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都市之绝世魔帝 > 第239章 刀意
    幽深海底蓦然暗流翻滚,一个又一个巨大漩涡现出,又有无数银河倾泄一般的剑光在其中穿棱来去,有如剑的海洋。

    以孟羽天魔不灭体五重的修为在没有摸清底细之前也是不敢硬接,脚下黑色传送符文骤然亮起,人已瞬间出现在海面之上。

    此刻的海面上巨浪依然涛天,天空中乌云压顶,无数雷电在乌云中钻进钻出,突然一声巨大的霹雳声响起,大雨倾盆而下。

    在降落到孟羽头顶上空时,豆大的雨滴陡然化作无数巴掌大小的锋利刀剑,密密麻麻地向着孟羽的头顶倾泄而去。

    孟羽神色未变,身后魔气涌出,在头顶凝聚成一把通体漆黑无光的大伞。

    倾泄而至的刀剑之雨虽然威势惊人,然而在接近大伞一尺范围时,纷纷有如烈日之下的积雪一般崩溃开来,重新变成雨滴,从大伞的四周断了线的串珠般滴落而下。

    天空雨点如幕,又有无数雨点相互吸引,融合在一起,化作一坨坨雨点滚动的巨大雨团。

    雨团逐渐拉长,生出四肢和头颅,化作没有五官和面目,浑身上下流动着雨滴的雨人。

    片刻工夫,这些雨人已多达上千,手持各种雨滴滚动的刀枪剑戟,足踏虚空,蓦然从四面八方向着孟羽暴掠而去。

    望着这些铺天盖地狂涌而来的雨人,孟羽的面色依然平静,并指一斩,顿时有一道黑色刀芒呼啸而出,这道刀芒原本只有一心尺来长,可是在飞出之后,却是迎风渐涨,当斩到距离从正前方冲来的数百雨人身前数丈距离时,这道漆黑刀芒已暴涨至千丈之长,带着充满暴虐杀戮的气息和惊天的刀意,向着那些带着凌厉杀机冲杀而至的雨人拦腰斩去。

    “嗤。”没有丝毫的阻碍一斩而过,简直比切豆腐还要轻松得多,轻而易举便将那些雨人们拦腰斩断为两截。

    雨人们上身依然紧握武器,御空飞行,气势丝毫不减地向孟羽冲去。

    他们的下半身也在踏空狂奔,很快便追上自己的上半截,纷纷合二为一,重新连接在一起,速度顿时再度暴增,高举手中各式兵器,向着孟羽劈头盖脸暴刺而去。

    面对着众多雨人的全力一击,孟羽依然站在原地未动,脸上甚至带着戏虐的笑意,直到那些充满杀气的兵器近身的刹那,这才口中轻喝道:“爆。”

    顿时,那些雨人们的身体纷纷崩溃开来,化作无数细小无比的雨滴,向着下方的大海落空。

    这些雨人极为棘手,它们本就是雨滴所化,一般的神通和神兵就算能斩开它们的身体,他们也能立即复原如初,只要阵法的灵力不断,那么他们就是打不死的存在,能一直将敌人困在中间,活活的拖死你。

    然而孟羽的魔刀又岂是寻常神通和神兵所能比的?其内蕴含的刀意是孟羽的前世终其一生对刀的领悟和理解,充满了刀道狂暴杀伐果断和霸气,故而那些可以任意组合和改变形态的雨人被刀斩中后,便会直接崩溃,再无卷土重来的机会。

    大阵之外,负责操控大阵发起各种攻击神通的黄志诚师兄弟五人的脸上均露出震憾之色,

    这座行云布雨大阵乃是太一宗镇宗之神通,由师徒六人联手施展开来,便是结丹修士在此,也非被困得手忙脚乱不可。

    结丹修为之下,一但被困入阵中,基本十死无生,只是熬得时间长短而已。

    这座大阵的攻伐虽然不够犀利,但却是天下一等一的困人大阵,自成小世界,以消耗为主。

    一但被困其中,被不计其数的雨人雨兽攻击之下,只能竭尽全力地去反击那些打不死小强一般的雨人雨兽。

    大阵中无法吸纳天地元气,只能是用一分少一分。

    如此恶性循环之下,当敌人体内的天地元气耗尽之时,便是他毙命时刻。

    所以太一宗众人在见到孟羽被困大阵之中时,才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此刻见孟羽居然一刀斩崩了数百雨人,面色顿时都变得难看起来。

    “我还就不信了。”黄志诚满脸不甘心之色,双眼露出疯狂,他适才差点被孟羽所乘,若非师尊杨明国出手果断,这会只怕尸骨已寒,自觉在师尊这里丢尽了面子,所以才不惜大量消耗元力,也要将场子找回。

    黄志诚左手结出晦涩手印,右指向着大阵点去,体力元力疯狂涌出,大阵立即光芒大放。

    于是,那些即将坠入海中的雨滴又有如镜头倒放一般飘向天空,飞组再度组合成一个个手持兵器的身影,向着孟羽飞出。

    大阵之外的黄志城这才露出满意之色:“会几手破解雨人的神通又如何?在我宗行云布雨大阵这下一样只有等死的份。旁门左道何足道哉?只能是多苟延残喘一会而已。”

    然而就在众多重新融合而成的雨人即将接近孟羽的刹那,忽然再度毫无征兆崩溃开来,化作漫天雨点滴落而下。

    “居然败给了一个筑基初期的魔道妖人?我不甘心。”黄志诚一口老血喷出,眼中露出一抹病态的狂热,正要不惜一切代价强行再度将那些雨人聚起来,忽听师尊杨明国道:“志诚不要鲁莽,雨人多得是,你只需安心操控其余的雨人攻击消耗他即可。”

    黄志诚这才有如醍醐贯顶一般醒悟过来,脸色顿时一红,明白自己在师尊心中的份量又轻了一分,恼羞之下不免将胸口怒火发泄到孟羽身上,操控着数百雨人从孟羽身后疯狂杀去。

    杨明国心中也是暗暗叹息:“自己这个首席弟子什么都好,天赋和修为都还尚可,就是遇事爱钻牛角尖,这种心性单独闯荡还能过得去,可万万不适合当一个宗门的掌教,因为很有可能因为他一个钻牛角尖的错误而将宗门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待到此间事了,看来是得多多培养培养二弟子段有龙了。”杨明国在心中暗暗寻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