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真是大昏君 > 第一章 第一章 娶个媳妇儿也添乱
    天启元年冬,天刚蒙蒙亮,睡得正香的天启皇帝便被唤醒。一声霸气侧漏的怒吼“滚蛋”,吓得宫女太监俱是面如土色,跪地不起。

    特么的,能不能让老子睡个好觉?

    虽然,已经穿越附身成了天启帝朱由校有了那么几天的时间,可叶轩还是没适应过来。

    这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到半夜还没睡着。刚刚进入梦乡吧,又被人叫醒,起床气勃然爆发。

    尽管融合了朱由校的记忆,叶轩觉得也只是能认识很多人,不会露出马脚而已。

    骂完粗口,叶轩倒也没一声令下,统统拖出去打死,可沉着脸,瞪着眼,傻子也看得出龙颜大不悦。

    早朝,早个毛的朝?天特么还没亮呢,早八晚五知道不?

    勉强上过一次早朝的叶轩已经看透了,早朝没啥吊用。他发完火,吓倒了一批太监宫女后,掉头再睡。

    这下没人再敢来叫他了。皇帝嘛,偶尔不上早朝又算什么大事呢?

    天启他爷爷——万历皇帝,二十八年不上早朝,国家不还是照常运转,不还是打赢了三大征?

    这一大觉,叶轩直睡到太阳晒屁股才悠悠醒来。

    服侍着皇帝洗漱穿衣,宫女太监们还是噤若寒蝉。

    但叶轩睡足了,头脑也清醒了,精神头儿也好,倒是没再发火,甚至还时常露出带着笑意的神情。

    美女耶,虽然不是睁眼就有,可今天就能看到,还是好几个呢!

    从五千美女中海选出来的呀,那得美成啥样儿?嘿嘿,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嘞!

    叶轩的心情渐渐愉悦起来,开局就是皇帝,三宫六院,六千粉黛;山珍海味,珍馐美馔;金口玉言,出口成宪……穿越者的最高境界,一下就满级嘞!

    而那个在穿越前对自己百般诱惑、讨价还价的神秘声音,叶轩已经不当回事儿了。

    虽然有忽悠的成分,可人家也没撒谎呀!穿越成了皇帝,这没错吧?马上就要选皇后、嫔妃了,这也没错呀!

    至于天启帝的短命历史,老子既然穿越附身了,还能不改变?

    坐到桌前,叶轩打量了一下早餐,不禁翻了下眼睛。

    烧鹅、清蒸鸡、白煮肉、蒸鱼、猪耳脆、燌羊……这特么的是早餐?

    算了,既来之则吃之。以后自己点,早餐弄得清淡点,对身体有好处。

    叶轩拿起筷子,吃得香甜。虽然这个早餐不科学、不保健,可肉还是很好吃滴!

    吃过早饭,叶轩漱了漱口,喝了盏茶,便在宫女太监的陪同下,前往南书房批阅奏折。

    面阔九间、进深五间的乾清宫,在明朝时,既是皇帝的寝宫,又是办公室。不用走太远的路,叶轩对此还是满意的。

    其实,根据他对历史的了解,以及实际的观察,虽然历朝历代都把早朝作为皇帝是否勤勉的一个标志,可实际上的作用并不大。

    你想啊,在早朝那么短的时间内,上奏启奏,却不调查研究,哪能就把国家大事给决定下来?

    所以,皇帝上朝不上朝,真的影响不大。最重要的是批阅奏折,这才是一个皇帝是否尽职尽责的特征之一。

    万历二十多年不上朝,但批阅奏折却没有耽误,国家也就能保持正常的稳定和发展。

    按照当时的公务处理流程,全国大大小小的奏章,都由通政使司汇总,司礼监呈报皇帝过目,再交到内阁票拟。

    票拟就是内阁草拟出处理意见,再由司礼监把意见呈报皇上批准,最后由六部校对执行。

    所以,如果叶轩想偷懒,想轻松,也可以不批阅奏折,而把国家事务全部交由内阁处理,批红则由司礼监代之。

    但叶轩还想左拥右抱多快活几年,还想把东北的后金给灭掉呢!

    他当然知道朝堂里那些臣僚吵架喷人最在行,对于军国大事却无一计可成。

    “皇爷,奴听闻奉圣夫人客姆姆近日心情不悦。”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紧随着叶轩,带着谄媚的笑容,看似随意地说道:“或是为选秀女之事吧?”

    叶轩一听这话,心情更不悦了。

    刚穿越附身,就选秀女这么一件令他期待,能让他兴致盎然的美事,还有人不悦?

    心头火起,叶轩猛然停下了脚步,大声责斥道:“选秀充实后宫,她有什么不悦的?听你的意思,朕这一国之君,还要去哄一个奶*妈不成?”

    王体乾立时张口结舌,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要知道,客巴巴客氏对于天启帝来说,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奶*妈。她所受到的隆遇,可谓是前所未有的。

    天启帝刚继位,便封客氏奉圣夫人,并下诏赐客氏香火田,客氏的儿子侯国兴、兄弟客光先也都封为锦衣千户。

    就连魏忠贤,得到客氏青睐而向天启美言,被叙治皇祖陵功,升为秉笔太监,并赐名魏忠贤。

    正因为如此,正想巴结魏忠贤的王体乾才想着献媚。等天启帝听了己言而前去慰问客氏,不正是自己的功劳?

    历史上客氏还真因为天启纳妃而不高兴,天启呢,还真的屁颠屁颠地跑去安慰了一番。

    可现在,晴天霹雳呀!

    王体乾被皇帝被责斥得蒙头转向,再被少年皇帝恶狠狠地瞪着,吓得扑通跪倒,磕头如捣蒜,连声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掌嘴!”叶轩冷哼了一声。

    看着王体乾啪啪地抽着耳光,叶轩才算稍微感受到了一些当皇帝的乐趣。

    想骂谁就骂谁,想打谁就打谁,还不用自己动手,皇帝就应该是这样狂拽酷霸叼嘛。

    叶轩爽了那么一小会儿,便转身而走。身前身后则是噤若寒蝉的宫女太监,还有脸蛋子发红发肿的王体乾。

    此时的魏忠贤刚刚升为秉笔太监,客氏也极受天启宠爱。

    王体乾的掌印太监,按惯例,是在魏忠贤之上,但他看到王安的下场,便想着巴结魏忠贤和客氏。

    可万万没想到,却挨了少年皇帝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