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言情 > 婚后忽然得宠 > 55 他一向周到


    向暖披着件开衫外套便下了楼,只是一打开门后看到的人,她顿时眼睛睁大,然后啪的一声,门被她甩上。

    怎么回事?

    霍澈?

    “喂!向小姐,已经七点多了!”

    “给我几分钟!”

    向暖隔着门跟他说道,然后匆忙的就往里跑。

    十分钟后她穿戴整齐的又从楼上拖拉着拖鞋跑下来,给他开了门。

    “其实我更喜欢你刚刚那身打扮!”

    刚刚她虽然披了外套,但是里面的吊带睡衣,很性感,尤其是露出来的锁骨,简直叫他身上一紧。

    向暖扯了扯嘴角,要笑没笑出来,便问他:“你怎么这么早过来?”

    “早饭!”

    霍澈抬手给她看他拎着的漂亮盒子。

    向暖早忘记昨晚答应今天早上要跟他吃饭,但是他人已经如走在自己的家里那样,到了她餐厅,去摆弄那些一次性的食盒。

    向暖看了会儿,就去刷了个牙,两只眼睛挤了挤眼角的眼屎,然后又洗了个手,确认自己不算太糟糕才又从洗手间出去。

    开饭!

    霍澈将一份粥给她打开,送到她眼前,抬眼看着她没带妆的样子,心里竟然感觉很自在。

    向暖喝了口粥,眼睛红红的,鼻尖也有点冒汗。

    “你平时都起这么早吗?”

    向暖问他,才发觉,自己嗓子沙哑。

    难道是感冒?

    “早吗?”

    霍澈不知咸淡的问了声。

    “早啊!我最近这么早可能起不来!”

    身心都需要放假。

    “你干嘛不直接说我打扰你早上的睡眠了?让我明天晚点过来!”

    霍澈低头夹了个小笼包,吃之前问她。

    向暖想了想,只乏乏的笑了笑。

    手机又想起来,向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是温之河的号码,她下意识的看了霍澈一眼,跟他说:“是温之河!”

    霍澈没说话,只低头吃他的早饭。

    “喂?这么早什么事?”

    “我今天带他们几个出去趟,你刚从外面回来,先休息几天?”

    温之河电话里问她。

    “嗯!那我休息几天吧!”

    向暖觉得自己的嗓子特别难受了,不过也不愿意多说。

    “行!那保持联络!”

    “嗯!”

    向暖很快挂了温之河的电话,只是刚要吃东西,突然一只手覆在她额头上,她呆住。

    “有点烫!昨晚又着凉了?”

    那低沉的声音,更像是个魔咒一样,将她的身心围堵,震慑心神。

    “先吃饭,吃完饭吃点药你再继续睡吧!”

    霍澈将手拿开,又继续吃东西。

    向暖没敢抬头,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珠也被翘密的长睫给遮住了,所以霍澈没看到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三十八度三,她躺在床上看着体温计上显示的数字,无奈的叹了声,望着屋顶开始发呆。

    霍澈从外面端了水跟药进来,便先听到了这一声叹息,还有……

    她昨晚又抽烟了!屋子里有没散去的烟味。

    “起来把药吃了再睡!”

    霍澈走过去在她床边站着,向暖平和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然后又认命的爬起来。

    这场景也有点熟悉,在南方的时候,他好像也是这样喂她吃药?

    接受一个人的好意实在是太容易的事情,而她向暖,没有接受别人好意的这种习惯。

    向暖喝完药后又躺下:“麻烦你帮我把窗帘关上好吗?”

    霍澈拿着水杯去帮她关窗帘,才看到旁边的高几上放着的烟灰缸里,有一根烟蒂。

    直接忽略掉,关了窗帘他便出了门。

    向暖感觉房间里渐渐地黑了,心里倒是放松了些。

    “有事就打我电话!”

    他的声音却突然又传入耳朵里。

    “好!”

    向暖答应着,然后,终于获得平静。

    ——

    快中午的时候如思才来,摁了门铃,然后整个人都愣住,因为,竟然是霍总给她开的门。

    “呃!我敲错门了吗?”

    如思下意识的往对面看了眼。

    “没错!”

    霍澈没有刻意的解释太多,让她进去后他便把那份报纸放下了,然后离开。

    如思跑到楼上去,把向暖从睡梦中摇晃起来:“喂!你们俩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为什么会是他给我开门?你怎么了?做了一晚上吗?”

    如思丢下她,去开了窗帘,再回去的时候想检查向暖的身体,向暖已经清醒:“大姐,你能不能别想象力这么丰富?我发烧了,他照顾了我一会儿而已。”

    如思……

    看向暖的模样不像是撒谎,如思安静下来,然后又不自觉的打量她:“你怎么突然病倒了?”

    “鬼知道!”

    跟温之河分手这么久了,好像身体才给出反馈一样!

    真是反应迟钝!

    “唉!你,没事吧?”

    如思看她躺在床上蔫蔫的,有点过意不去,本来俩人年前就约好了,年初一俩人就出门玩个痛快去,可是她却临时改了主意丢下向暖一个人在城里。

    “没事啦!发烧是排毒!”

    向暖说着,自己都笑起来。

    “唉!就怕你不是单纯的生病,也是我不好,答应陪你出去散心的嘛,结果又……”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一点都不像是你!”

    向暖好奇的看着她,依旧是那么沙哑的嗓音。

    “我跟徐毅成分手了!”

    如思低着头说了句,摸着自己的手发呆。

    向暖只那么好奇的盯着她,她一直以为如思跟徐毅成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但是现在看来,是早就戳破了。

    “你跟他提结婚了?”

    “不是啊!就中间接了个广告,跟男明星亲了下,然后他就不高兴了,说不喜欢我拍戏什么什么的。”

    如思嘀咕着,越想越气。

    “所以,他是想要养你?”

    向暖坐了起来,靠在床头问她。

    这么说的话,如思的小脸又红了红,点了下头。

    “可是老向啊,你也知道,咱们这个年纪,光是靠男人,自己不赚点钱是不行的啊,我又不是真的想跟他交往,又不是真的想当一个好老婆,我就是想找个长期的,稳定的饭票嘛!他那样,搞的我浑身都很不得劲。”

    如思跟向暖说着。

    向暖没的话好说,因为如思得自己从自己那套理论里走出来。

    “你跟温之河八年都能散了,这世界上,大概最不可靠的就是爱情!或者爱情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谁愿意为了一瞬间的心花怒放赔上自己一辈子?他要是打着想要让我爱他爱到要死要活的,反正绝无可能的。”

    如思又说道。

    向暖默默地听着,总觉得如思心里其实是很反驳这些话的。

    向暖的手机响了声,两个人下意识的去看了眼,向暖温热的手指将手机托了起来。

    “喂!霍总照顾的这么周到吗?”

    如思冲她挤挤眼!

    “他一向都挺周到的!”

    向暖知道如思在想什么,但是他一向就是个好人啊,从婚礼到现在,他一直都是个老好人。

    向暖觉得这并不足为奇,就是他找人来家里给她煮午饭这件事!

    “才怪!他可没对我这么好!”

    如思用肩膀碰了碰向暖的肩膀。

    向暖叹了声:“他不是还赞助你的新电影了吗?”

    “那怎么一样?那都是因为你好吗?若不是你是他老婆,他会管我?他认识我是谁啊?”

    如思立即说明。

    “刚刚还说我们这岁数是不会再爱的要死要活,这会儿又窜动我跟霍澈吗?”

    向暖便看着她问了句,问完后俩人都笑了起来。

    “算了吧,与其在男人身上浪费太多时间,还不如多赚点钱,再说了……”

    向暖突然又沉默了。

    如思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不说了?”

    “我们的协议也快到期了吧!时间过的这么快!”

    向暖不无感慨的说了句,温柔的眼光看向窗外的暖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