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 > 第262章 切磋,慕容景故意为之
林清浅闻言,险些没笑出声来,抿紧唇瓣,强行忍住。

    她现在总算看出来,北冥和西楚两国之间真并不如表面和睦。

    方才龙一挑掉孟林的剑,可以正面一脚将人踹到,却故意绕到身后踹孟林屁股一脚,让他摔了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是为了让孟林难堪。

    而孟林代表着北冥国,此举分明故意落了北冥国面子。

    杨太傅一番话是为了给北冥找台阶下,慕容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直接将梯子给踹翻了,不仅如此,且还话中话里有话。

    龙二是他最不起眼的侍从,却轻而易举打败了北冥国御林军的左统领,无疑是赤裸裸的打脸北冥国。

    皇帝等人尚未开口,秦子衍第一个站出来,不满地道:“慕容太子不要夜郎自大,方才是孟统领一时不留意,让你的人有机可乘罢了,你可敢再比一场!”

    慕容景道:“二殿下言之有理,龙二确实是侥幸得胜,方才孤说了,客随主便,既然二殿下要再比一次,孤自然不会反对,仍是由龙二来请贵国赐教一二。”

    秦子衍冷嗤一声,道:“本殿下是说再比一次,但不是与慕容太子的侍从再比一次。”

    慕容景面具下微微挑眉,“哦?那二殿下的意思是……”

    秦子衍盯着慕容景:“本殿下身为北冥二皇子,与侍从比试,自然不合规矩,因此本殿下想与慕容太子比试一场,如何?慕容太子敢吗?”

    话音一落,群臣神色各异,虽慕容景在西楚国声望颇高,满腹经纶,饱读诗书,素有贤名,但从未听过他会武,可秦子衍身为皇子,他要与之比试,当日得慕容景亲自上场,否则确实说不过去。

    苏映雪鄙夷地道:“这二殿下急于在皇上面前表现,分明就是想挑软柿子捏,这慕容太子一副文弱之姿,看起来根本就不会武功。”

    林清浅笑而不语,心里却十分好奇。

    书中慕容景是风清扬徒弟,深的风清扬真传,武功高强,可这次风清扬被顾长庚抢先拜了师,不知慕容景现在武功如何。

    但她有预感,秦子衍怕是会不会捏到什么软柿子,而是一块硬石头。

    慕容景沉默不语,秦子衍讥讽道:“若慕容太子不敢,也可直说,本殿下不会笑话你的。”

    皇帝不语,一副不反对也不支持秦子衍的样子。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慕容景不会答应时,他莞尔一笑,道:“既然如此,孤便恭敬不如从命,只是方才孟统领让了龙二三招,西楚讲究礼尚往来,孤亦会让二殿下三招。”

    秦子衍大笑出声,倨傲地道:“慕容太子不怕一招被本殿下打得趴在地上,爬到爬不起来吗!”

    慕容景:“无妨,西楚重礼数,孤不能失礼了。”

    “那等下慕容太子可别说是本殿下占你便宜!”

    “自然不会。”

    高齐轩面上露出担忧神色,“太子殿下,您……”

    慕容景打断他的话,“孤无事。”

    见高齐轩忧心忡忡的样子,皇帝眸光闪了闪,道:“既然如此,容景太子应允了与子衍切磋,那两人再比一场吧,记得点到为止,莫要伤了人。”

    “是,父皇!”

    容景颔首,两人持剑站到了校场中。

    比试虽尚未开始,但从慕容景答应比试开始,林清浅已经猜到了结果,慕容景好歹是书中男二,能压他一头的人只有站在她身后,拥有男主光环的顾长庚。

    容景白衣飘飘,风华无双,对秦子衍道:“二殿下,请。”

    秦子衍握紧剑柄,眼神凌厉,二话不说就冲过去,剑直指慕容景的要害,且在剑要碰到慕容景之际,他足尖一点,往后一跃,避开了。

    秦子衍再次进攻,却被慕容景轻而易举的避开,两招过后,慕容景的佩剑甚至都未出鞘。

    秦子衍额头直冒汗,脸色骤然变了,不再是方才的狂妄自大,这两招下来,谁都看得出,慕容景武功不低。

    可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咬紧牙关,再一次全力出击。

    可不曾想,慕容身形一闪,仍是不费一丝力气轻易躲开。

    秦子衍喘着粗气,怒容满面,剑锋一转,带着内力朝慕容景砍去,此次慕容景不再相让,拔出佩剑迎上,两剑相碰,“哐当”一声,秦子衍长剑被震得脱手掉落在地,他右手发麻,可见方才慕容景那一剑力道多大。

    慕容景一改方才懒散,每一剑都步步紧逼,逼得秦子衍别说重新拾剑,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狼狈不堪的躲避慕容景的剑,尽管每次能勉强躲开,身上衣裳被划破。

    如今不过几招下来,方才还衣冠楚楚的秦子衍,此刻衣裳破破烂烂,发冠也掉了,坡头散发,好不狼狈。

    慕容景的剑袭来,秦子衍心急后退,一不小心踩空了一步,一屁股跌坐地地上。

    慕容景这才放下剑,微微一笑,对脸色铁青的秦子衍道:“二殿下,得罪了,实在不好意思,切磋武功难免下手有些失了轻重,但好在只是划破了衣裳,没有伤及二殿下。”

    秦子衍恨恨的咬了咬牙,他堂堂一国皇子,却衣衫破烂,仪态尽失,还不如被慕容景砍上几剑来得好!

    “慕容景!你是故意要羞辱本殿下是吧!”

    话音一落,皇帝怒声道:“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给朕滚去换身衣裳再过来!”

    “父皇,他分明是……”

    皇帝眼神冷厉,“要让朕再重复一次,你才能听见是吗?!”

    秦子衍知晓皇帝已经动怒,只能咽下愤怒,道:“儿臣不敢。”

    秦子衍退下去换衣裳,慕容景还在装模作样表示歉意,皇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也不得不虚与委蛇。

    林清浅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

    沈斐对顾长庚小声嚷嚷道:“这慕容太子分明是故意的!先前徐将军在切磋武功时,将西楚使臣的衣裳划的破破烂烂,让其在大庭广众出糗了,他今日也是有样学样。”

    顾长庚瞥了眼那道白色身影,点了点头。

    慕容景这个人不简单,狡猾的很,谁都能看出他是故意的,他却做的滴水不漏,让人无法挑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