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一样,毫无形象的摸着圆滚肚皮的是马克。

    金发碧眼的马克,即便和圆圆一起做着毫无形象的事儿,也美的像一副画一眼。

    圆圆:“我喜欢过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马克:“我喜欢这里,喜欢陆家,喜欢婶婶!”

    马克从前不知道,春节这个节日。

    也不知道,春节有这么好玩儿,有这么多好吃的。

    李金凤:“我们也喜欢你!马克,有时间就多来家里玩儿,哪怕圆圆不在家的时候也是!”

    马克重重点头,“放心吧!婶婶,我会经常来吃饭的。”

    马克喜欢李金凤做的食物,每一个都那么好吃。

    他也喜欢陆家的氛围,让他觉得很温馨,很快乐!

    新闻联播过后,年纪大一些的,如陆老爷子,吴教授,还有范光明这些,就去睡觉了。

    李金凤和陆建国带孩子们守岁。

    漫漫长夜,总要做些什么打发时间的。

    李金凤目光落在小宝身上。

    小宝今年都二十八岁了,搁这个年代,妥妥的晚婚晚育。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被那个周玲玲恶心到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找个对象什么的,就一直一个人单着。

    就连苗红都和她说,小宝性子太冷,总是冷冰冰的。

    医院里,三十岁以下的年轻未婚的女同志,他就没有让别人近身过,永远和人家保持着距离!

    害的苗红想给他介绍,也无能为力。

    好不容易说了一个,人家被他那样子给吓哭了,最后没办法,苗红这儿也不给介绍了!

    李金凤也不想小宝一直单着,一直一个人。

    便问他:“小宝,你有没有……心仪的姑娘?就是那种,一看到就想处对象的女同志!”

    李金凤以为,和从前很多次一样,他会搪塞自己,又或者不提这个话题。

    谁知道,他竟然将右手握成拳头,放在唇下,轻声咳嗽了一声,嘴角是掩饰都掩饰不住的笑容。

    李金凤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这是有情况啊!

    “有吗?”

    “有!”

    “谁?”李金凤脑门上写了两个字,八卦!

    “她姓简,叫简舒!

    李金凤看着小宝,让他继续。

    小宝继续道:“她是首都大学的学生,和小九一个学校,不过她今年二十六。”

    简舒是下乡知青,好不容易考上了首都的大学。

    因为一次意外,同宿舍的室友摔伤了,她和室友一起来看病,刚好小宝帮外科的同事忙。

    就那么一眼,小宝就断定了,简舒是他这辈子,想保护,想要一起生活的。

    简舒也一样,她也心悦小宝。

    两个人彼此喜欢,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特别难的事儿。

    但是他们遇上了彼此。

    像是想到什么似得,小宝嘴角又多了一抹甜笑。

    过了一会儿,他看着李金凤,“姐姐,奶奶她……会高兴吗?”

    小宝心中的痛,始终是张奶奶。

    这么多年了,他没有回去过一次。

    不过张奶奶的墓碑,一直由李家的人照看着。

    他们每年清明都会帮着张奶奶清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