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魔戒骑士的奇妙之旅 > 第三十一章 下弦之五
    不知道从何时起,就持续着这样的生活。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没有任何信任羁绊的人被强行组成了家庭。

    在这个虚假的家庭之中,他们被强行安排了各种角色:父亲、母亲、弟弟、妹妹以及姐姐。

    就像是陪幼儿玩耍的过家家一样。

    然而,对于这种幼稚的游戏,他们却不敢违抗,甚至只能忍耐着心中的恐惧,继续这种荒唐的生活。

    一切的缘由,只是因为他——十二鬼月,下弦之五。

    想到这里,森林中的白色女鬼如同触电般一样,身体下意识的颤抖起来。

    “那个孩子·····果然,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每一次回想起来,自己的身体各部分都在隐隐作痛,鬼虽然不死,但是能够感觉到痛苦,一次又一次的酷刑,让她惧怕不已。

    至于逃跑,她也曾经想过。

    但在这之前就有一个人给她做了正确的示范。

    被蛛丝困住放在房顶,伴随着太阳升起,在野兽般的哀嚎声中缓缓消散。

    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只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至少,在他的庇护下,会让他们逃过鬼杀队的袭击。

    想到这里,女鬼再次操纵起了遍布在森林中的蛛丝,准备继续和那几位漏网之鱼战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眼前黑暗的丛林里,出现了一点莹莹的绿光。

    “那是······”

    如果一般人看到这一幕,多半会以为闹鬼,但是她不一样,她本来就是鬼。

    况且,她已经觉察到了,自己所操纵的一根丝线,正在经受着火焰的灼烧。

    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绿色火焰已经顺着丝线,烧灼了烧灼到了她的手指上。

    “啊——这,这是什么?!”

    感受着从手指上发来的剧痛,女鬼不禁痛呼起来。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战士,成为鬼之后也没有经历过多少残酷的战斗,对于疼痛的忍耐性自然不会高到哪里去。

    “你的位置暴露了呢,妈妈。”

    一个声音忽然从她的背后响起,而听到这个声音,她的身体不由得僵住了。

    “·····累?!”

    “那个人用这种小把戏就探知到你的位置了呢,妈妈,果然你实在是太拖沓了,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我就要告诉爸爸了。”

    黑夜的半空中,一个白发红斑的精致小正太正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而那名女鬼,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连忙叫道。

    “不,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会解决他们的,相信妈妈,相信我,累!”

    “快点吧,时间不多了。”

    说完,名为累的鬼消失在了原地。

    他没有理会被自己成为为妈妈的女鬼,而那名女鬼,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加速舞动起了手中的丝线。

    丝线的另一端,是七八名被操纵的鬼杀队队员,因为离女鬼更近,丝线也变得更加坚硬,操纵起来也更灵活,这样面对队员的雷尔夫三人有些棘手。

    然而,痛苦的不止他们,被操纵的鬼杀队队员才是最痛苦的。

    他们不能操纵着自己的身体,只能被动的行动,而操纵他们的鬼可不会担心他们的身体问题,肆无忌惮的操纵,让他们的躯体做出许多违反常规的动作,其中有几位鬼杀队队员,四肢的骨头已经在这种动作中硬生生的被别断了,断裂的骨头插入内脏,稍微动一下就是钻心的疼痛。

    这种折磨,会让人发疯,甚至会让人放弃生的念头。

    就比如眼前这位。

    “快····快杀了我····”

    被操纵的少女带着哭腔的说着,她的手,以诡异的姿态扭曲着,原本用来斩鬼的刀,此刻也沾满了自己同伴的鲜血。

    听了这句话,碳治郎忍不住咬住了牙关。

    就在这时,雷尔夫发话了。

    “碳治郎,你和伊之助去解决那只鬼,这里的交给我。”

    “雷先生,没问题吗?”

    “快去!”

    “是!”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碳治郎也放松下来,带着伊之助朝魔导火的燃烧的方向跑去。

    见到碳治郎离开,雷尔夫也没有犹豫。

    青色的魔导火再次在牙狼剑上燃烧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感觉牙狼剑比以前更加顺手。

    猛然一跳,来到半空中,雷尔夫已经锁定了被操纵的所有人。

    水之呼吸·四之型击打潮!

    多段的攻击,原本燃烧的魔导火却产生了如同流水般的质感。

    在坚硬的丝线,在魔导火加持的魂钢下也彻底断裂。

    仅仅是一瞬间,被操纵的人全都倒了下去。

    但是还没结束,雷尔夫从怀中掏出一叠灵符和灵药,开始为他们处理起了伤口。

    他们的伤势太严重了,如果不尽快处理,几分钟后也是死亡的命运。

    “谢···谢谢····”

    当雷尔夫帮她处理伤口的时候,先前说话的少女才反应过来,流着泪水对雷尔夫道谢着。

    “没事,忍着点,有点痛。”

    说着,雷尔夫用力一挣一续,已经骨折的双臂顿时被接上。

    少女的伤势相比起其他人并不算太严重,所以也是最早解决的,帮她稳定住伤势后,雷尔夫又帮其他几个伤势过重的人接上了骨头。

    但这也只是稳定伤势而已,有几个人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就算是雷尔夫也没把握救下他们。

    “那个····我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吗?”

    就在雷尔夫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刚刚稳定好伤势的少女走到了他的身边。

    好在,她的伤的地方都是手臂和上半身,双腿并没有什么伤势,所以还能够走动,双手的骨折被雷尔夫用灵符封住,暂时没有大碍。

    听了她的话,雷尔夫点了点头,现在的他正需要一些帮助。

    然而,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他面色忽然一变。

    “这些人就交给你了,骨头我已经接上,帮他们包扎之后,贴上灵符。”

    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少女,雷尔夫将她和一众队员挡在了身后。

    “哦,就是你吗?来破坏我们家庭羁绊的人。”

    累踩在半空中的两根丝线上,冷冷的看着雷尔夫。

    而雷尔夫,默默的拔出了牙狼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