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对着剑说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尸骨垒砌的幽谷冰晶
    北风寒雪武王都城被北武王的人占了,武王殿里,李天照又听见玄天之地的王将声音。

    而这把声音,他并不陌生,推敲着该是四方之地那认识的王将,只是许久没见,一时还记不起是谁。

    但问题的关键是,玄天武王派了人来这里,还跟北武王的人有说有笑?

    北风寒雪武王过去附属于大地武王,而与之交界敌对的北武王则附属于天武王。

    此刻情形,实在反常。

    小冰雪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睁眼看着李天照,只希望从他那得到答案,却只见他摇了摇头,又示意噤声,只好听下去。

    “那就一言为定!我们北地的女人热情的很,特别好客!”北小王说到这里,突然一顿,又说:“那么,我在城门等两位。”

    小冰雪很意外,才知道是两个人。

    但李天照却早就知道了,还知道里面不止两个。

    果然,又听见一把声音说:“都下去吧。”

    六个女战士退了出去,这时候,里面就只剩两个人了。

    李天照听着那把声音不认识,正猜测着是谁时,又听见那人说:“耽搁了几日,想必你也不痛快,这些女人热情是有,却并不会伺候人。两地的人都粗鄙,对于愉悦享乐之事也只知道如野兽那般匆匆忙上,匆匆忙结束,根本不懂细品的悠长享受。这里的女人,也就不会如何真正伺候好人。可惜这里条件有限,只能这般招待。”

    玄天之地的王将声音道:“王将客气了。恰如你所说,但我以为最难忍受的,还是这里人身上的气息,凑近了仿佛跟一群野兽在一起。长的再美,也如一盘看着漂亮,闻着馊味的菜那般,不能下筷!”

    “两地封闭,许多物资短缺,又长年冰雪天气,没有那么多木头生火常常洗浴,洗浴池里都是靠千战将的火系混沌印力量加热,也是无法要求。”另一把王将的声音,听着很是陌生。

    李天照听他们对话,这王将分明不是玄天之地的人,但也不该是北武王的人。

    ‘难道……是天武王座下的王将?’李天照思来想去,这可能性最大,但若如此,就意味着玄天武王跟天武王在此事上暗中合作了!

    “北风寒雪之地和北武王之地别的没有,偏偏却出产幽谷冰晶,以至于你我才有这几日的辛苦啊!”玄天之地的王将显然觉得这是份苦差。

    “论辛苦,还是你们的孤王辛苦了。”疑似天武王座下的王将突然话锋一转,感叹说:“这么多年了,如龙王那般也没有招致三十二武王共约禁止参加混沌天境,只有孤王享此特殊对待,也难怪他能孤身横扫北风寒雪之地啊!”

    “此事当真?”玄天之地的王将很是在意的追问说:“我曾听说有此事,却不敢相信。”

    李天照听着,很是震惊,做梦都没想到,他被武王们商量了禁止参加天境?

    “千真万确!最初是黄金武王提出,众武王纷纷跟进,天王只好顺势而为,原本今年的天境,天王是为孤王特意准备了人手,要好好灭灭他的威风。但众王如此提议,天王也不好因为单方面的战意,拖了三十二武王一起。后来玄天武王提了条件,三十二武王答应,只要玄天之地不派孤王去天境,每个武王让出两个战士的名额给玄天之地,另外再均分补偿给玄天武王的混沌之气。至于孤王,虽不参加,应该也会得到相当的功绩,众武王补偿的那些加起来,足够让他拿个四五倍于天境的平均功绩了。此事敲定都有些时候了,你没听说,孤王肯定已经知道。”天武王座下的王将说的这些,李天照完全不知情,不过,他觉得这事也不错,不用去天境,就有不错的功绩收入。

    “只怕孤王未必知情,玄天之地只有风声,而且听说的不多,金剑王又说不可听信谣言,武王看来是不想因此打击了大家的士气。孤王为了功绩素来不择手段,能拿一百份他就不会接受九十九份,如果知道此事,恐怕不会愿意,武王难免有顾虑。”玄天之地的王将如此说法,李天照很是无语。

    他又没毛病,至于这样?以前他这样,那是当时满脑子要复活爹娘和山芊启啊!现在父母活好好的,他当然没必要对功绩追求至那种极端的程度。这王将如此一概而论,实在有失偏颇。

    天武王座下的王将不由哂然一笑道:“你们玄天武王啊——行事就是不如天王坦诚。换了是天王,就是明白的把事情一说,如果明知道会让我们受委屈,也会加一句‘此事不能兼顾,必有人有所委屈,你是替大家受的委屈,是替本王受的委屈,我们会记着,也请你受着。’”

    “天王这般,未免太过直白?”玄天之地的王将觉得很是吃惊,虽然也听说过一些这样的事情。

    “直白不好?虽说事情都是一样,但天王这般,我们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其中没有欺骗,也没有拿我们当猴耍的感觉。与天王比起来,理所当然是我们座下的王将承受些委屈,本来也没有什么可气,似玄天武王那般,总是藏藏掖掖,瞒住了一百回,也总有瞒不住的时候。若是可以选择,我也一定还是心甘情愿在天王座下,你们却未必了。”

    “哈哈哈……我对玄天武王忠心耿耿,天地日月可鉴!”玄天之地的王将连忙例行表忠心。

    “是是是,我知道你们玄天之地的王将的忠心个个都是天地日月可鉴!”天武王的王将哂然一笑,声音里透着的意思,让人听了就都心里了然。“既然幽谷冰晶的分配没有疑问,天王也许诺的清楚,未来不论这里的形势如何变化,只要此地还在天王手中,北风寒雪之地的幽谷冰晶矿产的一半就归玄天之地。”

    “天王素来有信用,当然让人放心。不过,也请不要忘了,玄天武王也说过,将来如果交界的大地武王领地被玄天之地所占,届时跟这里直接相邻,北风寒雪之地的矿产就得都归了我们。”玄天之地的王将说着,又补充道:“北风寒雪之地被北武王所灭,从此全听了天王的话,未来纳贡肯定也只比从前更多,我们只取幽谷冰晶,说来还是天王毫不费力的就得了最多便宜。”

    “北地穷苦,能有什么纳贡?又都桀骜不驯,提的高了,势必会抗拒。我们也没得什么便宜。至于说将来的事情,届时再说。至少目前看来,三十六武王联盟将来有机会占到这边,其次就是风武王,玄天之地恐怕不容易。”

    “三十六武王联盟占了,不就是孤王做主了,那不就是玄天之地做主了吗?”玄天之地的王将却很在意未来归属的事情,本也是得了交待的。

    “三十六武王联盟可不是孤王一个人说了算,倘若将来占到了这里,体积更比如今大了太多,一众落魄武王都会成了中小武王的势力,只怕不会听谁的话,玄天之地更难做得了主。”天武王的王将说到这里,又顿了顿说:“再说了,都有传闻,孤王与七星之地的星冰雪武王关系密切,将来三十六武王联盟坐大之后,他还是不是玄天之地的人尚未可知。”

    “纯属有人故意散布谣言,挑拨离间,三十六武王联盟牢牢掌控在玄天之地手中,何时有七星之地说话的份!要说将来最可能得大地武王北面领地的,我看是你们天王吧!”玄天之地的王将语气也变的不善。

    “是否谣言我可不知道,不过,玄天武王既派孤王来解决北风寒雪之地的事情,却又再派你来处理后续事宜,等若是一个人可办的事情偏偏用了两个人,恐怕对孤王也没有多信任。”

    “孤王的时间珍贵,忙的都是大事,这些善后的打杂事情,当然不值得耽搁他的时间,何来不信任之说?”玄天之地的王将顿时争锋相对。

    两边到底不是自己人,聊着聊就成了火药味,却又都是老王将了,也都不想无意义的争吵,于是天武王的王将就说:“孤王的事情,本来也是你们玄天之地的内务,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既然幽谷冰晶的数目没有异议,我这就带回去复命了。”

    “我也在此耽搁的太久了,告辞。”玄天之地的王将也不想无谓吵架,何况,他其实也知道,对方的话未必不是事实,只是不愿意落了自家威风,于是各自偃旗息鼓,各回各家。

    李天照领着小冰雪离开这里,又去武王殿里别处转悠,其他都是负责清点库存,回报工作的。

    但北武王派来的北小王显然是掌事的,又出城去送两个王将了,也就一时没有什么消息可听。

    小冰雪关心北风寒雪之地的战士情况,盼着有许多人被俘虏,又怕全都被杀了,只恨此刻无从探听消息。

    至于那两个王将交谈的话,许多她也不明白,只是觉得听起来孤王很厉害,外头的三十二武王都怕他去参加什么混沌天境。

    可是那些谈话,李天照却听的很明白。

    他本来就奇怪,为什么非要动这里。

    现在他才明白是为了幽谷冰晶这种东西,然而,天武王的王将所说是事实,明明应该后续事情直接让他一并处理就完事了,却另外派了人来。

    原因只有一个:玄天武王不想让他知道幽谷冰晶的事情。

    为什么呢?

    星冰雪跟他关系密切的谣言,很可能就是答案。

    而这个谣言,或许也是玄天武王认为必须现在就让玄衣牢牢掌控乱战之地权力的重要理由。

    李天照不由担心其乱战之地的情况了,他出来之前认为,玄衣会集权,但考虑他的缘故,手段毕竟不会太过份。

    可是现在,他却有些吃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