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妻吻上瘾 > 第2917章,一物降一物

    凌冽端着酒杯:“海神阁下,先敬您一杯,您有伤在身,以茶代酒好了。”



    众人也纷纷端起饮品,带着敬意望着海神。



    澈喉结动了动,嗅出大家杯中是另一种珍品葡萄酒,却是白葡萄酒,而且是他喜欢的偏甜口味的。



    正想着,他厚着脸皮跟凌冽大帝他们讨一杯,该不会被拒绝才是。



    一只小白手递到他面前,端着的正是帮他倒好的嫩茗绿茶。



    澈哀怨地看了眼圣宁,没接。



    圣宁面无表情地将茶杯往他面前又送了送,他叹了口气,还是端起,与众人共饮。



    虽然是个细小的互动,可是倾慕的双眼锃亮锃亮的,且在喝酒的同时瞥了眼同桌的迩迩。



    迩迩表情淡定,并无吃醋之意。



    并且,众人放下杯子的同时,迩迩还微笑着讨好海神:“舍妹素来任性,被大家宠惯了,但是她也是关心海神身体、为海神着想的,还望海神不要介意。



    我这里有一瓶丹药,也是舍妹亲自炼制,专门用来疗伤的。



    既然海神有伤在身,不妨先试一试。



    还望您不要嫌弃才好。”



    迩迩取出药,递给了澈。



    澈接过之后,瞧见瓶底有一只萌萌的狐狸爪子,心里莫名堵的难受。



    面上却是微笑着,还道:“小宁儿的药自然是最好的,多谢你了。”



    迩迩面色大喜,紧跟着又道:“海神不必客气,我生母的内丹回归体内,您等于也帮了我大忙,这点丹药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



    倾慕又跟沈歆旖对视了一眼。



    圣宁第一次这样对一个男人,他们已经惊呆了。



    迩迩第一次开口闭口对圣宁唤作舍妹,以兄长自居,也让他们惊呆了。



    “我们都别客套了,赶紧先吃吧!”圣宁望着大家,还道:“其实你们不用对他很客气。



    他虽然本事大了点、人长得帅了点、人品好了点之外,脾气也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不用拘谨,他很好相处的。”



    澈眸光一亮,隐匿住心中澎湃的喜悦,望着她:“这些赞美,以前怎么没听你对我说起过?”



    圣宁白了他一眼:“你都这么傲娇了,我要是再当着你的面夸你,你还不得骄傲死?”



    澈忽然很开心地咧嘴轻笑出声来,而且那种开心,透着抑制不住的甜蜜,深深感染着周围每一个人。



    他虽然贵庚不详,但是模样始终是26岁,与圣宁如今19岁的样子,并肩坐着,郎才女貌,有说有笑,怎么看都觉得赏心悦目。



    就是迩迩见了,也若有所思:一一好像从来没有这般放松、真实地做她自己。



    如果认了海神这个师父,能让她这般天真烂漫、勇敢地做她自己,那么,迩迩很替她开心。



    咽下一口食物的同时,迩迩眸光也跟着亮起来。



    过去他们从来都是将自己束缚在一个固定的圈子里,虽然身居皇室,风光无限,却到底还是井底之蛙了些。



    其实这世界天大地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多结交一些朋友、多丰富一些阅历、多开阔一些眼界,并不会阻挡他跟圣宁之间的感情。



    如今他已经不再有雷劫失败的恐慌了,如果他也可以洒脱恣意地活着,做真实的自己,想必圣宁跟家人也都会替他开心。



    大家稍微吃了一些。



    因为海神忽然大驾光临,沈歆旖专门让甜甜做了几道拿手的大菜。



    当一道泰式凤尾虾球呈上来的时候,圣宁小心翼翼望着澈:“你吃虾不?”



    澈点头:“吃!为什么不吃?物竞天择本就是食物链,这不是你当初教导我的话?”



    圣宁脸颊一红:“我以为海神不吃虾呢。”



    “狗不吃狗肉,”澈挑眉:“但是海神吃虾!”



    圣宁的小脸彻底红了:“咳咳,我之前失言了,你忘了吧,忘了吧。”



    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她主动戴上手套,开始剥虾。



    剥完一只,丢进海神的盘子里。



    剥完一只,又丢进海神的盘子里。



    一桌子人瞧着,眼珠子都要瞪掉了,圣宁从小到大,别说是剥虾了,她只要说一句:我想吃虾!



    一桌子人都会帮她剥好放在她面前,哪里用得着她亲自动手?



    沈歆旖忽然拿着餐巾擦擦嘴,给丈夫发了一则短信。



    倾慕跟澈聊起宁国的国家海洋管理公约,希望能得到澈的指导,知道他们最新修改的公约还有哪些不足之处,往后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天劫的发生。



    两人聊得比较专业,话题比较深入,有时候,凌冽也会加入其中,跟着一起讨论。



    从澈的角度,他提出了一些海洋方面的知识,让一桌人听得茅塞顿开、受益匪浅。



    忽然,手机震了一下。



    倾慕拿起看了眼,是妻子发来的:问世间情为何物?



    倾慕蹙眉,不明白妻子为何忽然发这个给他,而且两人并肩坐着,有什么是不是能说出来的?



    抬头的一瞬,倾慕忽然看见爱女圣宁将盘子里最后一只虾给剥了,献宝般放在澈的盘子里,还甜蜜地唤着:“澈~澈~这是最后一只了,你快吃吧,快吃吧!”



    倾慕垂眸,直接回复了妻子一句:“一物降一物。”



    午餐无疑是愉快的。



    澈从餐桌前起身的时候,还道:“今日承蒙诸位款待,澈心中实在难安,不知诸位明日是否有时间,来海底皇宫一聚,也好让澈能有一个礼尚往来的机会。”



    “好啊好啊!”圣宁笑呵呵地望着倾慕:“父皇,澈的海底皇宫是没有海水的,空气很好的,我去过两次了呢!”



    小五兴奋地问:“我们都可以去吗?”



    澈笑了:“当然,小宁儿想要邀请谁,都可以去。”



    嘟嘟立即走上前,对着圣宁狗腿起来:“圣宁姐姐~你不会丢下我的,对不对?”



    圣宁扬起下巴,骄傲道:“看你表现喽!”



    倾慕笑道:“别说孩子们想去了,就是我,还有我父皇母后只怕也是无比好奇,想要见识一番的。



    既然如此,那恭敬不如从命,明晚我们一定前去叨扰。”



    沈歆旖不好意思道:“海神阁下,因为今日晚餐仓促,没有好好准备,还望见谅。”澈笑了:“我吃的很好,虾很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