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对着剑说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突破
    李天照被体内战印猛然爆出混沌之气震晕了,而那些混沌之气却又从他身体里朝外散溢,开始散出来的是发光的雾那般,融入了埋住李天照的泥石,断木,枝叶里,颜色越来越淡,紧接着又散出天空,不一会就淡的彻底看不见了。

    这些混沌之气仿佛消失不见了的时候,埋在土里的七色心又突然亮起光芒,于是那些飘散开了的混沌之气,又纷纷聚集了起来,迅速被七色心吸收,不多久,散溢出来的又全进去了。

    片刻前,李天照的体印疯狂吸收七色心的混沌之气,此刻却又散溢了许多,仿佛刚才的疯狂吸收,只是被七色心吸收体内混沌之气的情况所激怒。

    而此刻,则是把体印里容纳不下的混沌之气又给散了出去。

    最后,七色心把这些散溢的混沌之气又吸收了回去。

    体印归于平静,七色心静静躺在泥石里。

    李天照被埋在里面,体印供给的力量助他封闭与外界的连接,身体所需全靠内循环供给,如此这般昏睡了许久,他突然猛的坐起,扒开泥石,打飞了倒下压着的树木。

    李天照连连咳嗽,抹去脸上的泥土,刚缓过气来,就连忙在一堆泥石里找寻七色心。

    ‘云暮烟送的东西,可不能给丢了!’李天照在土堆里摸索了好一会,总算把七颗脏兮兮的珠子都找到了。他拿到水边洗干净,装回盒子里时小心翼翼,唯恐刚才的情况又来一次。

    但是,即使他把七色心放在掌心里,也没有异常情况发生了。

    ‘看来是天境里吸收的混沌之气的缘故,一直没有被体印融合,保持着原本的性质,引发七色心吸收的特性。’李天照这么想着,边自感觉着体印里引导出来、在身体里循环流动的混沌之气。

    ‘很平稳!’李天照试着引动力量,感觉浓度很高,不由惊喜交加的拔剑出来,以为上面的战印没有彻底损毁,突然又能使用万战将的力量了。

    可是,剑拔出来,他却发现仍然没有产生混沌之气的联系。

    ‘竟是体印进化至万战将战印强度了!’李天照大吃一惊,急忙引动更多体印力量在身体里流转,这才确定果真是这样!

    不是他的万战将战印还没毁坏,而是他此刻拥有的万战将力量,完全来自于体印!

    ‘奇怪!上一次是战印交给赏罚殿之后突破到千战将的浓度,这一次是战印毁坏。战印为什么会对体印的混沌之气质性进化产生妨碍?’李天照心有疑问,却又很快闪过个念头,却又立即否定。

    ‘体印如果跟战印一样强,大家就不会完全受制于战印的力量限制……哎——我竟会如此恶意揣测!若是人人的体印都能如此迅快的提升,这么想还有道理,但我的体印分明是因为千杀之力的缘故!’李天照抛开这些念想,迫不及待的挥剑试体印力量。

    只见他挥动孤王剑,白色的风刃比过去更宽、更长,一闪就斩开坡地的半边!

    剑光闪过,却还有一团红光嗖的飞射出去,骤然爆开,刹时间把一片泥石烧成火红。

    李天照感觉到额头的混沌印在瞬间吸收了流转的体印力量,然后猛的充盈起来,在他攻击之后,力量释放,又突然变的空虚。

    ‘混沌印难道也成熟了?’李天照颇为诧异,旋即又觉得奇怪。‘我的白光气刃才是混沌印的力量,为什么红光发出去时也用的混沌印里的力量?这团红光该是混沌印的小流星火吧,难道,还有双重混沌印之力?’

    李天照又挥剑尝试,却发现剑上的白光气刃的宽度依旧,长度却不如刚才那一击。体印流入混沌印里,可额头的混沌印却不能如刚才那样把流入的混沌之气迅速转化,只是充盈的状态,并不能释放出小流星火。

    ‘头一阵隐痛,这混沌印的力量果然不能连续发动。’李天照等了片刻,感觉到额头混沌印里充盈的混沌之气质性突然发生变化了,又再挥剑。

    这一次,白光的气刃长度又增加了一倍,让他的剑光长似挥矛,剑光过去,果然又一团火红的小流星飞射出去,顷刻间把一尺直径的地面烧的火红。

    ‘间隔约莫五息,跟战印绝技一样。’李天照突然心念一动,等了五息工夫,又发动战印绝技,同时全力一击,引爆混沌印的力量。

    只见他连人带剑掠过之处,留下三色的残影,挥剑一击,轻易扫断两颗树,紧随着飞射出去的小流星火,约莫四丈距离时,轨迹才明显下沉。

    李天照十分振奋!

    本来千战将开始,战印力量相对就没那么吝惜,万战将的战印力量更是宽裕,唯独使用的多了,精神会很快疲惫不堪才是根本问题。

    此刻李天照却发现,没有战印,只是用体印的混沌之气,他的精神负荷低了很多。

    ‘好像比用战印力量的负荷低一半不止!’李天照很是高兴,体印力量也有万战将战印程度,加上战印,他就等于拥有两倍的基础混沌之气力量,以后与人兵器碰撞时,力量优势巨大!

    体印的混沌之气消耗更低,那他将来就主用体印,把战印当作需要破势时的辅助,如此续战力也能远超寻常了!

    李天照回去的路上,一如既往的在步走间挥剑练功的同时,想起来就尝试混沌印的风刃和流星火力量,体验着混沌碎片弱化版的特殊能力。

    李天照这般林中随意挥剑移走,时而纵跃,时而奔走,时而发动战印绝技急冲,又时而对着虚空尝试混沌印力量的控制。

    他自小到大都是这么练功打发时候,根本不觉得烦闷,反而一点不觉得路途漫长了。

    带着混沌之心的时候,他许多东西都不能练,只是修炼体劲,一直都觉得憋得慌,此刻一个人毫无顾虑,恣意挥洒曲线剑,只觉得轻松惬意,根本不急着尽快往回赶。

    时不时,李天照把万剑不过作为假想敌。

    可是,凭记忆中万剑不过的本事,却始终没有破其防守的把握。

    李天照也不确定两倍万战将战印的基础力量能否发挥绝对优势,倘若并不足以蛮横的击破万剑不过的防守,那他眼下还是没办法取胜。

    ‘这万剑不过,好像对付他的最好办法就是不理。他的全部本事都为防守,反击的手段也是依靠防守过程中破坏别人的战印和兵器。但如果不攻击他,他却反而没有威胁性了,他若攻击,那套动作幅度极小的绝技套路就丧失了施展基础……’李天照觉得万剑不过确实令人发愁。

    天境里交手的时候,李天照就被万剑不过绝技触动了朦胧的念头。

    一路回去,他还是要避开人群,没有了干扰,也就开始琢磨。

    ‘万剑不过的本事不知道一个人苦练了多久,我要模仿肯定不是短期能成,但我既有千杀剑的本事,如果用他的思路,虽然还比不了他那么厉害,却理当能迅速提升招架的能力……’李天照打乱重组各种格挡招架的动作,回忆万剑不过格挡的动作,推敲他防守的思路,慢慢的琢磨着,整理出了不少防守时候短距离曲线格挡的路数。

    ‘结合千杀剑法的曲线特性,这样的防守动作在敌人看起来,本来就是来不及挡住的情况,变向能误导对手自以为必能得手,完全可以凭此再多一发展套守杀式!’李天照很高兴千杀剑法自此又能多开一式,如此就让那类性情特别谨慎的战士,也有符合的招式修炼了。

    正斩式,逆杀式的基础上,又多了守杀式,李天照边自练剑边自琢磨,一个人的路途更不觉得无聊。

    这般快回到玄天武王领地的边界时,李天照想起故人,决定去看看。

    ‘不过多绕一天的路就到百山镇了,也不知道樵夫是否还在林子砍树。’李天照练着剑往百山镇方向去。

    百山镇早已撤消,十八村的人早走完了,李天照经过一座座村子,见到的都是野草。

    他回想着当初刚调来这里,每天例行巡走的日子,明明没有多久,却已经觉得很远。

    ‘原来决定远近的不止是时间,还有经历事情的多少。以前在村子里长大,十几年日复一日的修炼,全然不觉得时间长,离开百山镇至今,才不过两年,却觉得是很久以前了……’李天照看着荒废无人的房屋,沿路挥舞着剑走着,一如当年在这里当镇长的时候那样。

    樵夫一直无迹可寻,突然碰到,突然又走了,本来也无从刻意找寻。

    李天照一路朝呆过的镇长居过去,挥剑走着,突觉背后有异!

    他急忙发动战印绝技,刹时间冲出去二十步的同时,迅速转身,就看见樵夫扛着斧头,另一手提着几只山鸡,正看着他笑。

    “还是喜欢吓人一跳!”李天照立定时,很高兴樵夫现身了。

    樵夫扭头冲侧旁的山林方向示意说:“烤山鸡吃去。”

    “去镇长居吃,你不知道我在山林里呆多少天了,现在就想做在凳子上,桌子旁舒服的喝茶吃饭!”李天照走了一步,又回头,发现樵夫没动。

    “久无人住,还有什么好去?走,还是到山上烤山鸡。”樵夫说着,迈步朝上山方向走。

    李天照觉得樵夫行举奇怪,想起第一次遇到云暮烟之后,曾经在没多远的山林里见到的火堆,不由推测说:“难道云暮烟此刻就在镇长居?你不想我跟她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