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逍遥君王 > 第476章 计划失败了
    黑袍死了,绿袍惊呆了,白袍等四人也都愣了。

    他们现在才发现,秦铭是真会杀人的啊。

    突然他们很庆幸他们一早就投靠了秦铭,否则的话,搞不好也就是这个下场了。

    秦铭把枪收起来,说:“你们好好休息吧!”

    然后,转身离开。

    绿袍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冷笑一声说:“果然,我们给你收尸。”

    ……

    秦铭回到侯府后,一路上一直在想一件事,就是黑袍说的,罗刹门门主这两天要杀他。

    秦铭在想,罗刹门门主怎么杀他,偷袭?刺杀?

    不管是什么,秦铭都不得不小心,毕竟那是五品,乃至可能是六品的存在。

    所以,一路上,秦铭都拿着手枪,小心翼翼的。

    哪怕回去后晚上睡觉,秦铭也是手枪拿手上,不敢大意。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秦铭按照惯例,收拾好,准备去上朝。

    到了朝堂后,秦铭看了看左相。

    左相也看了看秦铭,然后露出了一个冷笑。

    秦铭撇嘴:“笑你大爷啊。”

    左相顿时脸黑了,气的不行。

    很快,皇帝出来,谈了一会儿事后,就问大家还有没有事上奏。

    礼部说了说关于几天后的新年要举办的宴会的筹办情况,兵部说了说关于新年对各地的驻军情况。

    等大家都说完了,要散朝的时候,左相忽然开口:

    “陛下,老臣有个人才,想要举荐给陛下。”

    皇帝一听来了兴趣,说:“左相要举荐人才?好啊,是什么样的人才啊?”

    “回陛下,是一个武道高手,有五品实力。”左相说道。

    此话一出,朝堂震惊。

    五品武者,那可不是多见的啊,朝堂里的一些三品武者,都是将军级别的,就连当初的张元帅,都没有到四品,何况五品。

    “五品高手?不错不错,朕得见见。”皇帝说到。

    左相点头,随即对外面大喝:“刘胜,觐见!”

    不多时,一个近四十岁,一身白袍的中年人缓缓地走了进来。

    此人昂首挺胸,步伐稳健,一看就是高手。

    只见他走到大殿上,躬身道:“草民,见过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随即跪下磕头。

    皇帝开口:“平身吧,听说,你有五品实力?”

    “回陛下,草民不才,五品后期实力,愿为陛下效力。”

    中年人站起来说道,而他,就是长生门的门主。

    皇帝点了点头:“好啊,天下人才,都应为朝廷效力,造福百姓才是,你有这份心,朕心甚慰。”

    “多谢陛下。”长生门主躬身。

    这时,左相给顺天府尹使了个眼色,顺天府尹一愣,随即说:

    “刘胜是吧?你说你有五品后期实力,如何证明啊?”

    门主说:“回大人,可以找一个同样五品的,和在下比试一下。”

    “五品的?咱们朝廷,好像还没有吧?不过,有个四品的。”顺天府尹说道。

    大家顿时都看向了秦铭。

    此刻,秦铭也正看着那个刘胜,他现在基本上确定,这个刘胜,就是罗刹门门主。

    毕竟是左相带来的,又是五品高手,说他不是罗刹门门主,秦铭都不信。

    “不如这样,以本相看,就让秦总督和刘胜比试一下,如果刘胜赢了,足矣证明刘胜,就是五品高手。”左相说道。

    顺天府尹点头:“我觉得可以,就是不知道……秦总督敢不敢和刘胜比试一下?”

    正常来说,他们的计谋到这里,就成功了。

    但是,偏偏,秦铭不按套路出牌,开口说:

    “我还真不敢,都说了他是五品后期高手,还让我和他比试,这不是找死?左相,顺天府尹,你们这是安的什么心啊?”

    秦铭这话一出,左相和顺天府尹以及门主刘胜都愣住了。

    这回答,不是他们计划中的啊?

    秦铭出乎意料的回答,让他们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你……你不敢?”左相看着秦铭。

    秦铭点头:“对啊,要不你跟他比试?”

    “笑话,本相又不会武功,怎么和他比?秦铭,你是四品高手,你就和他比比,帮陛下试探一下他的实力啊。”左相说道。

    秦铭还是摇头:“你另外找人吧,我不玩。”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难怪昨晚黑袍说他门主会杀了秦铭,秦铭还好齐要怎么杀他呢,现在动了,借比试的名头杀他啊。

    既然想明白了,傻子才上当。

    所以秦铭就是不同意,你能咋地?

    左相和门主都急了,秦铭如果不应战,怎么办?

    “既然秦铭不愿意比试,就不要勉强了。”皇帝开口了。

    这下左相脸都黑了,很明显,明。比试不成了,杀秦铭,基本上不可能了。

    除非门主脑子有坑,敢在大殿里强行动手。

    这样的话,大殿被禁卫军包围,门主想走,也难了。

    想到这里,左相看了眼门主,对皇帝说:“那陛下,刘胜此人……”

    “若是人才,自当留下,为朝廷效力。”皇帝说到。

    然而就在这时,秦铭又说话了:“等等,陛下,用人之前,应该先把对方的身份,搞清楚吧?”

    听到这话,左相忙说:“秦铭,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本相推荐的人底子不干净?”

    “对啊!”秦铭直言:“左相,你这招数,老实说,不怎么样,在我看来,基本上是自投罗网。”

    “你在说什么?胡言乱语!”左相冷哼一声。

    秦铭笑了笑,对刑部尚书说:“麻烦刑部尚书回去把您最近查的一些资料拿来,咱们今天在朝堂上,接着左相这事儿,把最近的问题,给解决了吧。”

    刑部尚书看向皇帝说:“陛下,臣去去就来!”

    说罢,他转身离开。

    左相慌了,怒视秦铭说:“秦铭,你想做什么?”

    秦铭没理他,对皇帝说:“陛下,您让我查江湖势力和朝堂重臣勾结一事,臣已经查出结果,现,告知陛下。”

    皇帝一脸严肃:“讲!”

    秦铭点头:“回陛下,江湖势力罗刹门,潜伏帝都,帮助左相做事。左相和罗刹门勾结串通,多次和臣做对,欲扰乱朝堂。

    而今,左相更是堂而皇之的带罗刹门门主入宫,要举荐给陛下,还想借比试之意,让罗刹门门主杀我,其目的不纯,其心可诛,望陛下明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