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对着剑说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让甲更厚更重更沉
    李天照本来还想在地坑里磨蹭一会,不料风不回突然呼喊邀请合击。

    ‘这女人,分明是不给我继续拖延时间的机会。不过,石锤王将确实是个麻烦。’李天照拽着地坑里万战将的尸体,用力一抡,仍到坑边地上。

    李天照人紧跟着跳上去,风不回远远招呼着喊:“孤王、这里!”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很熟呢。

    但实际上呢?

    李天照在西月之地跟风武王的人交过手,夺风城跟风杀城又厮杀的激烈,战死的千战将和百战将不知道有多少了,哪里会是友好的关系。

    风不回当然希望有孤王合力,她跟石锤王将的交战情况陷入了僵持局面。

    每一次接近,都被石锤的石甲挡住了她一波进攻,然后就得面对蓄力后发动的地怒,风不回又必须退开了回避,于是让好不容易的接近变成白费。

    于是又得重新设法靠近,但只是这种情况的再一次重复。

    这么僵持下去,等于是风不回跟石锤一起拖着对方。

    除非一方的混沌之气消耗的差不多,否则的话,难以分出胜负。

    但在僵持局面下想把王将的混沌之气消耗干净,不知道要厮杀多久才行。

    但为何风不回没有呼喊别人,而是孤王呢?

    只是因为——她本身对孤王很好奇。

    更何况,孤王沿着坑边把她们这方人的情况都观察的差不多了,他们却没见到孤王出手。

    眼看地坑里甩上来一具尸体,风不回才发觉误会了孤王,于是连忙又呼喊他过来。

    石锤眼看李天照握着剑走过来,脸色更是凝重,却又仗着混沌地怒和石甲的威力,自信的叫道:“哈哈哈——风不回加上孤王一起上,又算得了什么!尽管试试能不能破得了我的石甲!”

    如此高呼,当然是为了让旁人都知道他的状况。

    他石锤,以一敌二,对付的还是风不回和孤王。

    李天照握着剑从另一侧朝石锤过去,边自笑着说:“喊这么大声,如果能安然脱身,当然能好好吹嘘你以一挡二的厉害。就怕你横着回去,羞于启齿。”

    “哈——孤王说的真好笑!原来以一敌二还有什么不好意思?我看你们都没有丝毫羞愧!”石锤王将哈哈大笑,想以言语激李天照不参与夹击。

    至于风不回?

    石锤王将对她是不会抱有这种幻想的了,只有孤王这种年轻又正值威名赫赫之际的情况,才可能会顾惜名誉。

    “今日若斩不下你,我兴许会觉得羞愧。”李天照说着,已经靠近到合适的距离,感觉到脚下有异,迅速发动小疾行前冲了出去。

    石锤接连发动地怒力量,移走中不断在风不回和李天照前方制造塌陷的地坑。

    可是,这只能对风不回产生拖延作用,对李天照简直没了效果。

    阻碍混沌地怒的办法,李天照没有。

    但是,只是在地坑里拥有短暂的立足之地,他却可以。

    地坑刚塌陷时,李天照一跃而起,再落下时,还没有脱离地坑的范围,但下沉的乱石已经接近于静止状态,当他踩下去时,寒冰冻结了一方圆地,让他轻松足点借力,再次跃起。

    李天照比风不回更快冲到石锤王将面前,但他却并不急于攻击,而是等到风不回靠近到相当距离,能够实现交替攻击的时候,才骤然发动地怒,夹带着震碎暴起的一片碎石,挥剑冲过去!

    石锤王将的身体又被石甲包裹,李天照小地怒夹带的飞石撞上去,只听碰击之声急骤的一阵过去,但却并不能构成实质性损伤。

    孤王剑,随李天照的飞冲,一击斩上石锤脖子上的石甲。

    剑过,石甲上留下一道三寸深的豁口,可是,还是没有完全斩开!

    ‘好厉害的石甲!看来只靠战印之力并不能击破,用了体印必被武王所疑,风不回等人也会觉得奇怪,届时毁了自己的战印也不安全,还是得用别的法子取胜。’李天照一剑过去,人却并不退走,而是发动寒冰之力,脚下踩着石锤周围绕走。

    风不回这时冲到,长刀连绵快攻,在石甲上斩了许多下,可是,全都无法斩开。

    眼看着石锤边修复石甲的破损,巨锤蓄力之下,猛的朝地面砸了下去。

    风不回无可奈何,又如片刻前那样,发动疾行,飞冲退走。

    可是,在她飞退开的时候,却发现孤王没有退!

    ‘吃地怒的蓄力爆发,何其不智?’风不回暗暗疑惑,甚至怀疑孤王是否知道地怒爆发的杀伤力有多强大。

    然而,下一个瞬间,她就发现自己错了。

    石锤发动地怒的时候,李天照一跃而起,单掌按在石锤的厚石头盔顶上,身体呈头下脚上姿态,就那么倒着竖立在石锤头上。

    地怒蓄力的爆发发动,大大小小的砖石四面乱飞,可是,却没有石头飞到石锤的头顶上!

    风不回这才明白孤王的想法,寻常有灯下黑的情况,而地怒却有顶上空的弱点,只是这么做本来有很大的风险,因为石锤如果挥动锤子,孤王就会陷入两难的吃亏境地。

    只是,石锤那身厚甲,防护力虽然是惊人的厉害了,却让他自己的动作严重受限,连挥动锤子下击地面都尤其迟钝,要想挥动锤子攻击头顶上的孤王,石锤必得先卸除肩部和双臂的石甲。

    可是,石锤敢在孤王面前卸甲么?

    正常是不敢的。

    但石锤有不灭印护体,根本就不是寻常情况。

    所以他立即卸了肩膀和双臂的石甲,挥动巨锤往头顶上砸。

    这若砸中,有兵器外加地怒之力的推动作用,正常都不可能正面挡住。

    然而,前提是能够砸中。

    李天照早有准备,石锤刚卸甲,挥动的锤子还没抬起来,就被他一剑刺进肩头关节处!

    石锤本就是双手抓着长柄,于是变成左臂用力,右手一时松开,可是却没来得及继续发力,孤王剑又从他左肩关键处斩过去。

    如此剑入剑出,接连斩过石锤双肩,他的锤子根本没办法挥动起来!

    这般被动挨打,眼看着风不回又冲过来了,石锤当机立断,肩膀和胳膊又被厚石甲保护在里面,握着巨锤,又再蓄力。

    然而,石锤却突然觉得脚下,双腿,尤其的冰冷。

    他急忙低头,可厚石甲的影响下,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得是调整脖子上的石甲状态才能做到。

    他终于看见了脚下的一圈地方,全被寒冰冻结,而且冰还冻住了他的双脚,在石甲上体积膨胀的越来越大,却又并不飞快的朝上蔓延。

    ‘孤王想让我动弹不得的一直挨打!’石锤暗暗惊骇,他的石甲不怕王将的近身打击,如果是巨锤,砸击的震动还会对他影响大些,利器之类的他根本不在乎,王将的战印力量的极限就那么多,是不可能击穿的。

    但石甲到底是救命手段,因为一旦发动,自身也会陷入动作缓慢的状态。

    现在,李天照不走寻常路,根本不打算破他的石甲,反而用寒冰之力把他冻起来,让本来就笨拙迟缓的他被困在石甲里。

    卸甲,他才能发力震碎寒冰,但卸甲,就是身体遭受孤王和风不回的合击,刚才肩膀卸甲的后果石锤已经很清楚了;但若不卸甲,他就得维持着石甲状态,像个石头人那般被冻住半截身体,呆在这任由孤王和风不回攻击。

    石锤根本没有破局的办法,现在的情况,他连混沌地怒的力量都没办法发动,握着的长柄巨锤根本动不起来。

    李天照直接踩着石锤的锤头,压在地上,握着孤王剑,使背面的锯齿可见的拖拽切割,石锤动作本来就被石甲阻碍的很迟缓又难以发力,被他踩着锤头,哪里还拿的起来?

    风不回看李天照这般打的过瘾,也加了一脚,踩在锤头另一面,然后只管拿石锤当人形石头桩那般,不停挥刀斩击。

    “与孤王并肩作战,实在痛快!”风不回觉得孤王李天照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别人都说孤王的千杀剑法是天下最快,虽然没有混沌碎片力量,却有多种混沌印之力。今日见到他如此活用混沌印之力,种类又多,足可媲美混沌碎片了。

    “石锤王将有不灭印,像我们这般斩他石甲,他大概能坚持多久?”李天照琢磨着设法更大化杀伤石锤。

    石锤王将既然宁可憋屈的当石头人挨打也不卸甲,那就说明这种状态比卸甲后身体遭受直接攻击,还是要更节省混沌之气的。

    “石锤并非不灭王将,只是有临时不灭印护体,通常都不会超过十二命印的程度,他的石甲消耗混沌之气多少虽然没有确切之数,但从制造的石甲体积来看,可以推测大概,最多一个时辰。”风不回说的把握十足,但如此本就很厉害了。

    李天照和风不回这么练剑似的持续斩击,竟然还有可能要打一个时辰之久!

    “那就不必两个人都耗在这里了。”李天照说着,又发动小地怒,蓄意控制之下,就把周围一圈碎石震开,让他和石锤及脚下寒冰冻结的一片陡然下沉,炸开的乱石又滚落下来,就埋了石锤半个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