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系统管理员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谁是谁贵人?
 顾青什么身份?

三百年前的大佬,虽然比不上邪神那般光耀万古的存在,却也属于神药宗的“战略级”人物。

如今他向一个小辈跪下,铜锈岂能不懵?

这一刻,铜锈发现,自己还是不够了解郑城主,哪怕两人朝夕相处,可自己所知道的,依旧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顾青跪了足足一炷香时间,才站起身,对着那两名弟子道:“出去警戒,勿要让闲杂人等靠近!”

两人拱手,出门。

铜锈疑惑问道:“他们也是那个深海的人?”

顾青笑道:“他们是小卒,专门配合我完成此次行动。

咱们言归正传,狂鲨让你来,有何吩咐?”

终于回归正题了。

铜锈长出一口气,深深为自己的第一次接头感到不容易,嘴上说道:“郑城主让我来问你,钱钧是否来过?”

“来过。”

“做什么?”

“劝说王破,东进邪神宗!王破同意了,半月之后,王破会以金龙旗为号,召集天下群雄进攻邪神宗,名义是为狂鲨报仇!同时,神药宗会以寻找‘钱王孙’为由,与王破联手出兵,首要目标便是星罗城!”

铜锈听得心惊肉跳,暗道王破竟然要对邪神宗动手,这事如果传出去,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轩然大波。

他继续问道:“郑城主还让我问你,王破离开,索城等五座城池会做何处理?”

顾青眼中闪烁一道精光,道:“交由我驻守,不知狂鲨有何指示?

或者需要我做什么?”

“郑城主说,若钱钧将五座城池交给你,便让你按计划行事,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吩咐,我也该走了。”

铜锈摇头道。

顾青点头,道:“既然如此,还请特使回去代我向狂鲨问好。”

铜锈的心情有些乱,胡乱点点头,便离开了房间。

他走没多久,那两名邪神宗弟子便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激动道:“真没想到,狂鲨竟然是郑城主,而且他还活着!”

顾青沉声道:“不止活着,而且就在索城!”

那人惊喜交加:“竟有此事?”

“那个特使太嫩了,狂鲨派他来接头,实在出乎我的预料。”

顾青摇摇头,继而话锋一转,“只不过,连我们都没想到,其他人就更难想到了,这正是狂鲨的聪明之处。”

……铜锈带着满肚子的秘密回家,金焰已经在等着他了。

“接头了?”

郑飞跃问道。

铜锈先是点点头,然后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道:“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病虎’竟是您的人,这是如何做到的?”

“很简单,当一个人躺在床上三百年,几乎放弃所有希望时,谁能给他希望,谁就能赢得他的忠诚。”

郑飞跃笑道。

铜锈闻言,忍不住疑惑道:“您是说,您治好了顾青的病?”

“顾青的病很特殊,治好谈不上,不过我有办法控制他的病情,并且给了他治愈的希望。

所以他一直很感激我,如同再生父母。”

郑飞跃道。

铜锈:“难怪,当我表明身份时,他直接向我跪下了,还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便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郑飞跃淡淡道:“顾青此人,是个难得的重情重义之辈,好刚用在刀刃上,这也是我大胆启用他的原因。

说说吧,他都和你说了什么?”

铜锈将之前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讲给郑飞跃听。

郑飞跃听过之后,道:“都在预料之中,只是我没想到,王破竟然会想到替我报仇,难道是良心发现?

不,应该是钱钧的主意。”

铜锈:“郑城主,我觉得魔王体人不坏,起码知道为你复仇。”

“若如此,自然最好。

怕就怕,复仇是假,他只是打着我的旗号,招兵买马,借此壮大自己。”

郑飞跃道。

铜锈:“父亲总说,人心难测,要我小心小心再小心。

但我始终觉得,这世上是有好人的,比如说郑城主您,就是一个很好的人。”

“你想说什么?”

铜锈挠挠头,似乎连自己也没弄明白,好一会儿才道:“魔王体并没有做对不起您的事,不是吗?”

“对,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郑飞跃的声音带上了复杂之色,“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我‘战死’在通天峰之后,人死了,自然也就无所谓背叛。

他攻击明王宗,是因为背负着血海深仇,他转战邪神宗,是为了替我报仇,无论真心假意,终归是在替我报仇。”

铜锈深表惆怅:“那你该如何做?”

“按照正常的做法,自然是无论对错,宁杀掉不放过!不过,你教会我一个道理,人活在世,终究是要心存一份善念,所以我会给他一个机会,至于能否把握住,就看他的造化了。”

郑飞跃道。

铜锈有些不好意思:“郑城主,我何德何能,能够教你道理?”

“你是好人,这世上终究还是离不开好人的。”

郑飞跃感慨。

他一直在庆幸,庆幸当初遇到的是铜锈,若是换个人,就算从异空间出来了,也不一定落得什么下场!这些日子,看似是他一直在教铜锈,实际上铜锈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

老王曾对郑飞跃说过这番话:“小子,你哪里都好,就是手段太狠太辣,殊不知做事留一线,也是给自己留一线。”

那位一直隐藏在幕后的丞相也曾如是评价他:“郑飞跃此人,有智有勇,乃是千年不遇之奇才。

不过有一点,他太自以为是,早晚会毁于他日益膨胀的优越感。”

以前郑飞跃听不进去这些话,或者说,就算听进去了,也很难真正静下心去思考,去审视己身。

如今,他屈居幕后,再不用事事操心,也有了更多的时间思考,再加上铜锈这个堪称“异类”的教材,自然想了很多很多。

很多之前没想通的事情,都想通了。

一些不太明白的道理,也都深刻地印在心里。

如果将这比作是一种成熟的话,郑飞跃无疑要比以前成熟许多,而带给他这些的,不是别人,正是铜锈。

那么问题来了,两个人,到底谁是谁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