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七百四十八章 第七次兰提里奥会战(焦灼)
    明明已经进入了冬日,地表世界或许已经是鹅毛纷飞洁白盖地,但这地下的幽暗地域中,无论是炎夏还是凉冬,对这里的原住民们而言都没有任何区别。≤,他们感受不到分明的四季,亦看不到壮美的日升日落。

    正因为如此,幽暗的地下世界原住民们,在战斗的时候却往往比地表种族们更加阴狠彪悍,他们的脑海中也压根就没有“日落了,咱们回营休息明天继续打”的概念。

    在晚风渐渐停歇的那一刻,因为搏斗和杀戮引的热气萦绕不去,给这潮湿阴暗的地下世界甚至都带来了一丝连地表的夏日都难以媲美的焦躁。这让人肾上腺位置躁动的气息夹杂在这焦土、腐臭、破败和鲜血气息的湿润空气中,便是最强悍和最具备意志力的战士,在这样的环境中,都是难以平静的吧。

    现在是12月12日的凌晨,被历史记录为“第七次兰提里奥会战”的大战役,已经持续到了第3o个小时。在此期间,双方的战斗局势已经处于焦灼状态。马拉萨的精锐士兵们在中线给了敌人数倍于己的杀伤,却无法更进一步。而在另外一方面,布置在全军左翼的佣兵们,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职业的战斗力就是不一样。这些不愿意会打硬战,但各种盘外招玩得得心应手的家伙以小队的形式偷偷摸摸地潜入了敌方的大营中,撕开了携带的油腻术和火焰术的卷轴。

    大火熊熊燃烧起来,菲瑞契家族的海勒雯主母曾经率领麾下所有的部队动了反击,硬是将米纳斯魔军右翼的大部从枯藤岭上赶了下来,全部逼入了红菌峡谷中。

    火吻佣兵团的人又在红菌峡中放了一把火,原本以为能再趁机来个火烧连营,但地穴领主巴特雷亲自从中军赶来支援。于是乎,佣兵们和菲瑞契家的军队们只能迅撤退了。

    如果再这么展下去,战况便一定会像以前所有的战斗一样,卓尔精灵们占尽了便宜,但因为兵力却没什么卵用。地穴领主们死伤惨重。但因为手下小弟太多死了多少都一点不心疼,往往还因为舍得惜命占一点战略意义上的便宜。

    或许是正在统领全军的地穴领主们觉得老是这么玩下去实在太没有营养了,曼提斯和两位哥哥商量了一下,终于决定出动了己方左翼的“精锐部队”。也就是那群被寄予厚望的大型魔兽们。

    庞大的九头蛇怪许德拉,几十吨重的庞然大物,冲锋起来便仿佛坦克似的;扑打着蝙蝠般肉翼的蝎尾狮,他们并不能真正的长时间滞空,但却可以极的滑翔扑击;小型的邪眼魔们夹杂在乱七八糟的军阵之间。偷偷摸摸地释放着足可以传统铁甲的致命射线。

    这些强大魔兽根本不存在什么有组织性的军阵,至少在短短的冲锋路程中,便有好几个可怜的邪眼魔怪被许德拉踩死。

    如果是人类,这样的乌合之众压根就不存在战斗力,但这些偏偏都是危险性极高的魔物,就算是实力最差的邪眼魔也达到了c级,这就意味着需要五个以上经验丰富全副武装的佣兵才可能讨伐成功。

    仗打到了这第三天,负责指挥全军右翼,在静溪南岸布阵的班茵家族族长,谢拉莉尔?班茵终于感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压力。

    这位年纪同样应该以千年来计算的卓尔主母。也是从卓尔城邦内战之前便存活到现在的老牌卓尔贵族。甚至在马拉萨城邦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期,班茵家族便已经是最强大的卓尔家族之一了。无论站在卓尔精灵头顶的统治者到底是谁,这个历史悠久的家族一直是人才辈出,地位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动摇。

    直接隶属于班茵家族的卓尔青壮年战士就过了一万人,同时还有数以万计的附庸种族。而为了参加此次兰提里奥会战,谢拉莉尔不但动员了家族三分之二以上的力量,还花费了大价钱购置了不少重型装备。

    正是有了五十多台她从涅奥思菲亚的武器走私渠道那里得来的破军连弩,在面对对方大型魔兽们的冲击时,她的军队才能勉勉强强地守住了静溪一线。

    被密集宛若雨点,穿透力却如同破城锥一般的重型箭矢贯穿。一头已经长出了七个头的许德拉倒在溪流的中央,出了临死之前的悲鸣声。可在那同一时刻,已经有三只同样的怪兽已经冲过了浅浅的溪水,就这样逼近了岸边。一大群全副武装的牛头人咆哮着冲了上去。不顾着伤亡,硬生生地顶住了对方。在付出数百人的伤亡之后,他们这才将这三头拥有古代魔神血脉的远古庞然巨物重伤击退。

    对方剩下五十多头灵吸怪,用光了魔力,累得一个个都精疲力尽,这才艰难地将万人左右的穴居人洗脑成功。让他们短时间内具备了兽人般的斗志。在这些土著悍不畏死的掩护下,邪眼魔们混杂在其中,不断地向对岸的卓尔军队释放着犀利的射线。这样几次来回之后,当这群被洗脑的穴居人全部死在溪水中的时候,卓尔精灵们布置在岸边的连弩也被破坏了二十几台。

    负责组装和调配这些“尖端武器”的矮人工程师兼佣兵索林统领心疼地直跳脚,但更多的却是深深的忧心。他知道,现在“火力”已经削弱了一半,敌人一旦再次动总攻,便只能用士兵的性命去当人肉盾牌了。可是,本来兵力就居于劣势的己方,却无论如何都经受不起太大的损失。

    “毕竟只是一条小河沟,如果是地表的那些大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们打到岸边来!”他的侄儿兼副手菲利恼怒地说道:“照着这种打法,下一次就抵挡不住了。”

    “如果是地表的大河,许德拉就有条件动大规模的洪水了,说不定到时候还更麻烦。”索林的另外一个侄儿兼副手奇利说道:“你有时间抱怨还不如抓紧时候休息一下,说不定一会就需要我们亲自抄着刀斧上了。”

    “……那也正和我意。仗打到这个地步,每个人都要做好肉搏的准备了。”年轻的菲利拍了拍胸口,立即表现出了非常矮人式的豪勇,但他的眼睛随即又是一眨,话锋一转,顿时又表现出了矮人式的务实:“可我们这边就只有二百人不到。大多都是纯粹的工匠,就算必须到第一线厮杀,也起不到一点波澜吧?”

    已经上了点年纪的索林看着两个侄儿的争论,叹息了一声。对他们焦躁的心情完全是感同身受。在这个时候,即便是他这位已经有了一个多世纪佣兵经验的老战士,也都无计可施了。

    这个时代的战争就是如此。双方一旦拉开了阵式打呆战,就完全演变成了双方兵力、给养和耐力的全方位较量,很多时候失败的一方并不往往都是实力占优的一方。而是往往都是率先坚持不下去的那边。

    而在此期间,无论生任何事情,对双方的指挥官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一定感受到了煎熬的谢拉莉尔?班茵主母至少在外表上表现得非常淡定。她披着法袍和甲胄,淡定地骑在自己那匹大号的行龙上,淡定地看着河对岸的战况,然后又淡定地对手下人道:“看上去局势不太妙呢。我们还有预备队吗?”

    “……一个小时候之前,便已经将凯尔莉安娜殿下派来的援兵顶上去了。”侧立在一旁的卓尔精灵军官沉吟了一下:“实在不行,也只能再一次向中军求援了。”

    “算了。凯尔莉安娜殿下的中军压力也非常大,她能将半数的预备队交给我,已经是最大的支持了。”谢拉莉尔摇了摇头。

    “可是主母。敌人明显是把我们这里当做主攻的方向了。地穴领主们把最能打的军队都集中在了对岸,我们面临的压力是全军最大的。现在,要求什么样的支援都是不为过的。”

    “这话你要对敌人说,看看那些大虫子会不会认同。”卓尔主母冷冷地瞥了对方一眼,用眼神让手下闭嘴之后,这才喃喃自语道:“要说预备队,也不能说完全没有。”

    “是的,主母,我们大后方还有三千名战斗力惊人的冷血骑兵正在养精蓄锐。完全可以让他们绕过静溪,从敌军的侧翼动有限度的反击。”

    谢拉莉尔又用冷冰冰的目光看了说错话了的手下一眼。看到对方低下了头,这才冷哼了一声。

    她从身后的近卫那里接过了自己法杖那是一柄有两米多长,顶端飘荡着一面纹章旗,杆体上悬挂满了许多面篆刻着魔法纹路小旗的长条杆状物。与其说是法杖。倒不如说是某根能够大规模加强其魔法能力的旗杆。而在必要的时刻,这位卓尔主母还挥舞着这又长又粗又重的大东西亲自冲锋陷阵,就算是大型魔兽挨上一下,也不免骨断筋折。班茵家族的谢拉莉尔的“文武双全”是出了名的,不但是城邦联合中最强大的暗影祭司之一,也是一位拥有精灵种族中少见的天生怪力的主儿。

    “前进!不可让一个敌人的脚步踏上南岸!”谢拉莉尔主母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法杖兼大旗。朗声大喝。

    随着主母的喝令,两千多名身段健美苗条,披着精致条纹甲的卓尔少女,同时抽出了双刀。谢拉莉尔是一个很传统的卓尔大女子主义者贵族,所以她的近卫队也全都是由卓尔女子组成。当然,别看这些卓尔妹纸一个个都千娇百媚美艳惊人,但其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是历代主母大人精挑细选的佼佼者,不但武技卓略,而且人人都有一定的施法能力。更重要的,这些女孩子们从小就接受着狂热的卓尔式军国主义和家族忠诚观念的洗脑,每一个人都愿意为家族和城邦联合死战到死。

    班茵家族之所以一直都是马拉萨城邦联合最强大的氏族,最大的底牌便是这人数25oo人左右,外表是美女,内心其实已经无限接近于杀戮机器的卓尔战士了。

    谢拉莉尔从来便没有想过要动用在自己全军营后休整的冷血骑兵,她所谓的预备队,便是指她的近卫队,以及她本人了。

    这是一件非常勇猛也非常振奋人心的举动。当主母的大旗移动到了静溪岸边的时候,马拉萨全军的士气顿时便如同吃了枪药一般狂热地振奋了起来。就算是作为炮灰的附庸士兵,一时之间也爆出了他们半辈子都没有挥出来的勇气。

    魔物军团们就这样被压制在了最深处也不到半米的溪水中,并且又有两头许德拉和复数位的蝎尾狮被击毙。一时之间,已经被渐渐压倒了的精灵们,便又一次完美地扳回了局面。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当一军统帅都已经动用卫队甚至亲自上阵的时刻,要么就是已经失败了,要么就是准备玩命了。失败自然不用说,而“玩命”一旦不成功,那就不仅仅是一个“失败”这么简答了。

    “他们坚持不住了!”巴特雷和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交换着兴奋的情绪:“再加一把劲,我们一定能够把这群黑皮兔子的右翼打穿!然后完成对敌人中军的包抄合围!把剩下的部队都派出去!沃夫冈呢?那家伙在后面呆久了,也该憋坏了吧?”

    “我们是让沃夫冈在螺旋阶梯附近布阵,监视矮人那边的援军呢。”坎特雷有些迟疑地道。

    “留下一定的鱼人和穴居人的预备队就可以了,不过三万多一点的矮人,能掀起什么风浪!”巴特雷斩钉截铁地道:“现在我们的要任务,是以最快的度打垮谢拉莉尔?班茵的右翼。我们的兵力看上去虽然多,但能打就那么几个,必须要做出抉择!啧,山后面还有五六万人的蛇人和牛头人精锐呢,也不知道把他们留在那里是想要干什么……如果早点投入战场,说不定现在已经分出胜负了。”

    他的弟弟坎特雷想了一想,觉得兄长说得很有道理他实在无从反对,当下便点头同意。

    不得不说,按常理来说,巴特雷的判断其实是非常正确的。在己方的牌面捉襟见肘的时候,它能够做出准确的取舍和决断,这便已经是一个优秀军事统帅的素质了……记住,是按“常理”来说。

    于是乎,当谢拉莉尔这边承受着敌方疯狂的冲击,她的卫队折损近半,而她本人也挂了彩的时候,对面敌军身后螺旋阶梯后也终于传来了密集而沉重的步伐,以及一阵嘹亮而悠扬的号角声。

    谢拉莉尔长长地吐了一个粗气,突如其来的狂喜让她又恢复了八分的精神和活力。她又一次高举起了自己的“旗杆”,聚起魔力,冲着天空释放了一道雪亮的连锁闪电,当场便将七八头蝎尾狮和过五十名的鹰身女妖给打了下来。

    主母的人战力又一次激起了士兵们的斗志,在那一刻,挥舞着双刀的卓尔少女们甚至领着牛头人和卓尔男人们打出了一阵反冲锋。

    “我们的援兵到了!胜利,必将属于卓尔!”用完了魔力的卓尔主母驱动着胯下的蜥蜴,挥舞着“旗杆”也冲了上去。一阵马上的“乱披风棍法”,当场便将四五个邪眼的头骨敲碎。

    “终于来了啊!哼,就算是再多来一倍,也无法动摇我们的优势了!”正在雾山山顶遥控全军的地穴领主曼提斯想。

    “终于来了啊!呵呵,我们赢定了!”正在端坐于大营中的凯尔莉安娜,却如此地信心充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