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对着剑说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孤王
    战士毁战印,大多时候功劳还可以有别的佐证。

    但有一些特殊情况,即使会导致功绩按状况不明的方式计算,大幅度减少,这些战士也还会毁印。

    因此毁印的情况,赏罚殿殿长实在不认为有什么好讨论追究的。

    也许是交谈中说过什么话,可能会被人质疑指责,甚至可能背负罪名的;也可能是有见不得光的特殊行径。

    这些事情,本来也不是必须追究,但若赏罚殿在记忆碎片里见到了,却又不能假装没看见,毁了战印让赏罚殿见不到,本来就是最好的处置。只是这种行为让战印消耗增加,又断然不可能去提倡的。

    “我却以为孤剑的战印毁坏的时机未免太巧,追击一百多里,中间一次没有被南武王的长刀击中剑一次。唯独最后一击,战印被击碎了。南武王的战印也自行毁去了。千杀剑法的厉害,确实毋庸置疑。但南武王毕竟是战武王,虽然没有真武之力,但在天下三十二武王中也能排到二十三、四的位置。他虽出了武王殿,仍然有不灭之体,却被孤剑独自追击一百三十里,最后斩杀,此战实在违背常理,令人匪夷所思,偏偏又没有战印明确过程。我认为,应该把孤剑的功绩按状况不明,只予十分之一计算。”总务长分明很在意战印被毁的事情。

    赏罚殿殿长完全不同意,直接反对说:“总务长说的容易!状况不明,说的是没有可以确定功劳性质的有力佐证。此事从孤剑追击南武王出都城,到南武王的尸体的明确无疑,甚至追击一路的痕迹都有金剑王和花刺王将确认,怎么能按状况不明的方式计算?总务长张张嘴容易的很,赏罚殿却无论如何找不出能改变此事功绩性质的依据!”

    “赏罚殿殿长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要干涉赏罚殿的事情。我是认为,孤剑毁印或许是为了隐藏什么,在没有调查清楚他蓄意隐瞒为何之前,不能让他升上王将。”总务长知道赏罚殿殿长恼怒为何。

    “我也不是针对总务长!而是说,此事赏罚殿方面无法操作。除非武王特令,然而李天照此番独斩南武王,功劳最大,不予特殊赏赐就罢了,还让武王以特令抹杀其功,这等事情,武王如何能做?就因为总务长的疑心,难道要让武王不惜毫无道理的寒了众王将的心?要让武王被指责随意践踏赏罚功绩的依据?”赏罚殿殿长一通质问,总务长也反驳不得,只好说:“我只是如实说出心中所疑,至于如何决断,当然是听凭武王。”

    “你们的想法我知道了。总务长担心的有理,但赏罚殿殿长的考虑也是现实,李天照此番功劳不可抹杀,赏罚殿如常操作就是了。此外,本王念其连番大功,表现卓越,所创的千杀剑法堪称一绝,特赐他封号:孤王!”迷雾中的玄天武王做了决断,赏罚殿殿长当即领命退下。

    他去后,迷雾里又响起玄天武王的声音。“总务长设法留心调查,确认孤剑毁印到底是为了隐藏何事。此事必须秘密进行,不可惊扰了他。无论如何,孤剑有在武王殿外独战南武王的本事,足可威慑天下许多武王,更可承担特别的重任,犹如本王在武王殿外的小分身那般。没有确定状况之前,不可寒了其心。至于说南武王毁印,并非没有可能。南武王死时用的长刀,是他生平最恨的仇敌之兵器,这把刀杀了他父亲,杀了他妹妹,杀了他喜欢的三个妻子,期间的恩怨牵扯久远,涉及颇多,有些什么秘密也并不奇怪。”

    “是!”总务长领命退了下去。

    武王殿里没有了旁人,迷雾里,玄天武王又突然自言自语般的道了句:“本王练了这千杀剑法许久,真想与孤剑试上几招……”

    李天照没有等六天,第三天的时候,就被通知到候王殿。

    通往南米都城的十五位王将们都在,只有留在那善后的金剑王人没回来,只让花刺王将带回了他的战印交上去。

    领功绩的时候,总是开心的。

    即使王将们也不例外,只是没有李天照那般,难以按捺的激动。

    李天照尽量淡定了,可是他目光中难以压抑的情绪,还是被在场的王将们捕捉的清楚。

    因为——王将们基本都经历过一样的心情。

    刚升上王将的那份功绩文书,比升上百战将的时候还更令他们激动。

    但王将们都随意闲谈着,谁也不特意提及孤剑此刻的激动。

    赏罚殿殿长来的时候,李天照下意识的、比谁都快的站了起来,却也不在意旁人如何看法,只是难掩心情之激动。

    他明明觉得,肯定是没问题的,却又总担心会有什么意外。

    赏罚殿殿长依照在场王将们功绩的高低,分别念了功绩封赏的内容,以示公允,然后才交给功绩文书。

    众人都没有异议,功劳都如预期。

    轮到李天照的时候,花刺王将在内,众王将们都有些猜测,因为南武王冲出去,是李天照追击斩杀的,说起来,若给予额外的嘉奖,也是应该。

    换了正常,该是赐婚,但孤剑还在冻婚期内,也就不知道会是什么奖励了。

    “……李天照于南米之地追击斩杀南武王,功不可没,武王特赐予‘孤王’封号,以示嘉奖!……”赏罚殿殿长念到这里时,众王将们无不面露惊讶之态。

    有王将甚至忍不住与身旁相熟者面面相觑,却都看见对方的吃惊。

    显然,都没想到武王的嘉奖会如此厚重!

    能够得到武王赐予封号,本来就是了不起的殊荣了,历来只有年度功绩第一的王将,才有这种殊荣,又或者是立下了很特别的大功劳。

    寻常称呼都是封号加王将,没有谁会喊花刺王什么的,为的就是避讳武王。

    金剑王,东剑王都是得过不止一次第一王将殊荣的,也曾经立下许多大功,才得到王字的封号,体现的就是特别的殊荣,功绩第三的花刺就没有。

    而李天照,这才刚升上王将,就得到武王赐予这等殊荣,在场的王将们如何能不吃惊?

    就连花刺王将在惊愕之后,都禁不住有一丝嫉妒了。

    她可是第三王将,也曾多次立下大功,就没有得到这种殊荣。

    可是,嫉妒归嫉妒,花刺又清楚,孤剑独斩南武王这样的战绩,的确不是旁的王将能争的,得此殊荣,也让人无话可说。

    谁若不服,大可以去斩个武王回来报功。

    李天照也很意外,没想到会有这种殊荣,只是赏罚殿殿长还在念着,他也好,旁的王将们也好,还都得保持安静。

    赏罚殿殿长念罢了功绩文书的主要内容,捧着交给了李天照,然后又取了王将的身份牌给他,还有一枚新的战印。“孤王不负众望,再接再厉,以奇迹般的速度,成就了最年轻王将的威名!盼往后不要懈怠,继续为武王排忧解难!”

    “武王恩赐,不敢有负!”李天照领了身份牌,看正面是孤王王将四个字,背面是本名,名字下面是基本信息。身份牌的铸造材质,跟万战将的明显有差别,灌注混沌之气后,白光竟然很亮。

    李天照想起四方之地时,听别的王将说起过夜晚拿身份牌当火把的事情,现在才明白,原来真的可以。

    “恭贺孤王!”

    “孤王再创奇迹,传扬开去,就是玄天之地的威风!”

    众王将们纷纷祝贺,李天照一一致谢。

    “王字封号我想要许多年了,实在羡煞我也!”花刺王将要了李天照的身份牌,看着,眼里是满满的羡慕之情。

    一个王将笑说:“花刺怕是迫不及待想要花王的封号吧?”

    引得一群王将都笑,要说花王这封号,玄天之地怕是没人能跟花刺争了。

    “你们就不要伤口撒盐了,还嫌我被孤王刺激的不够难受吗?”花刺把身份牌还了给李天照,一把搭着他肩膀说:“大功之后要庆贺,封赏最高的请客,孤王如何说?”

    “得此殊荣,孤王万万不能小气了!”旁的王将众口一词,分明不给李天照推诿的余地。

    却见李天照沉默的看着功绩文书,花刺不由奇怪的问他:“怎么?还真不舍得?”

    “我在想,升上王将剩余的功绩,够不够先复活一个,要是够的话,就不能请客了。”李天照如实回答,旁的王将听了,就不说热闹的话了,有两个过来,陪花刺王将一起帮他计算。

    片刻,三个王将都摇头说:“不够复活十战将,编外战士的话倒是可以。”

    “只够复活编外战士?”李天照觉得诧异,他升上王将之后,总功绩是不变的,但剔除王将标准的基础功绩,还可以使用的结余对比总功绩是不多,却也等于是一个荒级百战将的总功绩了,却只能复活编外战士?

    “大体上的基础花费你可以看作是编外战士花费荒级百战将的功绩;在编战士花费荒级千战将的功绩;十战将花费玄级千战将的功绩;百战将花费荒级万战将的功绩;千战将花费玄级万战将的功绩;万战将花费王将的功绩。所以说,没有多少功绩积累的王将复生后,正常都会变成天级千战将,如果还能是荒级万战将,就是武王额外的赏赐。”花刺王将说了通常的计算之法,其实李天照之前问过,那时她说等他升上了王将再说,本意是在此之前知道了也没用。

    “具体的实际花费计算方式复杂,大体上我们都是这么估算,通常错差不大。”一个王将补充了一句。

    “还跟哪些因素有关?”李天照暗暗计算,才知道事情不容易。

    复活他父母,就是要花两份玄级千战将那么多的功绩;山芊启是百战将,更要花费一份荒级万战将那么多的功绩!这一趟天境回来,能够?如果只是平均功绩,还真不一定,必须多拿些才算稳妥。

    “被复活的战士的战阶及级别,过往作战的情况,以及战死的原因;还有就是作为王将的你、个人的综合状况。可能会比正常的少一点,也可能会增多,具体是由赏罚殿判断,会列明考量的具体细则。”

    旁的王将们都很热情的告诉他,还说了他们复活亲人花费功绩的情况。大概总结起来,忠勇的战士花费的会少点,不战的人就会特别高。

    ‘山芊启就是不战那类了,爹娘都是勇猛的战士,理当会比正常花费的少!’李天照这般想着,尤其期待即将到来的,天境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