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走进影视武侠 > 第四十六章 武当山上
    “三步,我做到了,你的话还算数吗?”

    庞观看着眼神呆滞的赵敏,略带皱眉的问道。

    赵敏眼神转清,清‘啊?’一声。

    继而重新恢复她郡主的骄傲。

    “当然,本郡主说过的话就是金口玉言,你还怕我反悔不成?”

    庞观点头,松开了拿住赵敏脖子的右手,眼皮重新塌下,精神恹恹的绕过赵敏,直接往少室山下而去。

    赵敏被这一幕弄得摸不着风:“你就这么走了?”

    庞观头也没回,声音传来。

    “郡主一言九鼎,我又有什么不放心的?赵姑娘,这是你最后一次见我了,这次之后,我将浪迹天涯,漂洋过海,你我之间的约定,我一定做到。”

    “不是,你……”

    赵敏心中有很多话想说,就在刚刚一瞬间,庞观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然彻底改变,乍然听到庞观将与她再不相见,心中竟然失落的厉害。

    可话到嘴边,却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我不是一路人,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有你的江湖路,我有我的逍遥曲,赵姑娘,能认识你是一段不算美丽,但却难忘的一件事,江湖路远,希望你且行且珍惜。”

    庞观背着双手,慢悠悠向山下走去,两千士兵自动让出下山的路,眼中除了害怕还有对强者的敬仰。

    山下,火工头陀站在路口,旁边还有一辆板车,一只骡子,他看着今日的少林寺,久久不语,眼神复杂。

    庞观在这两个月里,不光是仔细阅读了少林的武功精要,更是一举治好了火工头陀的残疾,在已经将肉身了解的无比精细的庞观手里,再加上黑玉断续膏的神奇,让火工头陀重新恢复自如并非难事。

    只是现在的火工头陀还需要修养,不能长时间劳动关节,更不能强行动手。

    “怎么?见到昔日的伤心地即将覆灭,心中还有些感伤?我本以为你会说一句大快人心呢!”

    庞观走到火工头陀身前,微笑着说道。

    “悬崖底下十几年,全在想往日的旧事,又不是多么复杂的东西,早就看透了。

    虽然少林对我不仁,我也没对它多义,但到底是我年少时候待的最久的地方,每日早上僧人们的早课,武僧的日常炼体,伙房的零零碎碎,如今都要不复存在了,是个有血有肉的人都会感怀吧!

    想我这一生,前半生因胸中不忿而忍辱负重。一朝功成,却是满手血腥,还想争夺天下第一?呵呵,此时想来,毫无意义!

    到了现在,无儿无女,无亲无故,连个好友都没有,偌大个江湖,我竟然孑然一身,这是何等惨淡的人生。”

    庞观听到火工头陀回首往事的感叹,脸上的笑容越加平淡。这种伤怀,他又何尝没有过?相比火工头陀,他经历的岁月要多的多。

    “怎么?听你这意思是想找个普通婆娘,闹市归隐了?”

    火工头陀点点头,他确实有这方面的想法。

    “我想问你一件事”火工头陀说道。

    “我知道你要问我为什么收你,是吧?”庞观早就知道火工头陀迟早要问。

    “我这一身九阳神功也算有些作用,我本以为你要做统一武林一般的大事,可这些日子以来,我也看出了你是个淡泊名利,安稳度日的人,那么你当初收下我,又为我治好残疾到底是要我做什么?”火工头陀问道,这是他一直以来最想知道的事情,庞观这个人,火工头陀从未看懂过。

    庞观坐上板车,骡子识趣的向前走,他拿出烟杆,哈哈一笑:“我是个铁匠,店里没人手,也许我只是想你帮我抡大锤呢?”

    火工头陀闻言脸色一僵,这个答案?

    实在出乎意料,可眼见庞观越走越远,火工头陀连忙跟上,骡子拉着板车,板车驮着两个散客,路上残留着烟香,对话隐约传出。

    “我们这是要去哪?”

    “去见你一个老朋友……”

    ……

    武当山,传闻乃真武大帝之道场,山势奇骏,是众多福地之一,钟灵敏秀,险奇皆备。

    这里是武当派的山门,山上有道场,道场里有门派,门派里有位老神仙。

    这一日,小道童慌慌张张的进得真武大殿,不过半许,微胖的张三丰便独自一人飞身下山。

    鹤发童颜,长袖飘飘,看似御风而来,体态轻盈,点岩突而直下,会御风而仙人。

    这是庞观眼见张三丰的第一映像,可惜,要是他不胖就更好了。

    张三丰一眼就见到了山门口的板车,只见一人正襟危坐,头陀打扮,有些眼熟,只是一眼,张三丰便知道,这是一位绝顶高手。

    而最令张三丰诧异的是另一人,这人侧卧在板车上,右手支着脑袋,左手拿着一根铁烟杆,正半耸着眼皮吞云吐雾。

    这人看身形便知高大魁梧,力量不凡,可张三丰却没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一丝的威胁,更没有高手之间的感应,看不出对方真气的活动,乍一看来,根本就是一个庄家汉子,丝毫不懂武功。

    但张三丰知道,这就是令道童惊慌的源头。

    “不想鼎鼎大名的魔尊会来我武当,老道有失远迎。”张三丰面带微笑的说道。

    不知道庞观的来意,对方可是被人称作天下第一,会是来找他比武的吗?

    “张真人,闻名不如见面,久仰!”

    庞观坐起身来,即便是坐着,也不比张三丰矮多少,平视的说道。

    “客气”张三丰道。

    “我大老远从少林而来,张真人不请我进去喝杯道茶?莫非是我这魔尊的名头入不得真武大帝的道场?”

    庞观笑着问道。

    张三丰侧身一引:“岂敢!若是未曾见面,老道还不敢任由阁下上山,但如今既然见到了,武当自然扫榻相迎。”

    庞观抬眼。

    “哦?何解?”

    张三丰捋了捋胡须,笑道:“不知是敌是友,武当岂敢随意开门?但魔尊今日来是善意,我武当自然大门洞开。”

    张三丰这话一说,庞观当即哈哈大笑。

    不愧是张三丰,果然好眼力,好胸襟。

    “请!”

    “好!”

    武当后山,悬崖绝壁旁边,一方石桌坐了三人,桌子上茶杯冒着热气,却不见炊具。

    这是张三丰用内力直接煮沸的香茶。

    “只知魔尊名号,江湖传闻不实,老道还不知阁下真名。”张三丰首先问道。

    “姓庞名观,字任之,魔尊的名号是江湖乱传的,不能当真。”庞观回答。

    “哦,那残杀江湖正道的事想必也是假的了。”张三丰了然。

    庞观抽了一口,缓缓吐烟。

    “这个倒是真的,确实杀了不少所谓的正道侠客。”

    张三丰顿时脸色一变:“这是为何?”

    庞观先是仔细将经过说出,等到张三丰脸色缓和,这才继续说道:“今日来主要是想与张真人交流一下武学,正好,你的老朋友今天也在。”

    张三丰还在诧异庞观说的是谁,旁边的火工头陀就开口了。

    “张三丰,还记得我吗?”

    张三丰仔细一看,十分熟悉,但却又说不出名字。

    “十几年前,就在这里,我找你打过一场。”

    火工头陀这话一出,张三丰当即惊的站了起来。

    “火工头陀!你不是?”

    张三丰先是大惊,继而却是大喜,但转瞬又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悲伤。

    庞观看的分明。

    “张真人可是在担心张无忌?”

    “你怎么知道?”张三丰更惊了。

    “你不用担心了,几个月前,有一个小子掉落悬崖,刚好被我们遇上,火工头陀更是收他为徒,传了九层九阳神功,如今张无忌寒毒已去,更是一跃成为武林高手。”

    张三丰大喜。

    “当真?”

    “千真万确!”

    听到庞观的肯定,张三丰这才重新坐下,脸色欣慰,对火工头陀连连感谢,更是说了当年不该将他打落悬崖,此时十分愧疚。

    “张老道,你不必如此,当初是我自己想不开,与你何干?”火工头陀说道。

    张三丰脸色恢复,继而向庞观问道:“庞先生要与我交流武学?这?”

    庞观一笑:“不用担心,我不是邀战的意思,我是要与你坐而论道。”

    “哦?那老道荣幸之至。”

    张三丰抱拳说道。

    虽然看不出庞观的厉害,但张三丰隐隐感觉,对方的修为似乎真的在他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