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恐怖灵异 > 天葬回忆录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在沉默几秒之后,她就笑而不语的对我委婉反问道:“习武岂是一朝一夕的事,莫非你已经决定在这里待上个十年八载的不打算出去了?”

    秦晓晓的这句话,不但一语惊醒了我这个梦中人,同时也摧毁了我这个渴望不已的美梦,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她刚刚的神情反应来看,就算我肯牺牲十年光阴留下来学武,她也是不会教我的。

    所以我也很知趣的顺着她给我的这个台阶往下走着道:“对哦,我都差点忘了,自己还要赶着离开这里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刚刚无礼的要求惹得秦晓晓不高兴了,她的态度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眼,一边望着外面变得越来越小的火势,一边轻声劝离于我道:“你肯舍身来救秦逸,我很感激,但以你之力也帮不上什么忙,一会儿等火势再小一点后,你就赶快离开这里回到你该有的世界吧。”

    这摆明是在下逐客令了,要是我再不识相的继续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恐怕会被她遭白眼给瞪死,而且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有她在的情况下,如果我不催动异术,恐怕我跟着也只是多她身边一个累赘。

    况且我也还有比待在这里更重要事要去做,于是我也不再强留的跟秦晓晓做了告别:“有你顾着这里也确实够了,那一会儿等火势小点我就告辞了。”

    秦晓晓没再说话,而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火势滔天的外面,看着秦晓晓这样,我显得有点好尴尬,心想这家伙也太冷冰冰了吧。

    在尴尬的氛围中等了好些会儿后,外面彤红的火光好像有点变小了,秦晓晓也顿时催促了一声:“火开始小了,我先出去看看,你待着别动。”

    秦晓晓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在说完之后,就直接转身朝外面冲了出去,但此时此刻的我,是完全待不住这里的,就立即朝着秦晓晓的身影喊了一声:“秦宫主等等我,一起去。”

    我差不多是用我最快的速度追出去的,而且和秦晓晓之间前后的距离绝不会超过一秒钟,可是当我来到外面的时候,映入眼前的却只有犹如夕阳的火光一片,根本没有半点秦晓晓的身影痕迹。

    所幸现在温度没有刚刚那么高了,喉咙也没有那种辣呛的难受感,于是我就先开口大声的喊了一下:“秦晓晓……!你在哪里……”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可回斥在我耳边的却只有阵阵清脆的火烧爆破声,鬼影子也都没有半个,至于这些屋子,早已被火势烧成了残檐断壁,有些还正在齐刷刷的往下倾倒着。

    火势虽然是小了,但那也是跟刚才的情况相对而言,要想闯进去还是完全不可能的。

    “嘭咚…!”正当我刚回想起秦晓晓刚刚出门是往左边拐向而去时,我对面的一栋木质屋子就轰隆一声的倒了下来,所有的繁华就成了一堆没有用的引火燃料。

    虽然有点被措不及防的给吓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被吓得惊慌失措,在注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后,就打算快步的朝秦晓晓方向追过去了。

    “咔擦…咔嚓…”可还没等我迈出步伐,从这个倒塌的房屋之中,竟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响声。

    这不是木材或者其他东西被烧毁后所该发出来的那种声音,而是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在火堆中摩擦行走,而且当我聚精会神的朝那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时,发现竟然是有个东西在地上蠕动爬行。

    他爬的很慢,而且还是以匍匐在地上的方式蠕动着,这好像是……是个人吧?还有人活着?

    得救他!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我脑海里闪过的就是这个念头,这一刻我也不做保留的,手掌运气,在快速捻动手势的同时,口中也飞快的念动着心决。

    “嘭,嘭,嘭…”地上几根燃烧的树枝飞叉,在我异术的催动之下,像几位横扫千军的勇士一般,将地上的残肢破木,全都被纷纷朝两旁推动而去,为我的前行救人开出了路。

    而这个倒在火海中的人,他在看到身边的着火棍和一些压着他的屋檐断壁竟然在无人搬动他的情况下自行脱离开时,他整个人也顿时为之一振,仿佛像是在绝境中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

    “别动,你烧伤了,不能乱动,让我来。”他应该是看到了我的身影,他也想扑腾的朝我这里过来,但他的身体已经被烧得通红,甚至还出现了大面积的脱皮现象。

    我在立刻出声制止他的同时,也立即脱下自己残破的衣服快速的将他裹入其中,然后将他救入刚刚我和秦晓晓所待的地方。

    “轰隆隆…”在我前脚刚一冲进这安全地带,身后那一处的屋子因为我所催动的棍子烧尽而轰隆一声的彻底崩塌了。

    这时候我完全没心思去顾及它了,就算塌个天崩地裂,我都不会去理它,先救人要紧。

    当我将他放在地上,企图去掀开我盖在他身上的衣服时,发现衣服和他的血肉已经完全相粘在了一起,我轻轻一撕,就连同他的皮肉一起扯下来了。

    “呃……”伴随在耳边的是他痛苦的哀嚎,可这不是最触目惊心的,当我在拿开我自己的衣服后,这个人的模样,我说不出该怎么形容,只能说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脸上五官的地方就像是一张纸一样,被烧得分不清哪里是眼睛,哪里是嘴巴,甚至连一些骨头的轮廓都能清晰可见,身体的腹部更是惨不忍睹,我不敢再掀衣服,深怕再稍稍用点力,他的整个肚皮都会跟着一同被掀起来。

    我放弃了施救,不是我不仁道,而是真的无能为力,这样子的情况,就算我施展禁术逆天而行,他剩下的日子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兄弟,对不起,是我太晚了,你……一路走好。”我的心忽然间有点莫名的刺痛,脑海里也不禁浮现出了刚刚的场景,或许秦晓晓在拉救我的那会儿,我所看到的并不是假象,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