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修仙小村长 > 第八百一十一章 村里怪相
 每个人都说了各自的问题。

村里的饲料厂、磨坊、豆制品加工厂,都有共性的问题,就是关系户再多。

很多别村的人过了农忙没事干,找地方打工,听到白杨村赚钱就来了,在本村或多或少都有熟人,一介绍,碍着面子用人上岗。

但这些人纯粹就是来混钱的,甚至说:“反正你们有钱,分我们一点怎么了?”

张秀脸皮最薄:“那些人来了还要当官,我要开了他们,恐怕就把咱村人都得罪了。

可是养着不干事的闲人,只能把厂里拖垮。

就咱们的小厂,保安都有二十多个,队长十来个。”

在座的李晓雪满脸羞惭,洛川当初搞得第二春美容瘦身就是因为她漫天价的介绍熟人,把招牌毁掉的。

“我觉得,为了大伙考虑,还是都开了比较好。”

“一开了,有意见的多的是,咱们村就先不和了。”

张秀噘着嘴。

洛川捏额头,在大城市,人才竞争上岗,在村里人情风气太重,他是没什么亲戚,但这个问题真的很头疼。

一番研究下来,他觉得根源还是白杨村发展的太快招人嫉妒,再加上这些管家人大都是村里的,无论经验还是知识都严重欠缺。

当即,洛川决定先让自己的班子办好两件事,一是放缓步伐,稳打稳扎,二是把村里的学习室利用好,让大学生们把他从闫立身哪儿带回来的学习资料,编写成能让大伙都能理解的教材,每天晚上组织村民一起学习。

至于他自己,有更长远的事情要处理。

李大柱那些人听说晚上要学习,脸上都有些不自在,洛川纳闷,李大柱和孟堂他们一向最支持他的,这是什么态度?

又看看几人,听李晓雪说村里的旅店也是有亏空的,怎么不见旅店的负责人说话。

“庆喜嫂子,你那边呢?”

承包旅店的女人叫张庆喜,也是家里的顶梁柱,按说她那边不该沉默的。

可张庆喜低着头:“和大家的情况差不多,别人都说了,我就不说了。”

洛川越来越觉得有问题,他觉察有几份功德再动摇,这就奇怪了,这些人对他曾是毫无原则的笃信的。

这些事情只能私下了解了。

以他仙王境的超强感官,村里的风吹草动还瞒不过他。

晚上,他并没有回家,而是到张厚哪儿,叫上两个菜,看似随意,其实在等。

有村民忙碌一天,回家懒得做饭,也到这里随便吃点,少不了和他打招呼。

没了客人,张厚也放下手头活计:“村长,看来今天没人来了。

我炒两个菜,咱俩喝两杯?”

拿两个酒杯,打了村里自酿的酒。

正说着,两辆车停在门口,七八个村里的小青年骂骂咧咧进了门:“老板,好酒好肉尽管上!”

张厚打了个眼色,只好去忙活。

这些小青年,五男三女,都不是本村的,看打扮不是卷毛就是染发,叼着烟卷,说话呜呜渣渣,完全二流子样。

他们坐下吃喝,一个带着大耳环的小伙子像是组织者,搂着一个绿头发女孩:“大家随便吃,随便喝,我过生日,我请客,谁都别和我抢。”

他的朋友是真不客气,什么贵点什么,洛川在角落品着酒,看菜单,这伙人点的菜,要的酒水加起来得有两千靠上。

喧闹了近两个小时,大耳环的小伙子一摆手:“舒坦,这生日过瘾。

走了!”

“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该干什么?”

张厚笑道。

洛川也知道张厚说的情况来了。

而大耳环很大气的摆手:“老板,见外了不是,你知道张浩不?

那是我兄弟,他给你们村的李大柱叫表姑父。”

“不知道!”

张厚知道洛川要解决这个问题,也有底气,惹出事洛川顶着呢,还举起“概不赊欠”的牌子。

绿头发女孩夸张的娇笑:“老板,你开玩笑了,我来几次了,不认识了。

我是张浩的女朋友。”

“那你和这位搂在一起?”

洛川忍不住笑道,对那不知真假叫张浩的同情半秒钟。

“你谁啊你?

新来的伙计?”

大耳环斜着眼睛,不耐烦的喝骂:“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和张浩关系好,不行?”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种不分彼此的好法!”

洛川端着酒杯走过来,让张厚靠边站,这事交给他了。

关键问题不在于大耳环、绿头发和所谓的张浩惊天地泣鬼神的友情和爱情,而是谁都像这些人一样高额消费后,随便报个名字就走,张厚的生意还怎么做。

“哥们儿今天过生日,你是想让我不自在?”

大耳环迎上前,揉的关节作响,面带恐吓。

洛川完全不把他当回事:“你自不自在是你的事,但你们已经先让我不自在。

吃饭就要掏钱,我刚算过,一共两三千八,掏钱吧!”

“这生日你存心不让我好过?

嗯?”

大耳环几乎贴着洛川面孔,把小流氓不知所谓的嚣张发挥到极致。

“看在你过生日的份上,我给你抹个零头,两千四得了!”

洛川不想闻他的口臭,把他脸拨过。

“想动手?

问过我兄弟吗?”

大耳环觉得失了面子,和他同来的白吃货们各自拿出架势。

那绿头发女孩倒知道轻重:“可不敢动手,这是他们村里,万一他们翻脸,咱们走不了。”

“怕个鸟!李大柱是这村里的民兵队长,惹出事来,还收拾不了这小子!”

大耳环撸起袖子。

洛川回头问张厚:“这些人以前都来过没?”

“有几个脸熟!”

洛川一笑,冲大耳环说道:“我再给你们抹个零头,一万块钱,掏钱走人。

不然,谁来都平不了这事!”

“呵!还是个倔脾气!敢不敢告诉我你家在哪儿?”

洛川抹零头的方式估计没有人愿意接受。

大耳环揪着洛川领口,他的同伴除了绿头发那位都过来把洛川住。

洛川觉得很可笑:“怪我啊,竟然幻想和你们讲道理。

动用武力真的已经不是我的风格了,有时候真的不动不行,不如让你们尝点新鲜的?”

抬手在大耳环脸上拍:“一万块钱已经很公道,莫非你们还想让我抹零头?”

大耳环只觉莫大的羞辱:“我靠,我的脸是你能拍的?”

但洛川双眼突然深邃,好似风云搅动的漩涡,盯着大耳环眼睛:“我给你们一个公正的解决方法,一个人五千,当做你们这段时间的赔偿!”

这是神目术的进阶功能,带有催眠的魔力。

方才他只管朝大耳环要,现在扯到他们所有人,马上炸锅:“哥,这小子想钱想疯了!”

但大耳环的嚣张没了:“好的,我们给钱。”

方才他只觉得脑子呆滞,好似人居高临下的盯着,所有事情都不敢不听。

那眼神是高高在上的漠然,如果他不听话,毫不怀疑会被当做蝼蚁一样碾死。

“哥,你说什么呢?”

他的同伴人以为听错。

洛川转向他们:“每个人五千,赔给张老板。

谁有意见?

给你们二十分钟时间凑钱,一分不少的把钱还上!”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众人呆站片刻:“是,我们一定还。”

“都是好孩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以洛川的仙王境界加上神目术的作用,让这些人听话轻而易举。

洛川笑着看向绿头发女孩:“他们都认识到自己错了,你呢?”

绿头发女孩不知道同伴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像洗心革面似得,她要以谎言做最后的挣扎:“我前男友是你们村长!”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我就是村长——洛川!我不管你们是谁,别想再到我这里混吃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