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武侠修真 > 峨眉问道行 > 第八章练形、练质(求收藏、推荐票)
    “大师兄那口银河剑,我也曾见过,确实玄妙非凡。”徐天元忍不住赞叹一声。

    上等飞剑,可遇不可求。

    “那是自然,大师兄的银河剑,虽说不是最顶尖的金光飞剑,可也是经过七次炼形、八次练质的上等飞剑。”鹤儿一脸骄傲说道。

    严人英乃是醉道人门下大弟子,亦是同门师弟的骄傲,身为三英二云之一,远非普通弟子可比。

    七次炼形、八次练质!

    徐天元脸上露出一丝茫然,他仅知道金光、银光飞剑一说,从来未曾听说过炼形、炼质一事。

    “敢问二位师兄,什么是炼形、练质!”

    此言一出,松儿立刻大笑一声抢先说道:“这个我知道。”

    “炼形乃是以修士真元祭炼剑身韧性,练质则是淬炼剑刃锋芒,同时二者又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按照咱们峨眉一派的传统,只有经过三次炼形、三次练质,才算是一口真正的飞剑,剑光可以化作玉色或者青色。”

    “只有经过六次炼形、六次练质以上的飞剑,剑光才会化作银色,比如大师兄的银河剑。”

    徐天元暗道原来飞剑还有这样一说,只有经过六次以上炼形、练质的飞剑,才能化作一口上等飞剑。

    “不知金色剑光飞剑,需要多少次炼形、练质!”

    银色剑光的飞剑,虽然不凡,却非是最顶尖的飞剑。

    “自然是至少经过九次炼形、九次练质,二者缺一不可,才能使剑光化作金色。”

    “而且,再往上依然可以继续炼形、练质,只是越来越是艰难,远非我等可以想象。”

    松儿眼中不禁露出一丝羡慕,道:“咱们峨眉派就有好几口飞剑,二者皆超过九次以上。”

    不用问,定是紫郢青索双剑、南明离火剑、七修剑等,皆是长眉真人亲自祭炼出来的至宝。

    “对了,师弟将来若是想要跟师尊一样御剑青冥,千万记住不要落下肉身修行。”

    “咱们峨眉一派,虽然乃是道门正宗,不讲究肉身修行。”

    “可剑仙一道乃是杀戮,若没有坚不可摧的肉身,将来与人争斗起来,难免肉身薄弱容易被法术克制。”

    松儿伸手指着后山方向,道:“咱们后山就有一处风谷,里面一年四季皆有刺骨寒风,可以淬炼修士肉身,增强资质。”

    “只是过于艰苦一些,咱们师尊又没有这个要求,故而只有大师兄一人,偶尔去上一次。”

    徐天元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肉身、风谷!

    这就是自己如今的修行道途。

    艰苦一些,他倒是不怕,修行一途,何处没有“艰苦”二字。

    “多谢二位师兄指点,如今天色已晚,天元就不劳烦二位师兄。”

    眼见天色已经彻底暗淡下来,徐天元不好继续问下去,再说仅是刚才的收获,已经足够修行一段时间。

    “无妨无妨,小师弟若是有不解之处,随时可以问我们二人。”

    松儿、鹤儿二人,一脸笑嘻嘻,心中说不出来的得意。

    他们还没有做够师兄的瘾头,巴不得徐天元继续问下去。

    徐天元道了一声谢谢,将二人送回竹屋里面,双目眺望远处峨眉主峰,心中不禁涌出一丝念想。

    修行一事,容不得半点怠慢,哪怕大师兄严人英位列三英二云之一,依然前往风谷里面淬炼肉身,自己又岂可退缩!

    徐天元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自然不会跟一般弟子比较,醉道人一脉门下,唯有严人英一人,才是他追赶的目标。

    当然前往风谷一事,徐天元不急,也急不来,总得先问过严人英再说。

    其中有没有忌讳存在。

    “修行修行,仅是剑仙一脉就有如此多的注意事项,可见修行一事,何等艰难。”徐天元轻叹一声。

    练气温养真元,淬炼肉身增强资质,二者仅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还要跟醉道人习得《九天玄经》、收集祭炼剑胎的灵材,各种事情接踵而来,没有半刻清闲。

    “祭炼飞剑,实在过于艰难,而且时间久远,说不得只能先寻找一口飞剑护身。”徐天元微微有些出神。

    一口上等的飞剑,便是以醉道人的本事,也要百年以上日夜苦工不可,休说顶尖飞剑,往往需要一位剑仙一生辛苦祭炼。

    足见上等飞剑如何珍稀。

    好在,随着正邪三次斗剑来临,不少宝物纷纷出世,其中不乏上等飞剑。

    一些宝物主人尚在世间的,徐天元自然不敢轻易染指。

    可是一些早就飞升了的真仙,遗留下来的宝物,却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徐天元一想到今后的光明大道,心中立刻有点迫不及待,恨不得马上寻找一口飞剑。

    可惜如今刚来峨眉山,尚且需要安稳一段时间,才能一步步谋划未来的道途。

    “争取早日温养真元,前往风谷淬炼肉身。”徐天元神色坚毅大声说出声来。

    “哈哈!”

    “小师弟,倒是好志气。”

    随着声音响起,严人英迈步从远处走了过来。

    眼见是严人英走来,徐天元立刻上前一步行礼道:“天元见过大师兄!”

    严人英一挥衣袖,将徐天元扶了起来,道:“你我二人皆是同门师兄弟,下次若是在这般客气,休怪我生气。”

    “天元谨记大师兄教诲。”徐天元再次恭敬道。

    见此,严人英一阵无语,也不继续理会此事,反而说起修行一事来,道:“温养真元,乃是水到渠成的苦工,可慢不可快,师弟莫要心急。”

    “至于前往风谷淬炼肉身,虽说可以略微增强资质,却过于艰苦。”

    “犹如置身地狱深渊一般,无数寒风吹的骨肉消散,非是常人可以忍受,故而师尊才没有特意要求门下弟子,前往风谷修行。”

    “师弟想去试一试,自是无妨,不过千万莫要逞强,一旦觉得坚持不住,必须立刻退出风谷,不然轻则肉身有损,重则生机消无。”

    此言非是严人英夸大,谷中寒风,对他来说,尚且如此,何况徐天元,还未温养出真元。

    与此同时,严人英又特意叮嘱一番,让徐天元先以其它方式锻炼肉身,等经过一段时间磨砺,再去风谷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