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傅爷又被夫人套路了 > 第108章 被蒙在鼓里
    “砰…”

    柳曳话还没说完,沈韵一下推开了车门,她的动作很急,柳曳没有防备,狠狠被车门撞了一下。

    “柳曳,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沈韵下车,敛着双眸,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她。

    “怎么,敢做不敢让人说?”柳曳忍着身上的痛,往后几步,靠着车身,气焰嚣张,“你姐姐和乔晨不清不楚,你现在又和他绯闻满天飞,可不就是二女侍一夫?”

    “你他么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沈韵护短,听柳曳扯到温淼,气急,她上前一把揪住了柳曳的衣领。

    “不信是吗?”柳曳细眉一挑,看着底气十足,似乎根本就不惧怕。

    沈韵顿了顿,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着,眼里危险的气息滑过,她抬手直接给了柳曳一巴掌,“你的话,我半个字都不会信!”

    “哈哈…”柳曳忽然大笑了起来,“沈韵,我真是可怜你不知道事实,被蒙在鼓里!”

    说着,她划开手机,点开了其中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鹅蛋脸、眼眸细长、鼻翼脸型精致,脸上淡淡一股出尘的气质,是沈韵的姐姐温淼,她旁边躺了一个男人,被子盖得严实只露脸,沈韵一眼便看出是乔晨!

    沈韵从来没有想过温淼和乔晨之间会有这种关系…大脑忽然一片空白,她神情有些错愕!

    “沈韵,我真是可怜你,可怜你什么都不知道…哈哈…”柳曳看着沈韵紧锁的眉头,心里兀地一阵开心。

    她的声音刺的沈韵耳朵疼,沈韵眸光蹙了蹙,接着,下一秒,一把拿过她的手机…砸了!

    “你做什么?”

    手机撞击到水泥地面,发出“砰”的巨响,柳曳身体不自觉抖了一下。

    “你看到什么,就是做什么!”

    “呵…”柳曳笑了出来,“沈韵,你现在是气急败坏想打人吗?你吓唬谁呢?”

    沈韵咬了咬唇,眼神略显阴鸷,伸手抓住柳曳的手腕,她重重推了一下,“你以为我不敢吗?”

    柳曳一个趔趄,被她推得撞在了车上,腿部一片淤青,她抬眸看见沈韵上的阴鸷,一个激灵,站直了身体,衡量利弊后,她赶紧溜之大吉了!

    柳曳走后,沈韵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手机怔怔发呆…

    温淼和乔晨都属于公众人物,不论柳曳手机里的照片是真是假,都会对她们造成负面影响。

    而且,不知为何,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她竟然隐隐觉得是真的。

    此刻心里募地一阵喜悦,她拿出了手机想问问温淼,但忽然想起自己和乔晨的那些绯闻,她心里生出了浓浓的愧疚。

    拿着手机的手僵了僵,她突然便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

    凝眉思索了几分钟,她收拾了地上的垃圾,开车走了…

    地下车库,离沈韵不足三百米处,一辆白色大众上,黑衣保镖拨通了电话,“傅总,沈小姐下班了,有人找她麻烦!”他说话机械一般,没有什么情绪。

    “谁?”

    “柳曳柳小姐。”

    “吃亏了吗?”

    “没有,沈小姐占上风。”

    十七楼,一直冷着脸生着闷气的某男眼神突然柔了下来,“继续跟着!”

    顿了一下,他沉着声音道:“查一下柳曳为什么去找她…”

    ————

    那日之后,沈韵心里对傅立渊生气、又对温淼愧疚,情绪一直不佳。

    恰巧工作需要,她被凌霜召回了杉木,与傅立渊见不到面,她倒是冷静了不少。

    偶尔独处,想起自己几次没来由的发脾气,隐隐还有些心虚。

    但,关于温淼和乔晨的事情,仍是搅得她郁郁寡欢…

    这日,恰逢周末,凌霜见沈韵自那件事后情绪一直不佳,便以为沈韵压惊为由,约她出来用餐。

    “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凌霜并不知道沈韵和傅立渊之间的事情,只以为她是因为那场意外,心里有了阴影。

    沈韵恹恹扒着盘子里的饭,没有说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韵子,嗨起来,你肯定要走大运了…”

    凌霜今天心情很好,还想继续说,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顾客就是上帝!

    她看着来电人,无奈的朝沈韵摆了摆手,而后便出去了。

    凌霜走后,偌大的包厢,只剩沈韵一人。

    沈韵心里发懵,想不通该怎么同温淼开口,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也出去了。

    天御是云城很有名的餐厅,场地大、消费高、环境好!

    沈韵在外面溜达了一会,没有寻到凌霜,意料之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前方拐角处,男人神情神情落拓,白色衬衫微微敞开了领口,喉结隐约可见,许是有些热,袖口卷了起来,露出小麦色精壮的手臂,右手随意夹着抽了一半的烟,眼睛幽幽看着远方,愁眉紧锁若有所思,周身气质沉稳的过于压抑。

    沈韵心里的烦闷忽然更胜了!

    踌躇片刻,她决定去问清楚。

    若是,他和唐沫真的有什么,那么…就这么算了吧,反正开始的也是莫名其妙!

    下定决心后,她深吸一口气,往前走了几步。

    但未待靠近,男人一道凌冽的眼神射了过来。

    沈韵被他那么看着,那质问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敛了敛神,她道:“你…也来吃饭吗?”

    傅立渊本是与陆天河、姜达西在里间吃饭,中途出来接了个电话,心里觉得闷便在外面多待了一会。

    他没料到会在此碰到沈韵。

    眼神柔了几分,他不动声色将手里的眼掐灭,但并没有回答。

    男人身上的烟味很重,是近来抽烟过多所致!

    那浓烈的味道,一阵一阵往沈韵鼻子里钻,沈韵募地一阵心疼,咬了咬唇,她往前几步,“这么巧!我也来吃饭。”

    她话音刚落,男人没有什么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此般自说自话,沈韵觉得尴尬,抬手摸了摸头发,她将视线移到了别处。

    “嗯。”就在她觉得傅立渊不会理她时,男人忽地低低应了一声。

    他的声音闷闷的,沈韵陡然一阵烦躁。

    敛了敛神,她决定先道歉,毕竟自己确实说了过分的话。

    “那个,对不…”

    她刚开口,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

    沈韵脸色难看,只能将没说完的话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