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万界典当系统 > 第5章:灵魂摆渡黄泉篇:你这个长虫
    “放肆!你是哪里来的小鬼,竟敢拦媒姑的轿子!”四名抬轿的厉鬼中,左前方的那只红面鬼怪怒声道。

    经过这段时间和孟七的吵架,论起吵架的气势,苏瑾丝毫不虚,冷眸说道:“尔等又是哪里来的鬼怪,居然敢冲撞老子?信不信我把你们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赤脸,闭嘴!”那鬼怪大怒,刚要反唇相讥,轿子的帘布突然被一只苍老的手掌拨开了,走出了一个穿金戴银,画着浓妆的老妪,仅从她的装扮上而言,像极了人间乡下的媒婆。

    “小兄弟,我叫媒姑,乃是这冥界小有名气的媒婆,有一件大喜事要面见孟婆阿七,烦劳你代为通禀。”这老妪说话就客气多了,言语带笑,态度亲和,令人不好拒绝。

    只是,苏瑾刚刚才和孟七吵过架,又怎么会低头去找她呢?旋即侧了侧身子道:“媒婆你找错人了,我虽然在这孟婆庄内,但是和孟七的关系不熟,有什么事情,你还是自己进去找她吧。”

    媒姑深深望了他一眼,转身对四名鬼怪道:“你们在这里等着,老身去去就来。”

    “喏。”四名鬼怪同时跪地说道。

    随后,媒姑抬步迈入了孟婆庄内,还没靠近正堂便开怀地笑道:“孟婆,大喜,大喜啊!”

    在外人面前,孟七迅速收敛了脸上多余的表情,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双眼眸更是深如幽潭,清冷说道:“媒姑,喜从何来?”

    “幽罗殿的云章君相中了您的颜色,想要以正妻礼娶你过门呐,于是就托人找到了吾这里。老身一听是此事,丝毫不敢怠慢,这不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想要问问小娘子你的意思。”媒姑喜笑颜开地说道。

    孟七怔了一下,突然间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端是人比花娇:“我承认我是有几分颜色,可我更清楚自己在冥界的风评。我风流成性,闺房之中迎纳过无数入幕之宾,瞧着一人好看,便总想与他发生点什么,一旦确定了关系,又忍不住会将他给吃掉。这样的我,你说,如何配得上云章君?媒姑啊,无论是人还是鬼,贵在有自知之明。我就很有自知之明,自认为以我的风评,再加上三七那个拖油瓶,这辈子是没有成为别人正妻的希望了。云章君肯付出这么大代价,娶得是我,还是这八百里黄泉?”

    “孟婆啊,你这话能骗得了别人,还能骗得了我吗?你们孤儿寡母,奉命镇守黄泉,势单力薄,偏生你又容貌美艳,若不自污,如何能清净到如今?云章君很清楚这其中的玄妙,所以不会将外界的那些风评放在眼中。”

    孟七忍俊不禁,低头轻笑:“我都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玄妙。你们怎么不说,就连三七都是我捡来的,我迄今为止还是处子之身呢?”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媒姑笑吟吟地说:“老身说句不好听的话,毕竟,三七着实不太像您。”

    孟七摇了摇头,道:“你们想太多了,我本就是一个喜欢风流的人。凭什么只有男人能够三妻四妾,流连花丛,就不允许女人如此?凭什么男人拥有多个女人是实力的象征,女人拥有多个男人就是残花败柳?媒姑啊,你从何处来,就回何处去吧,我肯定是不会为了云章君这一颗大树,就放弃整片森林。”

    “孟婆,你可知,你有一个无法掩盖的破绽。”媒姑道。

    “愿闻其详。”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纵然是你再怎么挑剔,这么多年来,也该遇到一个真心喜欢,觉得不错的人吧!可是当那些入幕之宾进了你的闺房后,有哪一个,是活到第二天的?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一些事情吗?”媒姑说道。

    孟七拍了拍手,道:“巧了,还真有一个,不止一次进了我的闺房,却完整无缺的活到现在。”

    “那人是谁?”媒姑蹙眉道。

    “去将你爹叫回来,他亲媳妇儿都被人说媒了,还吊儿郎当的在外面晃荡,是要气死老娘吗?”孟七拍了拍桌子,伸手推了三七一把。

    “噢。”三七是有些愚傻,但还不至于傻到连话都听不明白,转身就跑出了孟婆庄,大声喊道:“爹,呸呸,不是,苏大夫,我阿娘叫你呢。”

    苏瑾是个聪明人,隐隐间猜出了一些东西,道:“你阿娘有难处了?”

    “是,所以你得帮帮她。”三七道。

    苏瑾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主动牵起了她的小手,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去。”

    “是你。”不多时,媒姑看着一大一小走进来的两道身影,惊愕说道。

    天作证,她本以为这男子是孟婆庄内的仆役来着。

    “是我……你们聊的如何了?”苏瑾大摇大摆地来到桌子边,一屁股坐在了孟七身边,挤了挤说道:“往边上一点,你是不是又胖了?”

    孟七:“……”

    三七嘿嘿一笑,突然看到了孟七甩过来的眼刀,顿时伸手捂住了嘴巴。

    媒姑看了看苏瑾,又看了看孟七,站起身笑着说道:“倒是我来的冒昧了,两位真真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老身祝愿两位生生世世,永结同心。”

    苏瑾微笑着说道:“慢走,不送!”

    “你刚刚说谁胖呢?”脸上挂着假假的笑容,将媒姑送走之后,孟七瞬间变脸,变成了真的生气,拿肩膀狠狠撞了一下苏瑾道。

    苏瑾被她撞了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怒声说道:“你这小娘……子怎么能过河拆桥呢?我刚刚才帮了你,你就这么对我?”

    “帮我归帮我,为何要说我?”孟七淡淡说道。

    苏瑾怒道:“你讲不讲道理?”

    “我不讲道理。”孟七说道。

    苏瑾啪的一声将手拍在了桌子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你要养我吗?”孟七抬着下巴问道。

    “我才不养你,睡着睡着觉突然间发现自己娘子变成了一条长虫,这谁能受得了?”苏瑾反击说道。

    看到他们两个又吵了起来,三七张口打了一个哈欠,在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

    “轰!”就在她刚刚数到三时,苏瑾的脑袋又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