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中的少帅 > 第一章 少帅?
    “少帅、少帅。”

    阵阵呼喊声夹带着哭声,由远至近的传到彭刚的耳朵里,扰乱了彭刚不得安宁。

    谁怎么没公德心,大晚上扰人清梦。被这些声音烦扰的睡不着的彭刚,本来就一肚子被辞退的糟心事。这大晚上还吵吵闹闹,立马感到内心一阵窝火。

    头脑不太清醒,也不想明白这个叫邵帅的人是谁,立马打算起床呵斥这些没有公德心的人。

    不过自己感到手脚那么无力,就连睁眼这个微小的举动也是这么的困难。

    这是为什么啊?

    彭刚正疑惑不解之际,大量的信息突入奇来的涌入自己毫无防备的脑海中。

    一时间,无力的彭刚连身边的噪音也顾不得理会,只能全力接受这些信息。

    不知过了多久,信息终于传递完成。而彭刚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叫彭成武的的信息。

    从他牙牙学语一直到他长大成人的所有记忆,犹如片段一样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最近的记忆就是他老爹彭海青过世,而他倒地的时候。

    接受完全部记忆的彭刚立刻感到有阵后背发凉,因为这个彭成武不是一般人,准确的说是他老爹彭海青不是一般人。

    参加过保路运动、立法战争、而且四川大大小小的战争打过不少。甚至之前还和未来共和国建立者,红色武装交过手。

    而且目前是民国二十五年,知道民国成立于1911年的彭刚,立马就能换算出来,这是1936年。离那场民族浩劫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更为主要的是他还是一个军人。

    这些信息吓的彭刚直冒冷汗。这倒不是彭刚有多么狂热的热爱党和国家,而是目前他急于搞清楚,自己是在自己出租屋的那张破床上,还是这个所谓的大帅府。

    所以作为目前唯一能确定的办法,彭刚努力支起耳朵,打算听听外界的声音。这一刻,他现在最希望能听到隔壁五音不全还要人老命业余演唱家的声音。他从来没有觉得如此期盼过。

    结果让彭刚感到心凉,哭声和阵阵少帅的喊声又传入他耳朵里,而且越来越清晰。

    真是日了狗。

    听到这个声音的彭刚内心窝火的很。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这句话他相当认可。

    社会磨练多年的彭刚,早就过了中二年纪,一点也没有什么乱世英雄情节,也不想糟心的去走一遭。

    在公司上班多年,一直安安稳稳上班的他太知道一个道理,能在历史留名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指望一个在社会都没有混的出人头地人物,拯救乱世的民众,还不如洗洗睡了吧。

    可惜老天不如他愿,耳边的声音也是话来越大,浑身无力的感觉也在悄悄离去,所以他莫来合动了一下,主要是他感到有些咯的慌。

    这导致耳边的喊着少帅的声音更加大了。

    彭刚感到有人在推自己,而老是这样装睡也不是办法,所以他只能顺应民心的缓缓睁开了眼。

    “少帅醒了。”

    看到彭刚睁开了眼,他身边立刻围满了人。

    这时一名五十多岁面容憔悴身穿将官服的将军抓着他肩膀安慰道:“志成,大帅走了,你可不能倒下。不然我们十三师可就散了。”

    彭刚从得到的记忆中知道,这是已经过世彭海青的副手也是他心腹,十三师副师长陈连勋。而志成就是彭成武的字,取自有志者事竟成之意。

    彭刚看了看围着自己的军官,还有一旁关切看着的家人,学着彭成武的语气说到:“放心吧陈叔,我没事。只是伤心过度,休息一下就好。”

    听到彭成武自己说没事之后,陈连勋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后说道:“你还是要尽快好起来,目前可是多事之秋。谁能想到大帅突然就这么去了,第十三师可不能缺了你。”

    陈连勋说着眼泪又忍不住往下落,其中的悲伤是人都能看的出来。陈连勋的话,引得其他军官也都忍不住落泪。一时间房间内,悲伤的气氛越加的浓厚。

    看到一屋子人都要忍不住哭了起来,彭刚觉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他学着彭成武的处理方式,站起来对陈连勋说到。“陈叔,我没事的。这几日灵堂可不能少了我。要是少了我,不知道会有多少流言蜚语。”

    彭成武的话,让屋子里的军官们恢复过来。

    陈连勋反驳道:“这可不行,你先稍微休息一下。这几天没合眼,要是累出毛病怎么办。”

    说完后,他看着围在周围的军官们,说道:“少帅没事了,你们都先出去。”

    陈连勋的话,让十三师的军官们都陆续走了出去。

    “志成,你先稍微休息一下,我先在外面应酬着,你眯一会再出来吧。”

    浓浓的护犊情谊,彭刚怎么会感受不出来。

    彭成武脑海最多的,便是彭海青一直以来就爱在他面前念叨,和陈连勋的相识,并且说他是自己的福星。当时彭海青还在新军当棚目时,看到快要饿死的陈连勋,穿着破旧不堪的长衫插着稻草做的标识,在大街上卖身葬母。自己看其孝心可嘉,拿出饷银让其安葬老母。

    本来没想将其买来,谁知道安葬完母亲后,陈连勋居然来军营找他。坚持要将自己卖给父亲,看到不答应还在军营门口长跪不起。而这件事立刻在军营中传开了,当时的管带知道后,感于其终受承诺特列将其召入军中就安排在父亲的棚中。而随后不久父亲就被提拔为排长。

    不久保路运动就开始了,等到四川独立后,彭海青也一路高升为连长,而陈连勋也是一直跟随左右。然后在四川乱局中一度做到一路军队的司令,手下管着三四万军队。不过后来战败,彭海青败退到营山仪陇一带(今南充仪陇县一带)。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陈连勋一直以来对彭海青都忠心耿耿,当时甚至两人约定将来陈连勋有女儿就和彭海青做亲家。不过可惜,陈连勋一直没有女儿,而彭海青也只有彭成武这一根独苗。

    而现在彭海青所率领的川军第十三师,就隶属于四川王刘湘的旁系部队。而少帅这个称呼,也是刘海清对大帅这个称呼念念不忘所造成的。

    只剩下他和陈连勋两人后,彭刚拉住陈连勋说道:“陈叔,最近军营里你多担待一下,我脑子有些乱,目前有些关注不过来。”

    “恩,我晓得。你放心,我会多注意军营的动向,不会让这些丘八翻了天。”

    会错意的陈连勋,连忙回答着彭刚。

    是的,目前彭刚顶替身份就是军阀彭海青唯一的儿子彭成武。既然是军阀,那么第一要务当然是关心自己的军队。这也是他们捞钱和扩大自己实力的本钱,由不得不上心。

    看着已经离开的陈连勋,彭刚感到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莫名来到这个世界,顶替别人的身份。虽说现在吃喝不愁,不过未来那段劫难,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就这样退出做个富家翁,他内心有点不甘心,目前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吧。

    没让彭刚多坐一会,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名卫兵急匆匆跑进来。

    看着这名跑进来的卫兵,彭刚抬头问道:“什么事?”

    “刘师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