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711章 赵光明的姿态
    安倍纯二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身体如同遭到了雷击一般。

    赵光明犀利的目光直接射在了安倍纯二的脸上,淡淡的说道:“安倍纯二总裁,你现在沉默是不是代表着你拒绝支付我们齐鲁省工人被拖欠的工资呢?”

    安倍纯二的心底深处,犹如浇了一盆凉水一般,瞬间就拔凉拔凉的。他的目光看向了吴政霖,又看向了穆国丰,但是他却突然发现,这两人此刻全都低着头,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为什么这两人都不说话了呢?

    安倍纯二哪里知道,此时此刻的吴政霖和穆国丰两人全都心中充满了忧虑。本来他们把赵光明引到江城市来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借助赵光明的手来收拾李天逸,但是却没有想到,赵光明到了之后反而直接在这个问题上选择支持李天逸。

    这让他们接下来准备的很多后手都失去了先机。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不得不为接下来的事情进行准备。所以这个时候两人谁还顾得上安倍纯二那边的态度。

    安倍纯二看到吴政霖和穆国丰两人对他没有任何的回应,只能依靠自己去考虑赵光明的意见,毕竟赵光明可是齐鲁省的三把手,他的意见十分重要。

    安倍纯二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缓缓抬起头来看向赵光明,说道:“赵书记,您的意见我非常重视,我打算将您的意见向我们总部汇报之后,等总部将处理意见反馈给我之后,我再向您继续汇报。”

    安倍纯二打算玩拖延战术,在他看来,赵光明虽然现在态度十分强硬,但是那是基于李天逸刚才的话,将他挤兑到了不得不表态的地步。只要今天这个场合已消失,那么赵光明完全有可能把今天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而到那个时候,他相信只要有吴政霖等人的支持,将他们昔日电工集团的厂房和设备解封还是有希望的。毕竟那些厂房和设备可以卖到十几亿元呢,而他们现在正在和房地产开发商进行谈判,只要谈好了,到时候他们就可以轻轻松松赚上十几个亿。

    安倍纯二说完之后,赵光明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安倍纯二的问题,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李天逸,笑吟吟的问道:“李天逸同志,说说你的看法吧。在这个问题上,你的态度可以代表我的态度。”

    安倍纯二听完赵光明的话之后,当时脸色又阴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赵光明竟然把决策权交到了李天逸的手中。

    李天逸听赵光明这样说,心中便有谱了,他看向安倍纯二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之色。在李天逸看来,安倍纯二在赵光明的面前,玩弄拖延战术简直是鲁班门前抡大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圣人门前卖字画。

    要知道,像赵光明这种经过了数十年宦海沉浮,走到如今这种位置的领导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局势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下属没有观察过?

    现在安倍纯二竟然想要拖延赵光明的决策,这简直是在搞笑。而通过赵光明此刻的决策,李天逸也看得出来,赵光明是真心实意想要处理这个问题,想要帮助江城市解决工人工资被拖欠的问题。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把这个事件的决策权交到了自己的手中。

    李天逸对赵光明并没有特别的看法,毕竟他和赵光明接触的次数非常少。但是仅仅是从眼前这一件事情来看,李天逸对赵光明还是有了一丝好感的。

    在安倍纯二略显不安和不满的目光中,李天逸笑吟吟的转头看向安倍纯二,说道:“安倍纯二先生,既然赵书记将这个事件的决策权交到了我的手中,那么我责无旁贷。

    我的态度十分明确,那就是工人的工资不能再拖延了,我现在最后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三个小时之内,你能够妥善解决工人们被拖欠工资,以及相关福利相关善后事宜的资金,那么我会立刻令人解封。

    但是如果三个小时之内你没有筹集到相关的资金,那么对不起,这个事情我们将会按照我们华夏的法律走司法程序,对昔日电工集团的厂房和设备等诸多物资进行拍卖。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拍卖所获得的资金就和你们昔日电工集团没有多大的关系了,而且到时候我们还可能会按照相关的法律对你们进行罚款。

    当然了,我现在所说的只是代表我个人的观点,最终的结果还是要以法律为准。在我们华夏,依法治国,依法行政,是我们每一个官员都必须要做到的。所以,安倍纯二先生你不需要担心,你们的正当利益也会受到损害。

    但是,如果你们把事情做的太操蛋的话,那么我们也并非没有变通的办法。据我所知,一般像这种拍卖违法物品的时候,价格都会比物品的正常价值要低很多的啊。”

    李天逸说完之后,安倍纯二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拿李天逸没有什么办法,毕竟李天逸所说的这些话他找不到任何的毛病。

    李天逸现在的做法相当于是在向他摊牌,这是实实在在的阳谋,李天逸的条件、想法全都摆在了桌面上,安倍纯二到底是要选择妥协,还是要选择对抗,完全由他自己来决定。

    安倍纯二的眼神中露出了犹豫之色,过了良久之后,他抬头看向李天逸,说道:“我需要向我的上级领导汇报一下此事。”

    李天逸笑了笑,说道:“你如何去做,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我给你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

    说完之后,李天逸看向赵光明,说道:“赵书记,您里面请,我们经济开发区的同志们已经准备好向您汇报工作了。”

    赵光明轻轻点了点头,迈步向里面走去,至于安倍纯二赵光明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一边走赵光明一边问道:“李天逸,如果昔日电工集团那边真的拒绝支付那些工资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李天逸笑着说道:“赵书记,我做事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说到做到,如果昔日电工集团拒绝支付工资的话,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通过法律的手段,申请对昔日电工集团的厂房和设备进行拍卖。这一点不需要有任何的犹豫。”

    赵光明点了点头,突然笑着对吴政霖说道:“吴政霖同志,我看这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就没有必要再视察下去了,通过李天逸同志今天处理昔日电工集团事件所表表现出来的精气神,我非常认同。我相信,经济开发区在李天逸同志的主持下,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会发展起来的。”

    吴政霖听赵光明这样说,当时就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赵光明竟然对李天逸如此看重,这样的话,他后面所有针对李天逸的安排全部落空了。毕竟这次他想办法把赵光明弄过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借刀杀人。

    吴政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赵书记,既然咱来都来了,要不进去听一听经济开发区其他同志们的汇报。”

    赵光明摇摇头,说道:“没有那个必要了,我现在只需要看李天逸在昔日电工集团事件中最终的处理结果就可以了。”

    赵光明把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吴政霖自然没有办法再继续反对,只能跟着赵光明一起向外走去。

    随后,吴正林陪着赵光明前往其他地方进行视察。

    半个小时之后,安倍纯二直接找到了李天逸的办公室,站在李天逸的对面,安倍纯二脸色阴沉着说道:“李主任,我已经向我们总裁请示过了,我们总裁已经决定立刻筹集足够的资金来发放工人们的工资,不过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所以我们总裁希望你能够多给我们两三天的时间来筹集资金。”

    李天逸摇摇头说道:“安倍纯二先生,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只给你们三个小时的时间,过了这三个小时,那么对不起,一切按照我之前所说的进行操作。”

    说到此处,李天逸眯缝着眼睛盯着安倍纯二,说道:“安倍纯二先生,你我都是明白人,根据我掌握的资料显示,你们昔日电工集团并没有破产,只不过是你们认为我们华夏现在的人工成本比较高,再加上经济开发区这边已经到了十年的期限,给予你们的优惠政策力度即将恢复正常。

    再加上你们昔日电工集团,在我们江城市所生产的电工产品都属于中低端产品,而随着我们华夏电工产品企业竞争力的提升,你们的产品已经很难在我们华夏的市场获得竞争优势,所以你们这才决定将工厂搬离我们江城市。

    因此你们公司账面上现在不可能缺少资金,所以你的条件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李天逸说完之后,安倍纯二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盯着李天逸说道:“李主任,大家都是在场面上混的,何苦要为了别人的利益,如此对我们咄咄逼人呢,这样做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 ”

    李天逸充满不屑的一笑,说道:“安倍纯二先生,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一句话,我现在只看你们的行动结果如何. ”

    安倍纯二又装模作样的出去打电话了,十分钟之后,他再次返回李天逸的办公室,看一下李天逸说道:“李主任,我们总裁说可以将我们公司的备用金拿出来直接支付工人的工资 ,但是他要求我们工资到位之后,你们经济开发区立刻解封我们的厂房和设备。”

    李天逸笑着点点头,说道:“这个没有任何问题,我李天逸一向说到做到。不过安倍纯二先生,有一点我必须要跟你声明,我所说的结果不仅包括你们要支付工人被拖欠的工资,还要支付他们按照劳动法应该得到的赔偿,以及被拖欠期间他们工资所产生的利息,这个利息要按照向银行借贷的最高利息来支付。

    当然啦,你们不支付利息也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我们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会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对你们企业的这种不诚信的行为,进行严厉惩罚。而这个钱绝对不会低于你们所支付的利息,最终还是要发到那些工人的手中,选择哪一个由你们自己来决定。”

    此刻,安倍纯二已经被李天逸这种得寸进尺的要求,给气的快要发疯了。不过安倍纯二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咬牙切齿的看向李天逸,说道:“好,李天逸我答应你们的要求。”

    说这句话的时候,安倍纯二的内心其实是充满了不屑和鄙视的。在他看来,李天逸看到的只是眼前的利益,而他安倍纯二看到的则是昔日电工集团的工厂和设备被解封之后,他们通过卖地所能赚取的高额的利润。要知道,这块土地的成本只有一元钱的象征性的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