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融合程序 > 第0017章 逃
        知道黑雕是这些人养的之后,颜安青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逃。

    他非常清楚一点,在城外,觉醒者的命并不会比一只黑雕的命更珍贵!

    四驱车上的络腮胡男人,目光一直牢牢锁定着颜安青,不过在听到黑雕凶多吉少的消息后,眼睛里露出了惊怒的神色,但也因此心神出现了一刹那的松懈。

    “就是现在——”颜安青整个人就像一张拉满的弓一样,瞬间弹射了出去,兔起鹘落之间已经出现在了数米外,然后以“Z型”朝身后灌木丛生的树林里冲去。

    四驱车上的络腮胡大汉,在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持枪射击。

    “砰-砰-砰——”

    一时间流弹横飞,石头、树叶、木屑被爆裂的子弹打得四散迸溅。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王八蛋,给我站住……”

    “乓—乓—乓—”

    子弹贴着颜安青的头皮飞了过去,钉在前面的小乔木树上,炸裂出的木屑就像一个个暗器一样,飞向四面八方。

    “嗖”的一声,其中一块锐利的木屑划过他的脸颊,在右眼下方一公分处留下一道三厘米长的割裂伤,血流泉涌。

    但是颜安青根本不敢去擦拭,闷着头超前狂奔,大威力的独头弹连嗜血银狼的脑袋都能打得稀碎,要是挨上一枪,神仙来了都救不了。

    “GNYD,真是见鬼了!”颜安青狠狠咒骂着。

    他没想到,第一次出来猎杀嗜血银狼,结果狼没杀到,反倒跟冒险者小队起了冲突,而且看对方样子,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可是他能怎么办?那只黑雕想把他当晚餐吃掉,总不可能让他乖乖站在那么束手就擒吧?

    “啾啾”、“噗嗤”、“莎啦啦”……

    随着树林渐渐稠密,各种毒蛇毒虫对着狂奔中的颜安青噬咬,不过他实在腾不出手来斩杀,便任由这些毒物啃咬,反正它们也咬不穿碳纳米防护服。

    当然,脑袋不行,因为他没戴头盔。

    “站住,别跑……”

    “我看到你了,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噗噗噗……”

    面对后面肆无忌惮的叫嚣声以及枪声,颜安青郁闷不已。

    融合的三个能力全是近战技能,此时此刻根本派不上用场,因为人家不可能放下枪跟他徒手搏斗的,真应了一句老话,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就在这时,颜安青突然想起一件事,他把霰弹枪带出来了,就在物品栏。

    想到这一点,颜安青狠狠拍了下脑袋,“卧槽,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

    刚刚要是给那些人来个突然袭击,现在像丧家之犬一样亡命逃跑的人,还指不定是谁呢!

    颜安青快速冲到一颗大树后面,手一晃多了一把霰弹枪,快速把里面的独头弹换出来,填装了一颗鹿弹弹丸。

    独头弹里面只有一颗弹丸,呈不规则形状,我们可以想象一块铁锭高速旋转后砸在目标身上,威力很大,但攻击范围只在一条线上;

    而鹿弹弹丸不一样,根据口径大小,每颗弹丸里面填充了9~18颗直径8mm的钢珠,威力比独头弹小了很多,但是一打一大片。

    现在,他不求杀死对方,只要让对方不敢追击就行。

    枪口静静的对准后方的树林,那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而且伴随着无休止的咒骂声。

    树林里,络腮胡男人和他的几个同伴还在锲而不舍的追击着,每个人面罩后面的脸上都带着无比愤怒的表情。

    尤其是络腮胡男人,眼睛里的更是闪烁着滔天怒火。

    那头黑雕是他花了巨大代价请其他觉醒者帮忙捕获的,好不容易通过“沟通术”让它认主,今天第一次捕猎,结果却横遭不测,此时,他恨不得把那个凶手碎尸万段!

    砰——

    就在络腮胡男人脑海里考虑着,待会抓到那个杀死他爱雕的年轻人后怎么虐待对方,突然一声枪响从前方传来。

    冲在最前面的络腮胡男人脑海里刚生出躲避的念头,一大片钢珠已经像雨打琵琶一样,落在周围的灌木、藤蔓、树木身上,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而处于射击中心的魁梧男人自然也不能幸免于难,脸上、身上、胳膊上、大腿上,起码被钉了七八颗钢珠。

    “注意躲避,对方有枪……”

    话没说完,前方再次传来“砰”的一声枪响,被突然的惊变打懵掉的络腮胡男人,再次中枪,整个人就跟筛子一样,浑身上下中了起码不下二十颗钢珠,其中一颗钢珠射在他的眼珠上,把他眼珠给射爆掉了!

    “啊……”

    直到此时痛觉才传来,络腮胡男人捂着左眼在地上疯狂翻滚嘶嚎起来。

    “老大,你怎么样?”

    “啊……草泥马的,给我去死!哒哒哒……”

    “砰-砰-砰——”

    “轰——”

    一帮人朝着前方疯狂射击,还有人扔了手雷。

    颜安青藏身的大树被冲击波炸得树皮迸溅、枝叶横飞,而他则是紧紧的蜷缩在后面,不敢暴露出一点点来。

    颜安青舌头舔舐了一下眼角下方流下的血迹,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活该,打死你个王八蛋!”

    后方一梭子弹打完后,树林里陷入了死一般的静谧,唯有那个络腮胡男人还在发出渗人惨嚎声。

    另外几个人在更换了弹匣后,做了个手势,互相掩护着来到络腮胡男人身边,把他拖到了安全区域。

    络腮胡男人身上明显是穿了防护服,鹿弹并没能给他造成实际性伤害,不过脸上就惨了,起码中了三四颗钢珠,其中一颗还镶在眼球里面,

    看到络腮胡男人的凄惨模样,众人恨的牙齿都要咬碎了。

    其中一人掏出止痛针给络腮胡男人注射后,留下一人照顾他,剩下的三人呈扇形朝前方的大树包围过去。

    很快,他们来到被打得千疮百孔的大树旁,后面早已经是人去无踪。

    “妈的!追。”其中一名三角眼男人恨恨的骂了一句,便打算继续追击。

    旁边的黑脸大汉一把拉住他说:“算了花豹,老大伤势很严重,需要立刻救治;而且对方手上有武器,继续追击,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三角眼男人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恨恨的放弃了,转身和其余两个同伴回到了络腮胡男人身旁。

    ……

    ……

    紧赶慢赶,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颜安青赶到了西南方的小城镇——“青云港”。

    青云港严格算起来也是隶属于天海州,百年前附近发现了一座灵石矿,各路人马蜂拥而至,矿工以及矿工家属在这里安营扎寨。

    等矿脉枯竭后,大资本撤离,各种血泪黑矿应运而生,在枯竭的矿脉上继续攥取剩余的价值。

    这种三不管的小城镇非常黑暗,没点本事的人贸贸然来这里,很快便会被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颜安青开着摩托车来到城西一家普通旅店外,正在看电视的老妇女看也不看他,嗑着瓜子说:“只剩双人房了,80块一间。明天中午12点钟之前退房,多一个小时加收10块。”

    “什么,80块一间,你怎么不去抢啊?”颜安青惊问到。普通区的五星级酒店也不过这个价钱罢了。

    老妇女不耐烦道:“住就住,不住就滚蛋!”

    颜安青心里本来就有气,再被老妇女蛮横的口气一激,顿时火冒三丈,抽出唐刀指着柜台里的老妇女爆喝道:“你TM有本事再说一句。”

    老妇女乜了他一眼,一副淡定的口吻说:“小伙子,外地来的吧?我劝你最好把刀收起来,这里不是你耍横冲楞的地方。”

    颜安青刚想说话,然后便看见老妇女身后的木板墙上冒出几个黑洞洞的机枪眼,笔直的对着他。

    “呃……那个……不好意思啊大婶。”颜安青吓了一大跳,立刻把刀收起来,尬笑道:“我要一间双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