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至高使命 > 第1261章 江南牧马人
挂断电话之后,姚建国点燃了一根烟,一边狠狠的抽着,一边在办公室内来回来去的踱步。

此时此刻的他心中焦虑万分,之前他之所以冒着暴露的危险也要想方设法将吴正富弄到国外,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

本来,随着吴正富的出逃成功,姚建国已经彻底放下心来,这两天每次下班回家,他都会美美的喝上半瓶茅台,然后听着自己喜欢的京剧美美的进入梦乡。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美梦还没有走出,却接到了吴正富要被遣返回国的消息,这让他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危机。

作为桃州市的市委书记,姚建国在桃州市工作五年,这五年期间,桃州市的GDP以每年9%的速度递增,可以说,姚建国的工作成绩还是比较显赫的,而且姚建国在经过一番活动之后,已经基本可以肯定,最多再有半年的时间,他就可以直接升任江南省的副省长了。

虽然一般的副省长没有市委书记的权力大,但是姚建国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他非常清楚,自己要想走上更高的岗位,必须要先解决副省级的级别和待遇问题,哪怕在副省长的位置上再熬上几年,只要自己能够走到省委常委级别,那么自己面对的将是另外一番广阔的天地。他相信以自己的才华和能力,至少可以在退休之前捞一个省部级的位置。

这是一个金灿灿的诱人的目标,所以,他不管做什么,都是向着这个目标在努力。

但是现在,吴正富的突然回归却让他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

虽然在吴正富到了桃州市这两三年来和他一直斗争不断,但是两人之间的合作却并非没有,在很多事情上,两人属于既斗争又合作的关系,在合作中斗争,在斗争中合作。

正因为两人都十分的现实,都懂得妥协和共赢,所以,桃州市才会在这两三年的时间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夜凉如水。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以往这个时候,姚建国已经躺在家里那舒适的席梦思床上呼呼大睡了。

但是今天,他依然在办公室内来回来去的多不,办公桌上烟灰缸内,烟头堆得如同小山一般。房间内烟雾缭绕,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呛人的香烟味道。

但姚建国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心中在不断的权衡的,此刻的他面临的一场艰难的抉择。

很多人都说,进一步万丈深渊,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此时此刻的姚建国却喃喃自语道,现在的我退一步万丈深渊,进一步海阔天空。但危机与机遇并存,我到底该如何抉择呢?

吴正富到底怎么处理呢?

当他再次抽了两根烟,喝了两罐红牛之后,他兴奋的大脑终于作出了抉择,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30多秒钟才被接通,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经过变声软件变化过的声音,这是一个中年男性充满磁性的声音:“有事儿吗?”

“您是江南牧马人吧?”姚建国喊出了对方的代号名称。

对方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既然知道我的代号儿,那么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吧?”

姚建国轻轻点了点头:“我已经按照你的规矩先把100万汇入到了你指定的银行账户之内,你可以查收一下。”

两分钟之后,代号江南牧马人的人淡淡的说道:“给了我100万的定金,看来你所谋甚大呀。先说说看吧,到底是什么事儿,如果是情比较好操作的话,我可以接,但如果事情太过于能操作的话,我恐怕未必会接。”

姚建国连忙说道:“我知道您的规矩,接不接都是根据您的心情而定的,我现在已经按照您所制定的规矩,把我的诉求发到了您指定的网页上。”

过了有一分钟的时间,对方在查看了姚建国的诉求之后,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这才在姚建国焦虑的等待中缓缓说道:“这个项目可以接,但你应该知道,操作的难度非常之大,而且中间肯定要有其他人来充当替罪羊,所以,你再拿500万吧,这500万算是正式的定金,事成之后,你再给我500万。即便是这个事情没有操作成功,但是只要进入了操作流程,500万定金我是不会退给你的。

我的规矩你应该知道吧?”

姚建国沉吟了片刻,心中也在盘算着,对于江南牧马人的真实身份,不仅他不知道,就连那个把江南牧马人的联系方式告诉他的人也不知道。

但是在江南省,某些副厅级以上的人是听过江南牧马人这个名字的。

这是一个异常神秘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这些人却都清楚,此人能够招揽一些与省纪委本案有关的业务。

有的人想要知道省纪委内某个案子的办案进度情况,通过正常的渠道一般人是得不到这样的消息的,因为这样的消息保密度非常高。

但是,只要对方愿意付出10万元以上的代价,他们就可以通过这个江南牧马人得知他们想要的消息。

而这个江南牧马人不仅会接这样的单子,其他的但凡与省纪委有关的一些单子对方也会接。

但是,对方行事十分谨慎,他的电话号码也一直在变化着,只有那些他比较信任的人才会及时的知道他变更之后的电话号码是什么。

如此一来,就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他曝光的危险。

江南牧马人也并不是什么样的单子都接,他会有选择的来接一些单子,而他所接的单子分为两个档次,第一档次是10万元这一档,对方要想让他接单,必须先把10万元的开门费打到他指定的银行账户上,只有他收到开门费之后,才会考虑听取对方的要求。但是,他并不保证收了这笔开门费之后就一定会接下对方的单子。这一点,他早就跟那些他比较信任的人说过他的规矩。

那些人自然会把他的规矩向其他人讲明白。

而10万元的单子一般都是打听省纪委相关的信息的,不会有太大的动作。

100万元作为开口费的第二档次就比较厉害了,这样的单子数目并不是很多,但是,每个单子做下来,都会有几百万的收入。

所以,一般人不会轻易来找他做100万的单子,而他也不会轻易的接手100万的单子。

但是,一旦江南牧马人接手的这样的单子无一失败,全都成功了完成雇主的任务。

而这也正是江南牧马人在某一个圈子里享有高度诚信度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姚建国愿意拿出100万来作为开口费的原因。

虽然对方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表示愿意接受自己的单子,虽然对方开出了1000万元的高价,但是,考虑到自己有可能的光明的仕途前景,姚建国咬了咬牙,说道:“没有问题,我这就给你转账。”

很快的,姚建国安排人把500万元转到了对方指定的账户上。

姚建国是一个聪明人,他所做的与金钱有关的事情,自然不会亲自去操作,那样的话,很容易被有关部门的人监测到。

所以,但凡是与大额金钱有关的交易他都是安排自己最信任的人去操作的。

一架飞机从美国的华盛顿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终于降落在了江南省省会吴州市机场。

省纪委副书记邱满堂亲自带人赶到机场将吴正富接回了省纪委。

回到省纪委的第一时间,邱满堂便向李天逸进行了汇报。

李天逸立刻终止了对桃州市的调研工作,带着张涛等人赶回了省纪委。

省纪委讯问室内,李天逸与吴正富面对面的坐着。

李天逸丢了一根烟给吴正富,吴正富毫不犹豫的接过来,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之后,吐出了一个烟圈。

这一刻,吴正富似乎感觉到那熟悉的空气又回来了。

李天逸淡淡的看着吴正富说道:“吴正富,经过这段时间的外逃经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吴正富沉吟了一会儿,惨笑着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你在那段视频录像中所说的内容到底是真还是假了?我很纳闷儿,为什么我们这些腐败分子在国外生存那么艰难呢?”

李天逸笑了:“听说过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句话吗?这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天意。当然啦,这样说有些唯心主义,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目前我们华夏加强了国际追逃的力度,撒下了天罗地网,所以不管你们这些腐败分子和贪官逃到了哪个国家,你们最终都逃不出法律的制裁。”

说到此处,李天逸看向吴正富说道:“吴正富,你的问题,你是否愿意交代呢?”

吴正富突然笑了,说道:“李书记,其实我的主要问题就是烧香拜佛,违背了组织原则,倒是没有其他别的问题。”

说话之间,吴正富充满挑衅的看着李天逸。很显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之后,吴正富已经可以精神饱满的迎接省纪委的讯问了。而他的原则非常简单,那就是什么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