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第三区 > 第12章 从窗出去
    林爽簌簌发抖的蜷缩在林天一的怀里:“他们,他们杀死了张小山。”

    十四岁的女孩,还无法接受和面对同龄人的死亡。

    赵依依同样无法接受,但是她表现的却要比林爽坚强的多,语气中充满了愤慨:“那个同学只是想回家去看看妈妈,他有什么错?吴昊这是要做什么?他这是在剥夺人权!!!”

    林天一抱着林爽,伸手轻轻拍了拍赵依依的后背低声说道:“觉醒者现在是城里最不稳定的元素,或许吴昊只是想把局势控制在他手里。别管他想做什么,咱们只要做好自己。”

    赵依依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林天一表现出远超同龄人的处变能力,现在林天一就是她和林爽两个人的主心骨。

    林天一拍了拍二人低声说道:“你们待在房顶上,我到现场去看看。”

    赵依依不明白林天一要到现场去看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林天一看了身旁还在抽泣的林爽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你帮我照顾好林爽,现场没什么好看的,我只是想到那辆车上去找找,看有没有咱们用得上的东西。”

    赵依依哦了一声搂住了林爽的肩膀,她知道林爽跟刚才被打死的张一山是同学,如果带着林爽一起到现场肯定会徒增伤感,不带她一起过去林天一肯定又会不放心,自己留下来陪着林爽是最好的选择。

    放下梯子,林天一麻利的顺着梯子溜到地面开门猫着腰向刚才枪击的地方奔去。

    警车开走了,防护罩外面的两辆装甲车停留了一会儿也开走了,现场一片黑暗,只有那辆被撞毁的汽车还在闪烁着转向灯。

    现场浓重的血腥味道还没有散去,闻着令人作呕。

    林天一确实是来找东西的,在警察将那个带头警察的尸体抬上警车的时候,他看到张小山杀死那个警察的武器掉落下来一根,这引起了他的好奇。

    又一个觉醒者出现,这个觉醒者却跟林爽不一样,他变出来的是两把亮晶晶的武器。

    距离远林天一并不知道张小山变出来的武器是什么材质的,他想要找到那把武器研究一下,这样对另一类的觉醒者也多少会有个概念。

    借着撞毁汽车转向灯微弱的亮光,林天一很容易就找到了那根依旧反射出灯光的锥状武器。

    林天一蹲下身伸手捡起那把武器,触手之处一股刺骨的寒冷传来。

    好像是用冰做的?!

    林天一不确定的把锥状武器举到眼前。

    真的是用冰做的!

    只是这冰似乎和林天一认知中的冰并不一样,他只是拿了这么一会儿,整个手都已经被冻麻了。

    林天一急忙脱下衣服用衣服包裹住这个冰寒刺骨的冰锥,随便在那辆被撞毁的汽车上翻找了一下,拎着几件东西匆匆返回藏身之处。

    “这是什么?”赵依依好奇的拿起林天一从衣服里抖落出来的那个冰锥。

    “小心,冷。”林天一急忙喝止。

    “不冷啊,只是有点凉而已。”赵依依握着那个冰锥不解的望着林天一说道。

    冷和凉虽然近意,可是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林天一一头黑线,伸手触摸了一下那个冰锥,马上条件反射的缩回了手。

    冰寒刺骨,没错啊。

    林爽也被冰锥吸引停止了哭泣,好奇宝宝一样学着林天一的样子伸手触摸了一下冰锥,眨着眼睛望着林天一说道:“是啊,只是有点凉,哥,你是不是感冒了?”

    林天一怀疑的看看赵依依和林爽,再看看冰锥。

    难道这个东西还分公母?女孩子拿着就没事,男孩子碰一下都不行?

    那也不对啊,那个张小山是男的啊,他不也拿着没事儿么?

    林天一有个好处,想不通的事情绝不跟它纠结,省得自己强迫症发作了。

    林天一望着手持冰锥的赵依依说道:“这是张小山的武器,看上去威力很大的样子,你拿它试试看看能不能把防护罩捅个洞出来。”

    听到手中的冰锥是张小山的武器,赵依依很自然的就想起这个冰锥曾经杀死过一个警察。

    不过赵依依并不是那么矫情的女孩,更何况林天一还给了她一个更大的诱惑,看看能不能靠这把冰锥把防护罩打出来一个洞。

    赵依依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握着冰锥站起来走向紧贴着房顶后沿的防护罩。

    冰锥握在手中非常适手,手柄完全是根据人手的握姿设计的,浑然天成。

    林天一和林爽跟着赵依依一起走到防护罩前,林天一开口提醒:“小心一点别伤到自己。”

    赵依依嗯了一声,依旧是使足了全身力气握着冰锥向防护罩捅去。

    只要能把这个该死的防护罩敲碎我就能见到爸爸了。

    带着风声,赵依依手中的冰锥落到了防护罩上,发出了一声金铁交鸣的脆响。

    等到赵依依收回手,林天一急忙把手伸到了刚才冰锥的落点,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绝望。

    连个麻点儿都没有。

    这特么这玻璃罩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啊啊啊???

    赵依依伸手摸了一下,脸上同样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她不死心的握着冰锥又连续在防护罩上凿了几下,终于泄气的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不行,这个玻璃罩子太坚固了。”

    林爽不服气的冲着赵依依伸出了小手:“依依姐,给我试试。”

    赵依依苦笑着把手中的冰锥倒转过来递给林爽,像刚才林天一叮嘱她一样叮嘱林爽:“小心一点别伤到自己。”

    林爽哼了一声,小手一举手指尖上冒出了一朵火苗,啵的一声,林爽把火苗甩到了防护罩上,一直连续甩了十几个火苗,然后双手抓着冰锥乒乒乓乓向火苗燃烧的防护罩凿去,一直到火苗熄灭。

    这丫头现在的样子哪像是要破壁,看上去她完全是在发泄。

    林天一无声的搂住林爽的肩膀终止了她的动作:“林爽,别闹了。”

    林爽伸手摸了一下凿了半天的那面防护罩,气呼呼的把冰锥往脚下一扔发狠的说道:“你给我等着。”

    说罢,林爽甩开林天一气呼呼的转身走回自己帐篷,不大的功夫她抓着一只记号笔跑了回来,大笔一挥三两下在防护罩上画出了一扇窗户,气呼呼的叉着腰冲着林天一说道:“哥,咱们从窗户爬出去。”

    防护罩外巡逻的一辆装甲车上的士兵看到林爽用笔在防护罩上画出了一扇窗,忍不住噗哧一笑,可是随后又是鼻子一酸忍不住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眼睛。

    唉,花一样的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