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 > 298 【托尔降生】
    “这是雷电树?”罗维一脸惊异地问道。

    此时此刻,在他的面前,一处围栏之中,赫然矗立着一棵粗壮的淡青色巨树。

    这巨树质感奇特,似金似木,枯糙的树皮之间隐隐有电弧流转。

    “不然呢?”埃尔笑着说道。

    罗维:“雷电树明明无法适应阿斯加德的环境,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棵淡青色的树就是他当初亲手种下的雷电树,自华纳海姆摘得果实种下,经过千年的生长,今已亭亭如盖矣。

    不过南橘北枳,雷电树乃是落雷山谷孕育的奇树,一旦离开落雷山谷的环境,根本不能正常发育。

    罗维也曾费过心思,试图养出真正的雷电树,结果却没有成功,种在阿斯加德的雷电树,越长越像普通的树木,仿佛退化一般。

    然而此时的这棵雷电树,高大粗壮,隐有电芒,分明和落雷山谷中的雷电树一模一样,并没有任何退化的迹象。

    埃尔解释说:“你离开阿斯加德之后,我对这棵树钻研了很长时间,后来配置出一种药液,用药液定期浇灌雷电树,就可以使它恢复雷电的特性。”

    “不过实际上,用药液浇灌之后,这棵树的很多特性都或多或少有变化,和落雷山谷的原生雷电树已经有所不同。”

    “比如……这棵树至今都没有结果,也不知是不是没有这个能力了。”埃尔耸了下肩。

    罗维小心地摸了摸雷电树。

    “啪啪——”

    电弧跳动,使他的指尖隐隐作痛……

    一转眼几个月过去,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罗维重新融入了变迁一千三百年的阿斯加德,像以前那样生活。

    这天中午,罗维正站在在院子里,观察着挺立的雷电树。

    石鲁特趴在一旁,假装睡觉。

    正常情况下他是不需要睡觉的,不过在阿斯加德生活了上千年之后,他却莫名其妙地有了假装睡觉的习惯,似乎是在“模仿大人”。

    就在这时,罗维神色一动,若有所觉地抬头看去,就见海拉从天空飞来,落到他身边。

    “殿下?”罗维见她神情复杂,连忙上前,“怎么了?”

    海拉:“你敢相信吗,我的弟弟就要出生了。”

    “什么?”罗维一愣。

    海拉呼出一口气:“弗丽嘉早就怀孕了,但这几个月父王一直在瞒着我,直到今天,他才忽然告诉我,我的弟弟就要出生了。”

    罗维十分惊讶:“什么时候出生?”

    “现在。”海拉扶着额头,“告诉我这个消息之后,父王就去助产了。”

    罗维也是有些懵逼。他之前还在想弗丽嘉什么时候怀孕,没想到转眼这就生了,太快了。

    海拉默默地坐在庭院的石凳上,罗维将手搭在她背上:“既然已经生了,顺其自然吧,说不定以后你会觉得当姐姐也不错。”

    过了一会,海拉缓缓说道:“我还记得小时候父王曾不止一次地说「如果你是男孩就好了」……尽管长大之后,他很少再当着我的面这样说,但我知道,他心里一直希望有个儿子,现在他终于得偿所愿了。”

    “现在他不仅有了新的妻子,还有了新的孩子,新的家庭,我大概会成为一个外人……”海拉叹息,“也许乌度说的预言就要发生了吧。”

    当奥丁手上沾染自己孩子的纯净之血……罗维还记得这句话,还记得后半句的一个词:集结。

    不过他和海拉都没有听清后半句的全部内容。

    罗维此时不禁又想,到底是什么集结?

    与此同时,金宫某个房间中。

    在几名女医之间,弗丽嘉躺在床上,抓着床单,满头大汗地喘息着。

    “用力——再用力!”一名女医说道。

    奥丁坐在床边,握着弗丽嘉的一只手,神色紧张而又期待:“加油,弗丽嘉,我们的儿子就要出生了。”

    “要出来了!”几个女医纷纷说道。

    “啊!”弗丽嘉忍不住喊了一声,随即一阵明亮的哭声响起。

    “哇——”

    伴随着这哭声,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露出笑容,奥丁更是满面红光:“我有儿子了!”

    女医剪断脐带。

    奥丁便迫不及待地抱过新生的大胖小子,丝毫不嫌弃他身上粘湿的血水:“托尔,我的儿子。”

    切断的脐带口处,婴儿的脐带血缓缓滴淌,染到奥丁的手上……

    当然,没有人会在意这个,房间中一片乐融融的气氛。

    “弗丽嘉,看看我们的托尔。”奥丁抱着婴儿,凑到弗丽嘉身旁,“看他像不像我?”

    “像。”弗丽嘉很虚弱,但也是满脸喜悦,慈爱地看着小托尔。

    “不过他的头发和你更像,哈哈。”奥丁摸了摸小托尔的几缕头发,笑着说道。

    “轰隆隆——”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巨响,似雷声,又似某种巨兽的咆哮,透着令人战栗的气息。

    “哇哇!”被这可怕的巨响一吓,小托尔哭得更大声了。

    奥丁则神色一变,如临大敌地霍然起身,他双目射出雷霆,仿佛穿过高墙望向金宫外的天空。

    此时此刻,仙宫的天空毫无征兆地风起云涌,原本明净的晴空陡然间变得黑云压城,漫漫乌云淹没了太阳的光辉。

    “轰隆隆——”

    涌动的乌云之中,又是那似雷霆似怒吼的声音,全阿斯加德莫不闻之,举城皆惊。

    “发生了什么?”几乎所有阿斯加德人都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罗维和海拉同样如此,都震惊而疑惑地望着黑云压城的天空。

    石鲁特也睡不下去了,握紧拳头看着乌云,紧张万分。

    乌云越来越盛,从四面八方涌动凝聚,伴随着愈发强烈的压迫感,仿佛在那漆黑的乌云深处,正孕育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罗维神色一动,低头看去,发现腰间的圣契竟仿佛也受了什么刺激,闪个不停。

    一道雷光划过,奥丁骑着八足天马立身半空,手持永恒之枪,直指天空的乌云,声如雷霆地喝问道:“什么人!”

    “奥丁!”乌云之中响起浑浊而又炽热的声音,这声音十分诡异,仿佛千千万万个声音汇聚而成,透出无尽的怨恨与狂暴,“我是曼高戈,是你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