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第一赘婿(秦立楚清音) > 第十五章 这是那个废物?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立不说话了,他真的想解释给岳父岳母,他有医馆了,不用再去找工作了。

    不过,看在老人这么上心的份上,秦立也知道韩英也是为了他好。

    毕竟楚清音可能会被辞退的事情,家里人都知道了。这种情况下,人会暴躁也是情有可原。

    秦立叹了口气站起身跟着楚经离开。

    看到秦立离开,韩英脸色才好点,转而担忧的看向楚清音:“公司那边,还是没有人替你说话吗?”

    “妈,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楚清音眉头一皱,站起身,“我累了,我要回房休息。”

    韩英没再开口,紧皱眉头嘟囔:要不是因为女婿没用,女儿能这么苦吗?

    “我告诉你,到了地方,你就继续做你的哑巴,听懂了吗?”

    秦立二人刚上车,楚经便面色严肃的道。

    “嗯。”秦立点头,他本身就是去充当看客的,没打算接受楚经给他的工作。

    所以就算楚经不说,秦立也不会说什么话。

    车子一路冲着市中心驶去,在一家名为梅兰居的小酒楼停下。

    秦立跟着楚经朝里面走,迎面的服务员问了楚经的来由,便带着二人上了二楼的雅间。

    一进去,套间已经坐了两个人。

    让秦立意外的是,这里面还坐了一个他很熟悉的人。

    他大姑家的女婿,程文。

    不过楚经好像早就知道程文在这里,一进来之后立刻伸出手:“程副科你好,这位就是阳城最大的医药公司总监,冯总了吧?”

    程文很受用的和楚经握了握手:“没错,这就是冯少刚冯总,我虽然作为中间人让你二位见面,但能不能谈妥还是要你们两个好好谈谈。”

    “那是自然,不过,还是得看楚总的诚意才是。”冯少刚嘴角一勾,看都不看楚经伸过去的手,冷笑的坐在那里道。

    楚经也不觉得尴尬:“诚意肯定是有的,我们公司最近已经和医药行业打交道半年了,这次想要和贵公司合作,已经做足了准备。”

    秦立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当下明白,看来那冯总和程文有着不小的关系,而楚经想要和冯总合作,便让程文做了中间人。

    这么想着,秦立瞥了眼程文。

    而这时程文也刚好看过来,只见程文嘴角勾着一抹冷笑,脸上带着满满的不怀好意。

    秦立心里微微皱眉,难不成这次的见面,程文并不是想要真心实意帮助楚经的?

    “不能吧?”就在这时,冯总突然冷笑,“我可是听程副科说,你们公司的药品不合格啊。”

    “啊?没有的事儿啊。”楚经愣了一下,心里咯噔一声。

    这冯少刚就是看在程文是医药监督局的科长,才来和他见面的。

    如果程文那边说了他的坏话,那这件事情就难办了!

    “哦?程副科可是亲口告诉我的。”冯总将此刻将手边的文件包递给楚经,“不过,如果你签下这份合约,我倒是可以给你个面子,让程副科这份文件,不递上去。”

    “这样的话,你的生意还能做,我答应和你合作。”

    楚经紧皱眉头,面色阴沉的接过合同,当看到这合同的一瞬间,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不可能!我不可能把我公司的股份,免费送给医药公司百分之五十!”

    冯总好像早就预料到了这点:“那就没得谈了。我听程副科说今天你还想要给你女婿找工作,那没办法,合作不成,工作也没有了。”

    说着,冯总看向程文:“多谢程副科今天陪我来,不过有些人不识抬举,枉费了程副科一番美意,等下次程副科有什么事情找我,直接打电话给我就成。”

    程文笑呵呵道:“哪里话,既然有些人不愿意签合同,那有些事情该上报还是上报。”

    秦立看着这一幕冷笑,感情程文是想要用踩死楚经,来攀上冯总这棵大树。

    而他正好刚升上副科,冯总那边归属程文来管束,两人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呀!

    楚经显然也看懂了这一切,眼神阴郁万分:“程文!”

    “怎么?楚总还有别的事儿吗?”程文一脸嗤笑的看着楚经,“阳城最大的医药公司,可不是我们的亲戚,不是你说一句话,什么好处都没有,便任你东西南北。”

    这句话的寓意显然是在说,楚经让他程文帮忙引荐,没有给程文好处!

    楚经气的跌坐在原地,满脸怒容!

    本来说好的事情,谁知竟然会在程文这里出了大差错!

    “你别忘了,程文!当初还是刘书记没有追根究底,你的副科……”

    “楚总,我程文不是原来的小科员了,你可知道你的一句污蔑,会换来你公司什么后果吗?”程文瞬间看向楚经。

    “管好自己的嘴巴。”

    程文讽刺的看了眼秦立:“某些人不过是运气好,被大人物看了一眼罢了,还真以为大人物把你当成个宝贝了?看看,这种情况下,某些人能做什么?”

    “程副科,与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丢了身份,来这边请。”冯总笑呵呵的微微弯腰,给程文指路。

    程文挺起胸膛,用鼻孔甩了秦立一眼,当下就要抬脚离开!

    但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吱呀一声一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请问,秦立秦先生是在这个房间吗?”

    找秦立的?

    听到声音众人一愣,秦立在楚经三人的注视下站起来。

    而推门进来的人,也走过玄关,来到众人眼前。

    当看到来人的一刻,原本趾高气昂的程文和冯总突然愣住了。

    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当初在家宴上,站在刘书记身后的方茂,当时点出程文是接下来副科长的人!

    而这人,却是整个食品、药品等等监督局的局长!

    真见到真正的负责人,程文的官架子立刻不敢摆了,而冯总显然也认识方茂。

    当下整个人有点发懵。

    而此刻秦立已经走上前:“您好,我就是秦立。”

    “哦哈哈哈,我记得记得你,咱们在欢朋酒店见过的。”方茂很是亲和的和秦立握了握手。

    “我刚刚进门的时候,好像看到你来了这个包厢,我就在胳膊,和刘书记吃饭。我可是听说你的医术把刘书记的妻子和儿子都治好了,所以专程来找你帮我治个病。”

    这阳城的卫生局长,不找医院,来找秦立治病?

    程文刚刚心里的一点点小庆幸破灭了,他以为这方茂和秦立并没有什么关系,眼下看来方茂还有事情摆脱秦立!

    这下完了,刚刚他可是把楚经折腾的不轻,要是这秦立告状的话,他这……

    一旁的冯总也看的真实,他咽了口吐沫,没曾想到他的这合作对象,竟然和方局长认识!

    在这方局长面前,他带来的程文算个屁啊!

    当下冯少刚赶紧从文件包里掏出另一份文件,转头看向楚经笑呵呵。

    “我还以为我把文件放车上了,这才想起来,在包里放着,我就不用下去了,来你看看这文件你觉得何时,就签了。”

    楚经一脸懵逼,反射性接过文件,低头一看,愣了。

    这不是刚刚的文件?

    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竟然换成了百分之一!

    秦立眼角注视这这一切,当下也看到了那文件上大大的文字,心中不由得对冯少刚这个人重新定义。

    这人,心思缜密的很!

    竟然事先想到了意外发生的可能性!

    怪不得能登上第一医药公司这一步。

    这当口,楚经将合同给签了之后,猛地看向程文。

    程文心里咯噔一声,笑呵呵道:“楚总,您放心,你们药品的检查,我今天一定给你个交代。”

    变脸犹如翻书,楚经彻底懵了。

    这……刚刚还为难他,甚至给他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转头,就因为方茂进来,一切都变了!

    “要是没别的事情,我们就走了,回头联系啊楚总。”

    冯总转身朝着门口走去,路过方茂还朝着方茂弯弯腰:“方局长,回头见。”

    “局长好,我先走了。”程文也连忙跟上冯少刚走出门去。

    原地的楚经一脸懵逼。

    “这位是我的岳父,楚经。”秦立答应了方茂的要求,发现方茂在看楚经,便立刻介绍。

    “你好,楚总。”方茂呵呵一笑,说出的话,让楚经苦笑不得。

    “您好,您是……”

    楚经看向秦立,示意秦立介绍。

    秦立也刚刚知道方茂的身份,当下苦笑:“这位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的方局长。”

    啊?

    局长!

    楚经立刻一脸紧张:“您,您好局长,我我这……不知道您大驾光临……”

    “哈哈哈,我就是来找秦立说句话。”方茂哈哈大笑,转而看向秦立。

    “你们今天来是签合同的?”

    秦立点头:“岳父和冯总有合作。”

    “对对,合作合作,顺便给我这女婿找个工作。”说道这里,楚经一愣,“我刚刚好像忘记给冯总说工作的事儿了!”

    “工作?”方茂不明所以,“给秦先生找工作吗?秦先生现在可是有自己的医馆,还需要找工作?”

    “医馆?”这下换楚经愣了,“我没给他租店铺啊?”

    “看来秦先生没有告诉你啊。”方茂笑着看向秦立。

    “这边不是还没来得及说。”秦立苦笑。

    “刘书记亲自送给秦先生的医馆,让秦先生用他这出神入化的医术造福百姓!那店铺,是买下来的,就在古玩街那边!”

    方茂解释着摇头:“医馆开起来可比打工挣钱多了。”

    楚经彻底懵逼了,刘书记亲自送给秦立一个医馆?

    “我还有事就不和你聊了,改天我给你打电话,接你去我家。”方茂朝着秦立摆摆手。

    秦立点头,送方茂到门口这才折回来。

    一抬头就看到楚经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秦立不由得无奈,看来事情是瞒不住了。

    既然如此,他便交代了吧。

    楚经带着秦立直接回家,一进家门,楚清音和韩英都在沙发上坐着。

    看到楚经怒气冲冲一脸阴沉的走进来,身后跟着秦立,韩英陡然皱眉。

    “是不是这个废物给你的事儿搅黄了?”韩英猛地站起身,指着秦立就要骂!

    “你给我闭嘴!”楚经大喝一声!

    韩英顿时愣住了,结婚这么多年,楚经何时这么大声的呵斥她过!

    当即韩英面色涨红,就要和楚经大吵大闹,但是楚经下一句话,却让韩英瞬间呆滞在原地!

    “今天要不是秦立,楚家就得玩完!”

    玩完?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仅仅是韩英,楚清音也愕然的看了过来,两个人的眼睛全部放在乐秦立的身上!

    “你……你说的什么意思?怎么就玩完了?”看出来丈夫确实生气了,韩英当即抿了抿嘴角,小心翼翼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