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我能看见经验值 > 第152章 【赊刀!】
    “蒲江?”贺晓天从水底冒头,发现却是在蒲江之上。并且江面上还伴随着一丝丝雾气,可能是他团灭了古船之上除了食王以外的怪异后,破除了某种限制。

    上岸之后,他自空间中拿出了冥钞点燃。

    不一会儿,一辆宾利自阴暗处冲出。

    “滴滴!!”

    宾利停靠在他面前,老司机那张惨白到能吓尿人的脸自车窗内探出。

    “大爷,最近很忙啊。怎么都没叫我呢?”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献媚。

    “蛇山。”

    贺晓天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吩咐道。

    “明白,二十分钟保准到。”

    不得不说,老司机的车技还是很稳得。

    一路火花带闪电,灵活的穿梭在车流之中。

    “大爷,你去蛇山干什么?”

    路上,二人闲聊。

    “去见一个老朋友,有事和他商谈。”

    对于随叫随到的老司机,贺晓天的态度还是比较好的。

    “大爷,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老司机小心翼翼地问道。

    “?!”

    你是不是少了麻麦皮三个字?

    “说。”

    “最近蛇山那边,不咋太平。昨天晚上拉了一个客人,有些心悸感。好像暗处隐藏着庞然大物,张着巨口等人走进去一样。

    而且总感觉黑暗里面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我,仿佛下一秒我就会连人带车被撕碎,死的不能再死。”老司机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

    说实话要是换个人来说去蛇山,他肯定是打死都不去,早就开着车跑了。

    可没办法,谁叫吩咐他的人是贺晓天呢!

    不能拒绝。

    有意思,贺晓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恐怕最近蛇山真的不怎么太平。

    只是他被门先生和瑟钰之源的古船牵制了精力,没有注意到。

    看来苏队长所言不假,要不然为何会有这么多危险的玩意儿,游走在蛇山呢?

    “放心,将我送到蛇山就可以。”

    二十分钟后,贺晓天下车,老司机挥了挥手后,消失在夜色当中。

    大半夜的游客早就离开,整个蛇山寂静的可怕。

    站在山脚下,当真如同老司机所说,仿佛暗处隐藏着一个庞然大物,张着巨口等待着食物的降临。

    “啪嗒!”“啪嗒!”

    寂静的黑夜中,回荡着贺晓天登山的脚步。

    待到山腰时,他看见了一个人影。

    借着月光,能够清晰的看清楚,此人装扮和面貌看起来与普通农民无异,身后还背着一个皮囊。

    贺晓天看见人影的时候,人影亦是发现了他。

    于是,这人转过头来,一张苍白的脸映入眼帘。

    半夜,山腰,月光,白脸。

    能够集齐的恐怖元素,全部集齐了。

    若是一般人,搞不好会吓得屁股尿流,哭爹喊娘的转身就跑。

    可贺晓天是一般人吗?

    最近接连锤爆了几位大BOSS,他的心气不是一般的足。

    无所畏惧的继续爬山,除了刚才那一瞥,连正眼都不瞧人影一眼。

    “同志,赊刀......”

    待到走至人影身旁时,他突然开口说话。

    只是话说半截,这家伙双眼一瞪,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看见,自贺晓天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大铁锤。

    望着硕大的锤头,以及上面的尖刺,还有邪异的血纹。

    怎么分析,这位壮汉都不是好惹的人物。

    “再见,同志!”

    话音落下,转身就跑。

    贺晓天没有去追,因为他发现人影确实是个人,而不是邪祟和怪异。

    并且在其说话的时候,没有感受到恶意。

    若是但凡有一丝恶意,恐怕就不是吓唬他,而是直接了当的一锤子下去招呼此人了。

    为何不直接杀了?

    拜托,法治社会。

    人家大半夜的在半山腰,跟你说了一句话,就要杀人,未免太过暴躁。

    这位嘴里说着赊刀的人逃跑后,贺晓天上山的途中,就再也没有遇见过什么怪人。

    登上山顶,直奔神虚观守阳子的偏殿。

    不得不说,武功还是挺好用的。

    比如飞檐走壁,一等一的强!

    “当当当!”

    “呼噜......”“呼噜......”

    “当当当!”

    “呼噜......”

    “当!!”

    睡梦中的守阳子,直接被这一声巨响给震到了床下。

    “谁呀!奔丧啊!”

    语气愤怒,像是起床气。

    可实际上老道飞快的穿起了衣服,然后自床头的一个木箱中,拿出了许多道符。

    最近蛇山不太平,他可得小心点。

    三两步走出睡房,奔向偏殿大门。

    “谁呀?”

    “我。”

    听到贺晓天的声音,守阳子松了一口气。

    “吱嘎!”

    他打开门扉,之后一个激灵,差点没把手中的道符给扔出去。

    因为在月光的照映下,一个身高两米有余的壮汉,他的影子完全笼罩了偏殿的大门。

    并且在其手中还拎着一柄布满血色花纹的邪异铁锤。

    这特么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来索命的恶鬼!!

    “别激动,刚才在半山腰碰见个二货,刚问了我一句赊刀就跑了。”贺晓天解释一嘴,听的老道直翻白眼。人家要是不怕,你会不会一锤呼在他的脑袋上?

    “等等,赊刀?”

    “你知道?”

    守阳子沉默了半晌,让开了身子,做出了一个请进的收拾。

    随后他点燃了蜡烛,泡了两杯清茶。

    换个人来,估计会觉得老道很有逼格。

    可惜贺晓天从头至尾,都是以一副鄙视的姿态看着他。

    “观内的电路坏了,灯暂时用不了,蜡烛凑合一下。”守阳子尴尬一笑,无奈解释道。“所谓赊刀,你可以理解是专门把菜刀赊给人用的一种人。

    据传说赊刀人最早从师于鬼谷子,专修占卜,能断言人的生死和世道变迁,每逢天下有大事发生,便翩然而至以“谶”预言。

    民国时候一些乡村,还陆续出现过赊刀人。他们的装扮和面貌看起来与普通农民无异,随身携带许多家用菜刀,上门向各村民推销。

    特殊的是,他们从不要钱,而是会说一个预言,等预言真实兑现的那天再来收刀钱。但是这些都是从我师兄哪里听来的,真正的赊刀人,尚未见过。

    当然以上,都是民间流传版本。我这里有个真正的版本,你想不想听一下?不过事先声明,说完了你不能捶我。”话音落下,守阳子忌惮的看了一眼贺晓天,尚未收回去的血色花纹的邪异巨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