阳又何曾会是弱者?

    三十五岁就能担任中州市长,而且是中央亲点跨省来任职,想都能想到这背后的意味。

    若是二人闹得不愉快,沙正阳固然日后在中州举步维艰,但杨天诚恐怕也不会落得个好,所以在之前侯凤林就隐约劝诫过杨天诚,要注意和新来市长的相处方式,但杨天诚没有接受。

    不过后来杨天诚的态度似乎略有改变,好像是在了解到了沙正阳的经历之后,不过究竟如何可能也要等到二人正式见面之后。

    从杨天诚和沙正阳边走边说话的姿态,侯凤林就能知晓杨天诚的心情很不错,尤其是眉宇间那份子微微上挑的昂扬,更是许久没见到的了。

    这让侯凤林十分吃惊。

    杨天诚晚饭一般都在市委小食堂里吃,而且他也有一个习惯,喜欢一个人独自吃饭,哪怕是谭振国和唐平谷两位书记也在食堂用餐,他也不爱和他们坐在一起。

    好在二位副书记也很少在食堂用餐,除非是因为会议或者工作太晚,两个人也知道杨天诚的习惯,所以基本上都是分桌而坐。

    但今天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杨天诚不但和沙正阳坐在了一起,而且还把自己也叫了过去,一桌子吃饭。

    惊讶归惊讶,侯凤林还是很高兴的和二人坐在了一起。

    食堂的伙食不错,分量足,油水大,不过沙正阳对此倒不是很在意,对付着能吃饱就行。

    “正阳,高校资源这一块你刚才提到的我想了想,很有道理,我们中州本身就不如别的城市,这方面差距更大,我们市委市府是得要主动一些,主动去对接一下,不管成不成,咱们先把工作做到前面,态度摆诚恳一些,万一人家有这方面的想法意图,那也可以优先考虑我们。”

    杨天诚手里的筷子放下,要了一碗汤,“正阳,来尝尝,咱们食堂的胡辣汤可是一绝,绝对让你赞不绝口。”

    宛州也有胡辣汤,不过一般是早上佐餐用,没想到杨天诚居然喜欢在晚上来一碗,沙正阳也端起碗尝了尝,的确很地道,鲜香浓郁,辣度适中,相当可口。

    “的确不错。”沙正阳赞叹了一声,“这玩意儿要早上搭着饼吃更合适吧?我在宛州工作期间,早上有时候不愿意在食堂里吃,就在外边去吃,胡辣汤加饼或者包子。”

    “呵呵,胡辣汤各地的风格都有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咱们市委食堂这个是独具风格的。”杨天诚颇为自豪,“越吃越有滋味。”

    “天诚书记,咱们去高校对接,也只能说是广泛撒网,重点培养,理工科类的学院是重中之重,分校也好,研究生院也好,校区也好,只要能来,我们都欢迎,只要能带来师资力量和生员,未来他们毕业之后选择我们中州的可能性就要大很多,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和机会。”

    沙正阳一边喝着胡辣汤,一边道:“这可能也是一个需要持续跟进的过程,一年两年,甚至三五年都有可能。”

    “情理之中的事情,要想让人家来你这里建学校,当然不是一件简单事情,我有这个思想准备。”杨天诚点点头,“对了,除了这一块,你还有哪方面的打算?”

    “肯定是招商引资上了,省里边不是就盯着我们要有所作为么?这大概就是最能立竿见影的东西吧。”沙正阳苦笑着耸耸肩,“我来之前徐省I长都已经和我谈过,希望中州在今年招商引资工作上能有所突破,拿出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来,就像在汉都那样,……”

    杨天诚和侯凤林都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这是在给沙正阳下任务了,必须要有突破,不能随便弄两个项目来糊弄,得有大动作,让人侧目而视的大动作。

    沙正阳见杨天诚和侯凤林的表情,忍不住埋怨:“天诚书记,凤林秘书长,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工作,这是省里给咱们中州市委市府下的任务,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啊。”

    “正阳,你自个儿琢磨吧,省里的心思我们都知道,但要结合我们中州实际拿出东西来,我知道得花费一番心思。”

    杨天诚还是能理解沙正阳的难处,时间太短,省里领导都没说给对方多少时间来熟悉情况,直截了当的就要让沙正阳拿出“干货”来,这其实也是变相带话给自己,悠着点儿,谁也跑不掉,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有出路”。

    “不过,在产业培育和规划发展上,这素来是你的强项,我看过你在汉都的大手笔,让人叹为观止,能不能复制到我们中州来那么几个?”

    “有此打算,不过这还要根据我们中州实情来考虑谋划。”沙正阳道。

    侯凤林没有插话。

    他一直在观察着杨天诚和沙正阳之间的互动对话。

    这种情况的确不多见。

    前任市长和杨天诚之间是没有这种互动的默契,对话更多的是一种公式化的客套,即便是真正谈论工作,也比较严肃而慎重,也鲜有在这种吃饭场合中讨论。

    前任市长性格比较严肃,在工作上很认真敬业,一丝不苟,但是在很多工作思路上却和杨天诚不太合拍,所以始终没有能和杨天诚建立起较为默契的合作关系,导致市里工作始终有些磕磕绊绊,这是一个最大的遗憾,所以杨天诚也一直在检讨自己。

    侯凤林观察到沙正阳在面对杨天诚时显得很放松,这不是那种装出来的放松,这从对方说话的语气,吃饭的坐姿,以及和杨天诚目光交汇时的表情神色,都能看得出来,这家伙是天生的大心脏。

    无论是谁,作为市长,在新到一个陌生环境,和一个省委常委兼市委I书记,而且这个市委I书记还是土生土长成长起来的本土干部,极具威信,难免都会有些拘谨和小心。

    但是侯凤林在沙正阳身上却半点都看不出什么小心谨慎,他看到的只是对方笑语如珠,外带着还能和杨天诚与自己开点儿小玩笑。

    前任市长终其一任,都未能达到状态,这家伙却在第一天就达到了,侯凤林在这一点上的确要佩服,真的是够牛。,就是不知道这种状态他能维系多久?

    杨天诚也不是一个有多少耐性的人,也许现在能被你的一番花言巧语所迷惑,但是当你真正做不到你说吹得天花乱坠的这些时,只怕杨天诚就不会给你好果子吃了。

    但愿这家伙不至于糟糕到那一步。

    之前侯凤林还真希望杨天诚能和沙正阳“和睦相处”,但现在看到沙正阳和杨天诚之间这种状态,他反过来倒是有些担心杨天诚会不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到时候可能愤怒值就会呈几何倍数的爆发了,毕竟从希望的云巅跌落到地面那种滋味可比你一开始就平淡无奇糟糕得多。

    侯凤林不清楚杨天诚和沙正阳刚才那一个多小时里谈了一些什么,但是毫无疑问应该是下一步的具体工作,这从饭桌上的只言片语里就能透露出一些来,不过杨天诚没具体说,侯凤林也不会去问。

    作为市委秘书长,他很清楚杨天诚的性格,不该你多问的,就别去多问,该你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

    “凤林,你和胜宽,还有见之联系一下,尽快安排好正阳的生活起居,嗯,正阳,弟媳打算什么时候过来啊?”杨天诚突然转开话题。

    “唔,孩子还小,我打算一年后再考虑让她带着孩子过来。”沙正阳也老老实实的道。

    “沙书记的孩子多大了?”侯凤林忍不住问道,沙正阳三十四五了,估摸着孩子再怎么也得有五六岁了吧?

    “刚满一岁,所以我打算让他满两岁过来,这样也容易适应一些,少生病。”沙正阳道。

    “哦。”杨天诚和侯凤林都忍不住哦了一声,这孩子的确太小了一点儿,可以理解。

    “放心吧,天诚书记,凤林秘书长,我也正好趁着这一年尽快熟悉情况,开展工作。”沙正阳笑着道:“就当我现在是一个单身汉,没啥牵挂,正好可以全副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

    杨天诚越发满意,望向沙正阳的目光也变得更加亲和。

    倒是侯凤林有些发愁,担心这种和谐局面究竟能维系多久,要知道前任市长才来中州的时候,好像也不错,但很快就失去了那种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