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对着剑说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取代
    武王的特殊恩赐之厚重,当可在王将之上……

    李天照的脑海里不由勾勒出一大群莺莺燕燕,花枝招展的妻子簇拥环绕,然后——商量着花巨额功绩建造一座城的情况!

    李天照不禁打了个冷颤,心里一哆嗦。

    这对李天照来说,根本不是好消息,想到一群妻子分功绩,让他距离王将更遥远,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复活父母,他就感到恐惧。

    可是,却又必须故作激动的感谢武王的器重。

    临末,他忍不住问赏罚殿殿长:“倘若成了王将,用功绩复活的时候,妻子的阶级差别大了,有没有影响?”

    “没有。”赏罚殿殿长看李天照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微笑着拍了拍他肩膀,道:“万战将再接再厉,王将指日可待!”

    李天照心想:‘敢不再接再厉吗?冻婚期过了,武王赐我一群妻子,到侍候还怎么能踏入武王殿?’

    ‘龙心那头的功绩必须抓紧,抓牢;除此之外,未来再去天境还得确保每趟都有相当程度的收获才行啊!’李天照盘算着,现在的功绩,再搭上龙心欠他的,那就可以够着天级了。

    但天级升王将,本来就是终极大坑,如何填满,现在全无把握。

    李天照考虑这些,现实却又那么无可奈何,平常能让万战将做的事情太有限,真有的话,王将又更优先,没有特殊情况,根本排不到万战将头上。

    旗下的战士立功,分功,还真就是平时唯一获取功绩的途径。

    风杀城那,李天照倒是希望再有混沌之心过去的事情,可惜,没他期盼的那么好。

    一座城市短时间内接连出现混沌之心光顾的差事,基本是妄想。

    李天照还是在夺风城和守护城之间来回跑,守护城主要是守忠还债提供的任务,提供的都是百战将级的差事。

    这层级的事情,又是重点。

    对于李天照旗下的战士来说,需求最大。

    经过李天照的精心安排,又有玫千战将提供的情报,他旗下现在几乎都是百战将,有限的十战将继续提升,也只是时间问题。

    未来,全员百战将之后的功绩获取速度会大幅度下降,因为没有那么多同级的敌人喂他们功绩。

    夺风城这边,北风青云跟李天照还是合作关系,她在持续打压城长所属的战斗力,时至今日,北风青云已经占据了明显优势。

    只是她做事既狠辣又沉得住气,局面维持下去可以继续放大她的优势,城长那边也会继续人心涣散。所以北风青云就耐心的维持下去,并不去做过激的事情,以免不小心落下把柄,甚至可能被城长反戈一击。

    对于北风青云而言,她只要自己不犯错,夺风城城长的位置,已经是囊中物。

    内斗的局势,让李天照得以喂养玫千战将及其手下战士的功绩,现在信服她的百战将和十战将,已经是一股很强的力量。

    一旦有机会发动,扳倒了风杀城城长,玫千战将接掌几乎是钉上板的必然。

    玫千战将没有北风青云的定力,再者她的处境和心情也完全不同,夺风城是权力争斗,而风杀城是复仇之战。

    玫千战将铁了心要尽快发动,不想再等下去,这些时候,一直在做各方面的准备。她很谨慎,未免临末出差错,消息控制的相当严密,具体计划也跟李天照多次碰面商量。

    李天照本意是全力相助,但玫千战将考虑再三,还是觉得尽量不要有外力搀和到这件事情里。

    否则,她会遭有心人怀疑,也会导致一些本来愿意跟着她的人,因为疑虑而远离。

    最终的复仇,玫千战将等了很久。

    一群百战将们在吃喝聊的愉快,有城长的人,也有玫千战将的人。

    她扶着城长,一如既往的提前离席。

    城长没走,旁人也不敢走。

    往常这时候大家都默契的散了,今天却有一个百战将招呼那些要走的人留下来,直说:“给大家说件事啊——我女人马上生了,大家伙凑一起图个热闹,份子钱不收,人到祝福到就好!”

    这是大事,本来打算走的百战将们又听他如此诚意,自然更不好意思问个时间就走,于是一群百战将就聚在那,多问了些情况,又在那百战将的邀请下,一起喝了几杯。

    突然,他们听见玫千战将惊恐的呼喊声音!

    “城长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没有取代城长的野心,我真的没有!啊——”

    一群百战将们都知道城长对玫千战将开始还好,后来越发的有意欺凌,甚至拳脚相加,各种虐待。就是怀疑她图谋不轨,却又没拿着借口,总用些伤害和挫伤其自尊的方式,作为试探,作为确认她想法的方式。

    只是这些做法,一直让他们觉得,太过份了。

    玫千战将一直忍着,处处小心,从没有僭越之举,偏偏城长越发疑虑,变本加厉。

    此刻听到玫千战将呼喊的恐惧凄厉,立即就有实际上追随她的百战将们带头赶过去,叫喊着说:“快去看看!别出事!”

    城长所属的那群百战将们,也就一起过去了。

    他们冲进屋里,看见的情景,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玫千战将被风杀城城长掐住了脖子,身上,都是血,还有多处剑伤。

    风杀城城长圆瞪着眼睛,大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他的身上插着一把剑。

    玫千战将的剑。

    玫千战将捂着嘴,满眼震惊之态,许久,才又变成了恐惧,急忙过去扶抱起城长,嘴里喊着:“快让开!带城长去治疗殿,让开——”

    一群人手忙脚乱,许多人都慌了,簇拥着跟了出去。

    一个百战将,也就是给众人说他妻子即将临盆的那位,却落在后面,从身上取出把锤子,加上破甲锥,接连把城长和玫千战将剑上的战印破毁,这才又收起锤子,快步追上了离开的众人。

    治疗殿,职守的人把他们都赶了出去,只有背着城长过来的玫千战将进了里面。

    城长看见职守的那个治疗师的模样时,面露惊恐之色,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只是吐出了血来。

    玫千战将笑了,对治疗师说:“现在,你想怎么报仇都可以。留他的命吊着,然后怎么折磨摆弄呢?”

    治疗师的目光中满是仇恨,她拿着刀划过城长身上一处处,看着殷红的血,还有城长喊不出声音的痛苦神色,倍觉痛快,却又悲愤的流着眼泪,嘴里恨恨然说:“你为了一时痛快,我不愿意受辱之后还屈从于你的威胁,你就不惜污蔑我的名声,害我没了家庭,至今孩子不愿意理我,以为他母亲真是你抹黑的那种模样!”

    “城长现在是何感受?看看你,坏事干的太多,我想找助力,简直太容易。想你死,心里压着怨愤没机会报仇的人太多了。我思来想去,还是让你在这里,安静的品味自己种的苦果最好。”玫千战将是有话要说的,否则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刚才那一剑直接可以取城长性命,来这里,就是不想让他死的太痛快。

    风杀城城长喊不出声音,却又觉得治疗师手里的刀划过的地方尤其的痛苦难当。

    他后悔,后悔没有早点杀了玫千战将!

    他一直都有这念头,一直对她都猜疑,却又喜欢她的顺从,更贪婪的希望她多挣点功绩,再多挣点功绩!

    结果,拖到了今天,他还没有下狠手,玫千战将却先发动了。

    他身上那一剑,明明是玫千战将先刺进去的,然后他才会掐着她脖子。

    可是这真相,他已经没办法告诉别人了。

    他知道玫千战将一定会破坏战印,他栽了,一败涂地,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玫千战将拿火折子,凑近了城长眼前,烟熏和火焰的热量让他眼睛都不敢睁开,还是被烫的皮肤剧痛。

    “你真是可笑!把自己当什么了?觉得在风杀城范围内,你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玫千战将拿火折子一下下的故意挨近,看到城长露出的痛苦之色,就觉得痛快。

    “你跟当年种花养草的我,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偏偏你要因为嫉妒小气,就设计出那样的毒计!谢谢你成功的把我逼成了取你性命的新城长。”玫千战将手里拿着枚风武王钱,一次次弹起来,又等它落下。

    每一次,都是有字的那面朝上。

    “太膨胀说的就是城长你吧?你这样的人真是太可笑了!一次又一次的欺辱人,都成功了,所以就以为,永远能成功下去?”玫千战将猛然把手里的风武王钱弹了出去,这一次,翻旋的币落在城长额头上时,是反面。

    “就算你成功欺负了一百个、一千个女人,也不会让你下一次必然能够成功。就像这枚钱,不管我能连续丢出多少次字的那面,也不会永远只丢出字在上面。而你,欺凌了那么多人,终于碰上了我这个——送你一程的复仇者!”玫千战将看治疗师停了下来,以为是留给她的,正要动手,却听那治疗师说:“让他慢慢死亡,他会体验到没有了混沌之气,一点点滑入绝望深渊的滋味。”

    “这主意我喜欢。”玫千战将于是不动手了,她本就要看到这人尽可能多的痛苦。

    只是,没一会,玫千战将却又觉得有点乏味。

    折磨,或者不折磨,风杀城城长也都只是这么一个人。

    玫千战将突然觉得,再为这人浪费精力,根本就是多余。

    她不由想起李天照说过的话,复仇之后,她更该考虑的,是她的人生,还有未来……

    李天照在约定的树林里,看了玫千战将留下的信。

    风杀城城长已死,她顺利收了大部分力量,决意抗拒到底的,玫千战将正在设法调查他们的行踪习惯,留着给李天照练将。

    李天照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下了,风杀城的局面稳,将来玫千战将就有办法可以直接跟大刀客联系。就算他李天照不在,挣功绩的事情也还是能继续进行。

    李天照给玫千战将留下了信息,一个人离开山林地带,折返副州长府邸。

    人刚回去,就有望天镇来的守卫说:“都城来过人,说是请万战将去一趟,有重要的事情。”

    李天照寻思着:‘天境应该还有三个多月呢,这会能有什么事情?难不成,又有意外的功绩可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