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赘婿 > 第1441章 误打误撞
    只是杨牧并不能窥探小娘子的心事,看到这叫云龙的男子出来撩拨,心中就很大不爽。
    他确实不打算去靠近小娘子,却也不等于他能看着随便什么男人过去调戏她,这非常碍眼。
    于是杨牧直接用本体替换了一小黄人,已经躺倒了距离两人只有几米远的一颗树上,打了一大大的哈气。
    这下子就把他们惊动,云龙叫出声:
    “谁?”
    关凤也抬起头向上看,并快速盖上了面纱。
    杨牧闭着眼睛也知道关凤的动作,心里的情绪更不爽。
    老子还没出现你就把脸遮挡起来,就给这小子看?
    “下面是什么狗在叫?吵了大爷的好梦。”
    杨牧说话丝毫没客气,一句话把两个人都骂了。
    关凤一下就听出了说话人的身份,有些诧异。
    刚才他不是还在小营地里,这怎么一下就出现在了此处?
    难道他在跟踪自己?
    关凤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一定是这样了,要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快的跑到这里睡觉。
    这浪子定然是看上了自己。
    关凤虽然清纯,但情商很高,对男女之事未曾经历过却也有了解。
    按理说君子爱色不算什么错事,毕竟这是个男主社会体制,只不过关凤可不想随便找个男人就嫁了,只因这世界里对女人的限制真太多。
    女子未婚不能外出,并且连自己的小院子都最好不要出去。
    而女子结婚后的规矩更多。
    在未有身孕之前,女子是不能跟夫君平起平坐的。
    就是说女子在夫君面前要跪,见到就要跪,除非在床上否则就要一直跪着。
    只有生了孩子后地位才能有所改善,最起码不用时刻跪了。
    关凤一点也不像走上这样的路,所以才一直没和人结婚。
    可她也向往男女之间的花前月下。
    如此多的矛盾,正是她怜花的原因,觉得那飘落的花瓣如同浮萍的自己,没有归属感。
    而话又从头说,就算有时会因这些事伤感,却也不代表她可以随便接受什么男人窥伺她,尤其是如同杨牧这种还很陌生,并且感觉有些怪的人,如今又要加上一条没礼貌,竟然说他们是狗?
    关凤都不能忍,何况是云龙。
    “哼!我倒要看看你是怎样的贼子。”
    云龙话音落下人已飞起,到了树上伸腿向杨牧踩踏。
    这个世界的人类都没有幻想能力,因此所谓的武林高手在杨牧看来真的就好像刚学会走路的孩童儿一样。
    而且杨牧从来都不是墨迹的人,最少面对看着不爽的男人他很果断。
    何况现在又是云龙先对着他动手的。
    杨牧直接伸手,轻松抓到了云龙的胳膊。
    “啊!”
    云龙只觉得胳膊一痛,听得咔嚓一声。
    从肘处,杨牧微微用力就将之给折断了。
    云龙痛的又是大叫三声。
    杨牧随手将他扔向地面,等他身体重重撞在地上,又是痛苦的叫出来,并且张开嘴吐出一口鲜血。
    杨牧冷冷一笑,起身轻飘飘的跳下来,过去一脚踩在云龙的脖颈处。
    云龙用没有折断的一只手抓住了杨牧的脚踝,想要将之移开,只是怎么可能做到呢?
    杨牧动作一气呵成,从出手到把云龙踩在脚下用了估计不足十秒钟。
    那边关凤已经看得咋舌。
    云龙在家中的时候其实有一位习武的师傅,从在跟他习武身手已经不错。
    师傅经常感叹说云龙是天才,只是他这个师傅太过无用,不能教给他更多,这是云龙出走闯荡江湖历练修行的原因。
    今日返回关凤见他身体强健,呼吸平稳,太阳穴丰鼓,想来是有所学成,定然比当年不知道厉害了多少,虽然在江湖上达不到数一数二,但怎么应该也是有些真本事了,这怎么竟然被人家如同打小孩似得一招制服,就给踩在脚下了?
    关凤急忙跑过去,到了杨牧身前一米远处。
    杨牧伸出手指摆动一下,对关凤道:
    “别动别动,我只是要教训他一下,你要是靠近刺激到了我,我脚下力气控制不好将他给踩死了,可是不负责。”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狠毒,他又没真的招惹你,只是说了几句话,吵了......吵了你睡觉。”
    关凤其实有点外强中干。
    她表现的一直不错,说话什么的都还可以。
    可她的本我毕竟是被关在大院中足不出户的大小姐,就算聪明智慧,可所见之人实在太少,如果是规矩守礼的还好,如同杨牧这种泼猴,就算关凤是唐僧,此时没给猴子带上禁锢,那也是奈何不了的,并且不知道要怎么说。
    难道直接质问他是不是在跟踪自己?是不是对自己感兴趣?
    若是一现代女人当然不觉得这样的说话方式有什么,可对于关凤来说,和一个男子探讨他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这是非常羞耻的,不符合三观的,她说不出口。
    杨牧看出了关凤的心虚,心中觉得好笑,开口道:
    “怎么没招惹我,就是招惹了,你先别管,让我来问问他。”
    说话间杨牧加重了脚上的力道,那云龙立刻觉得无法呼吸,脸色涨红。
    只是一瞬间,他就百分百的确定,这只脚想要杀死他,简直是易如反掌。
    要死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开始怕,这种怕让他紧张,引起身体的颤抖,而身体颤抖更加增添了他的恐惧,如此循环,恐惧感加深,也就让云龙更加无法呼吸,脸色涨的更红,并且全身汗水渗出,眼睛已开始充血,眼内白色出现血丝,而后快速充血,一根根血丝变粗。
    从头到尾不过二十秒钟,云龙已经从生到死,经历了一场地狱。
    杨牧很认真的观察着他,觉得差不多,这才把脚拿下去。
    “呼!呼!呼!”
    云龙大口喘息,不断地吸气,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用脚蹬地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神经的高度紧张导致他体内循环异常。
    大脑供血不足,神经传导出现急性问题,两条腿瘫软无力,魂力属性出现复杂多变难以控制的状态,整个人的三观世界被这种死亡的恐惧破坏而即将瓦解。
    于是当他有所恢复之后,就说出了平日里绝不会说出的话。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你!求求你!”
    这话一出,对于杨牧来说不算惊奇。
    人性不过就是如此。
    杨牧知道刚刚云龙经历了什么,在真正的死亡面前,又能有几个勇士?而在死里逃生之后,侥幸活下来的勇士们又有几个敢去再次面对死亡?
    誓死如归只是文学作品里为人类塑造的一种精神偶像,现实世界里这个词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是谁,都不会视死如归。
    因此云龙要是不求饶那才是有些奇怪呢。
    杨牧又上前一步,脚重新踩在了云龙的肚子上。
    “不想死是吗?”
    “不想!不想死!真的不想,放过我吧,你放过我,我们无冤无仇,无冤无仇啊!”
    云龙终于认清了敌人是谁,可他不认识这个人,这就增添了恐惧感,或者是他心虚?
    杨牧看着云龙,总觉得他的表现有些奇怪,自己是击溃了他的心里承受底线,可他奔溃的太快了吧?杨牧这才有了他是心虚的感觉。
    既然如此,何不证实一下,反正杀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在如今这种状况下绝不算错事。
    杨牧随便用了下力气,云龙就已经有了肚子要爆炸的感觉。
    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又要死一次,可想而知他是经历怎样的内心煎熬。
    “你......你快住手!”
    关凤声音颤抖的说话。
    既然上了战场,关凤早已经做好了见血的准备,为此甚至做过很多心理建设,比如将她最爱最爱的小兔子给杀了,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有破釜沉舟杀人溅血的勇气。
    可眼前的场景太残暴,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学成归来的云龙,怎么在杨牧面前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杨牧的脚踏之力真的那么重吗?云龙就起不来?
    一声质问后关凤就准备上去和杨牧动手了。
    杨牧抬起另一只脚踩在云龙的手上,直接就把他的手指骨全部踩碎。
    “啊!不要!不要!放了我!我说,我告诉你们,我是奸细,我是奸细啊!”
    因为太恐惧和痛苦,云龙终于把藏在自己心里的秘密吐了出来。
    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心里状态。
    人们守着一个秘密,就总会以为别人想要知道的是这个秘密。
    其实对于很多路人来说,根本不会知道这人有秘密,只是本人的一种心理暗示罢了。
    为了摆脱酷刑,在心里奔溃的时候,这人就会渴望得到救赎,而在他看来,内心里最珍贵的秘密往往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会认为只要说出来或许就能换来太平,因为那很珍贵啊,是他藏匿在心底的东西。
    关凤听到云龙的喊声傻了眼,身体一动不动了,目瞪口呆看着他。
    杨牧则一脸笑,果然是心虚啊,自己误打误撞了。
    “老子就知道你有问题,说!你是怎么做奸细的,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