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走进影视武侠 > 第六十五章 那一锤的神力
    春秋兴亡,风雨飘摇,霸业宏图,说与山鬼听。

    说过了沙场,咱们再来说一说这离阳百年来的快哉江湖,说一说那一声长啸,巍峨千百剑来的青衫剑仙。

    灭六国,拒北莽,文职之中,大柱国最高,武职之中,异姓王爷最大,徐骁一世英明,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身上背负着千万的亡魂,手里沾满了他国的鲜血,古语常说,既居其位,必承其重,反过来却也成立。

    王府今天有些热闹,据说是来了一位龙虎山的老神仙,辈分极高,字号极老,仙风道骨,长髻飘飘,下巴一缕长须,童颜鹤发,眉间朱砂却不妖,背后一炳桃木古剑,手上拿着银须拂尘,当是龙虎大家宿老。

    一派道家高人形象。

    可这位老神仙今天不是被人请来的,也不像造访寻常百姓家一样得到了极高的尊重。

    恰恰相反,此时的老神仙脸色十分纠结,哭笑不得的脸上露出的是丢了脸的委屈。

    这位老神仙是来收徒的,收的不是别人,正是徐晓的小儿子,叫做徐龙象的一位傻子。

    徐晓一生威武,人称:人屠,杀人何止百万?那些眼中见不得人好的家伙心中嫉妒,总会装作不经意间说一两句徐骁的坏话,人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徐晓膝下两儿两女,长女就像是白虎降世,虽然生的极美,爱穿一身红衫,风情万种,魅力无限,但几次嫁人,却都克死了丈夫,如今在南方艳名远播,却没有一个男人敢招惹。

    二女儿倒是争气,文武双全,少年老成,蕙质兰心,尤其在学术经纬方面,在极小的时候就展露出了绝高的天赋,更是自创十九道围棋的下法,震惊了天下,最后被上阴学宫一位韩大家收为了学生。

    而说到两个儿子,却是令得那些眼红的人最为开心的了,长子徐凤年,一身好皮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个疼女人的体己人,风流不羁,放浪形骸,最是挥金如土,纨绔风范,这徐败家的名号那是不止在北凉三洲广为传唱,就是在京都的皇宫,徐凤年的知名度都不见得比当朝大将军低。

    至于这最后一位小儿子,常人所知不多,但也听闻是个傻子。

    别人都说,徐骁是杀人杀的多了,引来了老天的惩罚,于是到老了,连个能继承家业的人都没有,两儿子,不是傻子就是败家子。

    这不,龙虎山的老神仙现在就对这傻子无可奈何,站在一边看着大柱国对他的小儿子百般劝说,其中诱拐的嫌疑很大。

    “儿子,去龙虎山学成一身本事,以后谁再敢说你傻,你就揍他,三品以下的文官武将,打死都不怕,爹给你撑腰。”北凉王徐骁蹲在地上,对着拿着树枝拨弄蚂蚁的傻儿子说道。

    龙虎山老祖宗一级的老神仙听的冷汗直下,但脸上还是不得不挂着僵硬的笑容,徐晓这句话天下间何人敢说?也就北凉王说了,别人还不敢反驳,还得陪着笑。

    可惜蓬头垢面的黄蛮儿根本不理睬,似乎自家老爹说的话还没有面前的蚂蚁来的有趣。

    北凉王徐骁有些尴尬,再次劝说:“儿啊,你力气大,不学武捞个天下十大高手当当就太可惜了,学成回来,爹就给你个上骑都尉当当,骑五花马,批重甲,多气派。”

    北凉王说的口干舌燥,诱惑百出,可徐龙象就像是耳朵被灯芯塞住了,完全当作没听到。

    徐晓回头朝老神仙一看,老神仙也只得尴尬的笑笑,两人在这一刻似乎站在了同一阵线,哦!不!是难兄难弟,颇有些同病相怜的默契。

    突然,黄蛮儿站起,朝天上的太阳一看,接着转身大步朝后山奔去,脚步踏的极重,扬起一路的灰尘。

    老神仙不明所以。

    “这?”

    北凉王徐骁拿手一指,示意跟上,自己当先带头。

    北凉王府极大,府邸完全建造在清凉山上,算是将一座大山给全全包围,建筑众多,百转千回,黄蛮儿要不是这条路每天必走,恐怕早就把自己弄丢了。

    清凉山上有一片碧波荡漾的大湖,水色清亮,锦鲤千万,算是北凉王府最具名声的景色,有好水必有好楼。

    就如长江有闻名天下的黄鹤楼,西湖有美食美酒甲天下的楼外楼。

    这里也有一出建筑,不是楼,而是亭,说是亭,其实比亭可要大的多了,说是塔也并不为过。

    听潮亭,被东南的士子们百般诟病的亭子,共有九层,因为顾及九九归一,是为至高的忌讳,仅有六层露出地面,其余三层却在地下。

    徐骁马踏江湖收缴而来的全部武学典籍都放在这里,因此每年都有众多不怕死的前来偷书送死。

    长久以来,死的人多了,恶名自然也就传出去了,于是当世就出现了三大禁地,其中之一就是听潮亭。

    黄蛮儿直奔听潮亭而来,进的却并不是这处明楼,反而是楼后面三间不起眼的石房。

    这是三间十分突兀的房子,与雕龙画凤的王府其他建筑截然不同,这三间房子都只是一层,用的是花岗岩拼凑而成,极具原始风范,而且连门都没有。

    黄蛮儿径直跑进最右边的一所石房,一屁股坐在门口的一处矮石上面,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的事物。

    徐骁与赵天师联袂而来,尚且只是接近,一股滚烫的热浪就铺面而来。

    等到诧异王府还有这么一出建筑的老神仙反应过来,徐骁已然走到了门口,却并未进门,门外热气尚且蒸腾的人想出汗,里面又该是何等模样?

    老神仙一眼望去,屋子里别的没有,一座大熔炉占了屋子大半的地方,老神仙发誓,他此生见多识广,但绝对没有见过这样巨大的熔炉。

    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汉子在快速的拉风箱,这风箱不比一般,老神仙识货,认得出制造之物乃是极品精铁,风箱的两根连杆居然犹如象腿,长度几达三米,可见这个大熔炉又有多大。

    而这拉风箱的中年人双臂肌肉扎结,皮下宛如有一头曲龙在游动,两条小腿扎在地面,比老树盘根还要来的稳固,老神仙眼尖,发现这汉子不仅额头未有一滴汗珠,连浑身的皮肤都细腻的宛如千金小姐。

    这让来自龙虎山的老神仙瞪大了双眼,心中更是泛起了后退的念头。

    黄蛮儿正仔细的盯着面前的大熔炉,只见里面的炉火越来越旺,炉火红的发白,温度不知高到多少。

    等到整个炉子中的火全部变白,拉风箱的汉子一声大喝:“龙象!”

    只见徐龙象顿时站起,轻车熟路的拿起旁边靠在墙上的一把一米直径的大铁锤。

    而此时中年汉子迅速抄起身边的一把长杆大铁钳,猛虎下山一般快速的从炉子里抽出一块黑黝黝的大金属块放在垫铁之上。

    黄蛮儿很明显对这一幕早就熟的不能再熟,黑黝黝的大金属块刚接触垫铁,他的大锤子就砸了下来。

    一声巨大的金铁巨响响彻整个后山,地面更是猛的震颤一下。

    老神仙从脚底能感觉出这一锤的力道,更是两眼放光的看着挥出这一锤的黄蛮儿,真是天生神力啊,这要不是真武大帝下凡他都不相信。

    如此更坚定了他收徒的决心,朝着大柱国徐骁一看,徐骁眼神示意稍安勿躁,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

    等到黄蛮儿砸完这一锤,中年汉子眼睛都不眨,又迅速的将金属块放入熔炉之中。

    再把大钳子抽出之时,成人手臂一般粗细的钳子都已经快被烧融了,由此可见这炉中的温度之高。

    中年汉子依旧坐下拉风箱,完全不把大柱国与赵天师放在眼里,整个人的精神全在这方炉子之上。

    黄蛮儿似乎像是完成了今天的使命,开心的又跑了回去,蚂蚁的乐趣哪是这些俗人能懂的?

    老神仙看的不知道说什么?这一幕让他完全摸不着风,匪夷所思。

    等到他与大柱国离开听潮亭,这才开口:“王爷,刚才?”

    徐骁还以为这牛鼻子能忍住不问呢,不过这也不是啥秘密,当即回答道:“打铁!只不过那块金属不一般,得一天一夜的煅烧才能拿出来锤上一下,每日正午就是抡锤的唯一机会,府里能抡起那锤子的人不多,但愿意做这事的就咱儿子一个。”

    徐骁说起这话时语气竟然显得颇为自豪,似乎能打一下铁是个多么荣耀的事情一般。

    老神仙没看懂徐骁脸上的神情,还以为徐骁是在为他儿子能有如此神力而骄傲。

    先前的院子里,黄蛮儿撅着屁股对着大柱国放了一个响屁,开心的像个傻子。哦!他就是个傻子。

    大柱国没有办法,只得拿出他哥哥就要回来的事情做文章,可惜到了门口却没见到徐凤年的黄蛮儿自觉受到了欺骗,狂性大发。

    赵天师得到徐骁的眼神示意,终于出手,显示了一下自己真是道家高人,不是街边行骗的真实本领。

    就在这时,天空一只栾鸟飞下,稳稳的落在徐龙象的肩膀上。

    只见这只神鸟通体没有一丝杂色,鸟喙乌黑透亮,双眼神光犀利,特别是那一双爪子,尖锐锋利的很。

    这可不是一般的鹰隼,而是比三年龙来的更加珍贵的六年凤!

    徐龙象认得这只神鸟,当即开心的大笑,跑回府里的马厩,骑上一匹雄壮异常的大黑马,一路越门而出,直奔城外而去。

    徐骁神色不变,但眼中的神色突然变得放松。

    他儿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