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其它小说 > 万古最强部落(我真是族长) > 566章 夏拓的小本本(给书友大叔正归来加更)
    死了?

    重新安静下来的洞虚世界中,夏拓精神意念破体而出,穿过重重空间涟漪,落到了两头异兽身上,察觉到了两道微弱的气息沉浮。

    “没死!”

    锵!

    瞬息间,一道剑光横空,在他的背后浮现出了黑白双色的神形,生死道果高悬,于手中山河剑合一。

    噗!

    剑光从高空坠落,扎进了虎头蛇尾异兽的头颅之内,他这柄山河剑来历不凡,重剑无锋,但此刻面对领域级凶兽的头颅,却是锋芒大盛,破体而入。

    好了,死了,手工。

    吼!

    顷刻间,银湖之中又有一道兽吼声传来,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精神意念包裹着两头异兽,收入凤巢世界中,撒腿就跑。

    轰!

    须臾间,一道银光从银湖深处升起,迎着他遁走的方向而去,快逾神电。

    就在这瞬息间,他顾不得按照族中定位回归,挥掌而出撕裂洞虚世界,冲了出去,紧接着背后一道银光炸开。

    轰隆隆!

    古老的荒芜山野上空,虚空轰然炸裂,银光布满了天穹,夏拓如流星一般从高空坠落,重重的砸进了大山深处,一时间引得这片荒野群兽息声。

    这片弥漫着荒芜气息的山野,显然是很久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动静,虚空撕裂,恐怖的气息迸发,让山野间一整天都寂静了很多。

    大山深处的大裂缝之中,夏拓盘坐,身上生死之气流转,缭绕的黑白神光中,隐约有一头凤凰虚影飞舞。

    他融合了凰血,参悟了生死之法,越是这种濒临生死的境地下,对于生死就愈发的升华。

    此刻一道道生死道韵在身外流转,交织缔结成了道符,汇入他所演化的道符汪洋之中。

    ……

    大夏伯部,夏阁中,一道道身影坐于石椅上,最上方的主位空着,夏拓不在但族中的几位长老却是忙的很。

    夏阁大殿里面显得很拥挤,一座大殿分成了一大一小两部分,一大部分摆满了各种石架、石案,摆满了各种兽皮卷,分门别类,按照赤明历年月来整理。

    另外一部分就是小型的议事堂,议事堂中除了夏拓的主位外,下方两排加起来有十个石椅,相互之间挨的很近,占地并不大。

    “眼下北域六道城池不多,暂且每一道立下一座城域,城域中城池六座到九座不等,以后随着收拢的散民增加,还会有新的城域设立,咱们暂且先说眼前的事情。”

    族域殿风长老出声,话语顿了顿,接着说道:“咱们谁先来。”

    洪长老摸了摸自己大脑袋,瓮声道:“我先来说吧,各城城尉府已经以驻守的天兵殿战兵为主,招收的北域武者为辅建立,各府城尉府主名单我已经呈给了族长,至于游徼那里是有旸长老的镇魔司负责的,不过他外出未归。”

    “旸长老已经给我提前打过招呼了,北域大小游徼府事宜,我已经派出殿中执事前往北域诸城交接了。”

    刑罚殿巨长老出声说道。

    ……

    “需要从疆库中调拨一批灵米作为灵种,分给北域六道族民。”

    “还有基础的药草,巫医院建立但没有充足的药草,这关乎北域六道子民的安稳,稳住了老弱妇孺,对于咱们加快安抚掌控北域六道子民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风长老点了点头,说道:“我会让疆库调拨各种资源,送往北域,但潜龙殿的建立,族中暂时没有这么多图腾碑。”

    “这个族长早就留下了办法。”

    剑棂接过话语沉吟道:“学习当初天火道火灵族的手段,合并下等部落,天火道和万古道由于城域的建立,对于下等部落冲击很大,直接将这些下等部落并入城域中,但中品以上的部落暂时不要动。”

    一方商议之后,几大长老离开了夏阁,继续了忙碌。

    ……

    而此刻,夏拓还在无名荒野中修炼着,洞虚世界中,那头没看清楚模样的凶兽给他的一击,让他对于生死道韵的参悟有着很大的助益。

    三天后,他从沉寂中醒来,身上的伤势恢复了大半,生死道符也破入了十一万八千到道,抵得上他前面四次冲进洞虚世界找虐的总和。

    每一次身体受创,生死危机降临,体内的凰血都会进一步激发,凰血之中蕴藏着完整的生死造化道韵,他想要参悟需要一步步将给其逼迫出来,然后化为己用。

    这片山野虽然荒芜,却也没有太强大的凶兽,否则他也无法安稳修炼三天三夜的时间,恢复了大半之后,他再次撕裂虚空,进入洞虚世界中。

    在此之前,浑空院正用星核打造了一道临时的定星桩,让他在洞虚世界不至于迷路。

    再次进入洞虚世界中,已经没了先前的广袤的银湖存在,估摸着是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虽然被胖揍了一下子,但白捡了两头领域级别的空间异兽,这样的好事,要是能够再来一回就好了。

    轰隆!

    就在他刚刚泛起这个念头的时候,晦暗的洞虚世界一道天雷炸响,他抬眼望去,远方一道耀眼夺目的雷光横贯了时空。

    洞虚壁障撕裂,露出了一片广袤枯寂的星空,天雷从虚空深处坠落,闪电银光如长河坠落而下,击穿了洞虚世界。

    昂!

    伴随着雷音,一声龙吟嘹亮,紫电之一道银龙,足有五十多丈长的身躯舞动虚空,被紫电边缘扫中,顿时被斩成了两半。

    雷光充盈了夏拓的双眼,看着紫电消失在洞虚长空中,他朝着紫电坠落的方向而去。

    半个时辰后来到了地方,洞虚被辟出来一道黑漆漆的黑洞,流溢着让他元神颤动的恐怖的气息。

    他距离黑洞还有百里远,感受到黑洞中传出来的气息,没有在过分的靠前,看着不远处浑身银白焦黑的两半龙躯漂浮在洞虚世界中,有些发愣。

    白捡的好事,还真有!

    将两半龙躯给收起来,这头虚空银龙的实力不及先前的两头异兽,但这种白捡的好事,要是还挑什么好赖,那可就真是贪心不足了。

    嗡!

    就在这刹那间,他的精神世界中泛起了涟漪,护着准元神的玄空甲流溢出了青光。

    不对!

    有危险!

    顷刻间,他朝着后方远遁而去,紧随着这片洞虚世界上空,一道流光撕裂了长空,让洞虚世界裂开,露出了浩瀚星空世界。

    接着一艘飞舟威压虚空而来,飞舟不大,不过六丈大小,但却散发出一种如神岳临世的威压。

    飞舟船首,一道身穿黑袍的青年负手而立,眸光开阖间睥睨四方,飞舟前行的方向正好就是夏拓刚刚站立的地方,看着夏拓遁离的方向,眼中波澜不惊,飞舟横穿而过。

    显然,倘若刚刚夏拓不躲,这艘飞舟就会碾压着他而冲过去。

    昂!

    紧接着,一声龙吟响起,一头通体缭绕着赤红色火焰的蛟龙,拖着一辆高百丈的青铜战车,碾压着洞虚滚滚而来。

    “九天紫霄神雷,落入了洞虚深处。”

    飞舟之上,负手而立的青年武者,眯着眼睛看着滚滚而来的战车。

    “赤龙老人,你要跟我抢?”

    “九天紫霄神雷爆裂、毁灭一切,如今在洞虚世界深处,谁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找个小家伙探探路。”

    战车上出现了一道须发发白,身穿赤红袍子的老者,眸光扫过刚刚夏拓遁走的方向,眼中露出一抹诧异。

    人呢?

    竟然跑了。

    但接下来的数十息后,这片洞虚世界就变得热闹起来,一道道身影浮现而出,但大都处于神通境层次。

    赤龙老人大手一挥,朝着其中一个神通武者抓去,在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息间,就被投进了黑洞中消失不见。

    飞舟之上的青年,同样抓起旁边的一个神通境武者,扔进了黑洞,这一幕,顿时让汇聚而来的十几道身影露出了惊恐,一个个慌不择路的朝着远方跑去。

    这哪里是来寻机缘,简直就是来送命。

    本来已经跑到远处的夏拓,看到这么多身影汇聚,回来想要凑凑热闹,但看到这一幕后,拍了拍屁股朝着远方而去。

    什么机缘造化,与夏某人来说如浮云。

    无论是黑袍驾驭飞舟的青年,还是赤龙战车的老人,都是辟地境强者,哪怕是初入辟地境,也不是神通境能够轻易抗衡的,看两人的行事手段,根本就是毫无顾忌。

    这样的机缘造化,送命的几率很大。

    算了,再从心一回,自己家大业大的,懒得跟这帮人玩。

    白捡三头异兽还有啥不满足的,那个敢用飞舟碾压的他家伙,他早晚有机会把这口气给出了。

    要不是这次提前感应到了,估摸着又得重创,虽说能够参悟生死道韵,但他又不是受虐狂,重创和重创可不一样。

    妈的,先记小本本上。

    一路没有在停留,夏拓奔回了部落了,直接找到了浑空。

    “空间石没弄来,弄了三头空间异兽你先用着。”

    撂下三头空间异兽的夏拓,潇洒的离开了,留下了浑空看着三头庞大的异兽有些愣神。

    他仔细打量着三头异兽,发现除了抱团的两个家伙头上有剑痕外,另外一头虽然是两半,但怎么看也不像是用剑劈的,反倒像是被雷劈的。

    这是捡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