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良医 > 第四百二十三章:合同【第二更】
    说完,冲出人群直接上了楼,这消息几乎在瞬间传遍回春堂,走到每一层都看到人们脸上带着笑容。

    周恒直接进了办公室,刘裕、刘秀儿和邹毅柟他们三个见到周恒赶紧跟着进来,周恒呼出一口气。

    “恭喜周院判,这可是个大好事儿,所有成药进入太医院,这就意味着,我们即便回去,也都能得心应手,不至于开一副药都需要让人跑回春堂了。”

    周恒叹息一声,随即脸上带着一丝尴尬,示意薛老大将圣旨给他们看看,三人看了一遍。

    “别说恭喜的话,你们仔细看看圣旨,这是让回春堂铺货在太医院,卖了或者用了,才能去户部结算,不过这里面的问题来了,用了多少,怎么用的,如何计算怎么证明?

    还有很多药品都有保质期,比如说青霉素,这个目前只能保存一个月,如若拉过去很多,用不掉的如何处置?

    是我们回春堂拉回来算破损,还是御药房当做使用来计算?还有就是耗材,如若用青霉素,或者进行输液治疗,不单单是需要用药,还有这些耗材,这样如何计算?

    再者最关键的一点,户部是闻尚书负责,而我和世子一直以来与闻氏、闻尚书之间的关系就不算融洽,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制衡的点,我担心结款会很难。”

    周恒的话说得不是很快,不过说出来一个问题,几人的眉头就紧蹙了一分,说到最后刘秀儿脸上已经全是担忧的神色。

    “如若按照二哥所说,这太医院如若达到回春堂一半的用量,那么这些药品的总费用已经非常多了,之前还是因为太医院都是草药,很多朝中权贵都是找御医诊治完了,然后到回春堂购药。

    如此一来,这些人务必是在御药房拿药,这御医诊治从无收费一说,如若全部从御药房拿药,旁的不说,皇帝就会觉得支出过多,即便户部将这些单子报上去,我们不会被克扣吗?”

    周恒用力点点头,秀儿分析的非常到位,这个是最直接的因素,看来不能全都按照圣旨上的来,不然自己非得赔个倾家荡产不可。

    邹毅柟脸上全是担忧的表情,自古太医院诊治就是只出不进,难道给太后看病还要收银子,这不是开玩笑一样?

    “可这无解啊,总不能给各宫诊治都需要现银结算吧,即便是那些王公贵戚或者朝中大元,哪一个是我们能得罪起的?”

    刘裕眉头紧蹙,用力拍了一下手掌,脸上显得有些愧疚。

    “之前我们一直觉得,回春堂的药物进入太医院是好事儿,可现在想想怎么到处都是阻力和问题,如此一来,还不如我们去问诊,之后让他们来回春堂拿药好。”

    看到这几人都一脸愁容,周恒笑了起来。

    “问题自然是有,我们现在想到的问题,全都总结起来,然后拟一个合同,跟让皇上责令户部跟我们签署,如此一来双方制约,也不会引起之后的问题。”

    邹毅柟抬手就要挽袖子,想要上前抓笔写字,不过这个抬手臂的动作,似乎牵拉到伤处,瞬间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刘秀儿赶紧接过来笔,看着几人说道:

    “还是我来写,你们来说,之后找字迹好的再誊抄即可。”

    周恒点点头,秀儿的字迹工整,确实适合写合同,周恒站起身来回踱步,最后顿住脚步说道:

    “太医院药品及耗材采购合同,甲方:户部,乙方:回春堂。”

    那三人一怔,齐刷刷抬头看向周恒。

    “这合同不是供给太医院御药房的,怎么甲方是户部?”

    刘裕一脸的疑惑,那二人虽然没说话,可也是满满的疑惑。

    周恒抬手,用掌中的扇子,轻轻拍了刘裕的头一下。

    “太医院有钱吗?”

    刘裕摇摇头,“太医院只出不进,这里虽然有最珍贵的药材,却没有一分银子从这里出去过。”

    周恒白了他一眼,“这不就得了,圣旨是皇帝下的,这都是笼统的一句话,可真正实施起来,就是太医院接收清点,之后是户部付银子,所以这合同自然要得到户部的认可。”

    几人点点头,薛老大在后面没有上前,掏出来一包鱼干悠闲地咬着。

    他知晓,周恒是绝对不带吃亏的主儿,虽然明显这就是个套,周恒绝对能咬了鱼饵还挣脱了套儿。

    刘秀儿一听,自然没啥意见,赶紧照着周恒的说辞,将这些写上,随即周恒接着说道。

    “秀儿接着写,为了能够给太医院更好的提供药品和服务,甲乙双方达成如下协议内容......”

    周恒边走边说,从收货方式,月底清点方式,特殊药品的使用问题,合理损耗量双方承担的比例,结算方式,拖欠款项的利息要如何计算,达到多少欠款可以收利息,甲乙双方的权利。

    事与据悉,周恒条理清晰,一字一句地说着,刘秀儿书写的速度不慢,很快将这份合同书写完毕。

    看到这里,刘裕心里是非常佩服,周恒是个心中有丘壑的人,不然这些条款桩桩件件,都能如此详尽地说出来,包括他们刚才提出的几个问题,也都书写进去。

    这合同没有完全倾向回春堂,而是保护了双方的利益,将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全都估算出最坏的打算。

    其实,就是给甲乙双方画一个道道,只要在这些道道里面,你愿意咋样都行,出格了自然按照合同办。

    见刘秀儿写完,周恒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整体上还算比较满意,想想皇帝的身份,周恒指着最后手指轻点。

    “在最后加上一条,本合同未尽事宜双方商议解决,如若有一方擅自终止合同,另一方有权得到规定的赔偿。

    行了,这都是君子协议,能想到的也就这么多了,如若人家真的就是来坑人的,我们还真的没办法,不过三天前陛下在北山实验室说的话应该算数。

    不然今天也不会下一道如此的旨意,想法虽好,需要好好执行,才算是好事儿,不然真的是让我赔死。”

    刘秀儿脸上都是担忧的神色,想到宁王府和闻氏,她还是十分的担心。

    “二哥,要不等世子回来商议一下?”

    周恒摇摇头,“世子去了北山,这几天都暂时不回来,今日时辰已经不早了,明日我进宫和陛下禀报一下,秀儿稍后你再誊写两份这个合同,此刻先让屈子平去准备两箱五粮液,明日给我带着。”

    秀儿知道,这是准备进宫用的,赶紧转身出去准备。

    周恒这才看向刘裕和邹毅柟,“行了只要这些细节的问题想好就行,我们眼前的还是要照顾好徐瑾焕,今日他醒来后没有什么别的变化吧?”

    刘裕抿紧唇,“这个徐瑾焕,当时醒来的时候,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受伤,而且伤势非常重要,又是大呼小叫,又是打人骂人,上午我们查完房,他抓着我袖子,跟我要镜子。

    说是要看看自己头上的伤势,我一听这要求也不算过分,就让人给他准备了镜子,谁成想他照了镜子后就惊呆了,叫嚷了一阵昏睡过去,这会儿还没醒。”

    周恒一顿,“你说昏睡还是昏迷?能叫醒,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