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中的少帅 > 第三章 准备出行
    接下来几天里,前来吊念刘海山的人群络绎不绝。其中川中各个军阀都派人参加。其中隶属于民国政府的重庆行营,也派出一名少校军官前来吊念。

    一时间设立在大帅府内的灵堂好不热闹,彭刚这几天接待了好几拨各方来客。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出殡的日子即将来临,而彭刚内心也逐渐烦躁起来。

    因为在这具身体父亲彭海山出殡后,他将前往成都为自己谋求师长一职。二十一岁的少将师长,也是在国内排的上号了吧,彭刚在内心忍不住想到。当然这是他当上之后才行,要是不成那么十三师才是真的面临多事之秋。

    二月二龙抬头刚过,二月初三是远近闻名陈半仙算过的好日子。地方也是这位半仙选好的,就在营山县城绥安外东面五里的卧龙坡。自古相传这里出现龙在这里低头喝水,所以就被人叫过卧龙坡。位置是陈半仙在这山上跑了三天,才算出来的。说是将来必将保佑后人升官发财,大富大贵。

    不过彭刚看来,多半是一个三国看多了的书生取的,要知道卧龙这个名号在全国都不知道有多少。甚至后世三分之一的景区都有这个景点名字。

    二月初三,丧葬队伍从绥安出城一路向卧龙坡走去。彭刚端着这一世老爹彭海山的灵位走在前方,后面就是自己亲生母亲刘淑琴,姨娘关小月,然后就是彭家亲属跟随。而其他宾客则走在后面。一路上哭声不断,仿佛人人都在为彭海山的过世而伤心。

    彭刚这个来自后世的灵魂,也不得不跟着挤出几滴眼泪以表示自己的哀痛。这几天彭刚怕自己露馅,以需要为父亲彭海山守灵为由头,都尽量减少和家人说话,生怕露出什么马脚。

    五里路很快就走完。

    当一行人来到位于半山腰墓穴的位置时,哭声连城一片,彭刚也不得不得跟着干嚎了几嗓子。

    而在将棺木放入墓坑后,一只公鸡被割喉,洒下一片鸡血。而陈半仙拿起一篇琢磨许久,半文半白祭文开始念了起来:“皇天后土,今有故显考彭……”

    而在陈半仙念祭文的时候,哭声响彻山林。一时间人人都悲痛欲绝,仿佛彭海山是万民敬仰的象征。

    等到陈半仙喊了一句文毕后,哭声才小了下来。

    三叩首礼毕后,彭刚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上前扶住这具身体的母亲刘淑琴。看到泪流不停的刘淑琴,彭刚有些不忍的劝道。

    “妈别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要保重好身体。”

    “妈晓得,可是我跟着你老爸几十年,再也见不到了,泪水就忍不住啊。”

    说着刘淑琴眼泪又不停的流了起来。

    彭刚看这不是办法,连忙招手让家里的老妈子过来扶住老母亲。

    今天事情还不少,需要他这个彭家新当家人出面应酬。

    果然接下来关系较近留下来的军阀代表,时不时找彭刚交谈一二。这除了拉关系之外,相信每一个人都想看看彭刚能不能担当这份责任,而之前陈叔已经将注意事项都一一交代过。事关自己的未来,彭刚这时候当然打起十二分精神。

    一路应付过去后,葬礼也到了尾声。看着已经入土为安的彭海山,彭刚在心里暗自发誓,自己一定会给彭家人一个稳定的生活,不会让他们受苦。

    一天完忙后,彭刚回到了这个陌生而又熟悉家。在看望过自己母亲和姨娘后,彭刚叫来了管家刘福田。

    刘福田是母亲的娘家人,是个远房亲戚。因为办事牢靠嘴上把风,被父亲看中做了管家,主要负责家里财务情况。这足以看出父母对其的重视。而刘福田也对的起父母的看中,掌管彭家钱财多年,一直没有出过纰漏。

    “刘叔,这次我要上成都,你那边钱准备好没得。”

    看着也年过半百的刘福田,彭刚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

    “少爷,早就准备好了。陈师长早就来说过,少年上成都花钱接老爷的位子,夫人让我都备好了票子。”

    尽彭刚依照记忆叫着他刘叔,但是刘福田依然习惯了喊彭刚,少爷。生性慎重、不多言,是刘福田安身立命的之道。像他这种管着财物的管事,尤其要让主人家放心,不然各种意外有可能接踵而至。他在彭府见过太多,所以才养成这种性子。

    说完刘福田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彭刚。“这里面有十万交通银行票子,五万中国银行票子,还有五万的现钞。”

    彭刚接过这个沉甸甸的盒子内心一阵感叹,这二十万票子就是为自己接师长职务的开路钱。

    刘福田递完盒子后,从身上有摸出一张存单。“少爷这是夫人特意为你准备的,怕钱不凑手。这可是夫人的体己钱。”

    彭刚从刘福田的话中,感受到母亲刘淑琴对儿子浓浓的关爱。看来这几天的借口,让刘淑琴以为儿子有些生分了。

    彭刚哪里愿意拿这具身体母亲的体己钱,连忙拒绝道:“刘叔,这个钱是我母亲的,我可不能拿。”

    彭刚的话让刘福田有些为难的说道:“少爷,这是夫人意思,如果你不拿我不好交代。”

    最终在刘福田的百般要求下,彭刚收下了这张八万的存折。

    为此彭刚在之后,还特意去母亲那里陪她聊聊天。

    时间过得很快,在二月初五彭刚就带着人手准备上成都了。临行前母亲刘淑琴拉着他的手叮嘱道:“成武啊,这次去成都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这个大帅的职务能当就当,不能当我们就回老家。”

    面对老人家的关心和唠叨,彭刚一副耳提面授的表情,嘴里回答着:“好的……我知道……没事的。”

    等到母亲讲完后,陈连勋陈叔才对他说道:“志成,这次去成都,自己多加小心。最近我找人打听过,莆公(刘湘)这段时间心情还算好,没什么大事情发生。这次上成都就靠你自己了,陈叔我只有留下来看家。”

    “放心吧陈叔,那些要跑的路子,你都对我交代的清清楚楚。我要还是办不成,那也太没用了。”

    彭刚说完后,对母亲和陈连勋挥手告别道:“我走咯。”

    “走嘛。”

    “慢点,注意安全。”

    国历2月27号、农历二月初五,彭刚带着人前往了成都。作为一个后世的灵魂,接下来就看他有没有本事在这个时代留下自己的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