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首辅娇娘 > 260 宠夫(二更)
    看到他放着自己的位子不坐,却坐在了萧六郎身边,众人都很诧异。

    然而转念一想,他昨晚离席得早,今天又入席得晚,怕是没听到有关萧六郎的那些言论。而他又来自寒门,不知座位的规矩,只怕以为状元与榜眼就是一边一个顶头坐的。

    这就是寒门学子的悲哀,看不清形势,拎不清规矩,无意中得罪了人也不自知。

    不过众人到底最厌恶萧六郎,对宁致远的仇恨值并没有多少,宁致远要容貌没容貌,要背景没背景,与萧六郎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众人很快再次将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萧六郎的身上,不时小声交头接耳,大致都是在非议萧六郎的不是。

    萧六郎正襟危坐在垫子上,好似没听见,也好似听见了也选择忽略。

    大殿闹哄哄的,他的身影却有些单薄。

    宁致远喝了口茶,突然对他道:“我去礼部查过试卷了。我看过你的文章,你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状元,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安郡王的策问也做得很好,但是比起你,少了几分赤子之心。我想,这才是你真正打动陛下的地方。反倒是我,我的策问稍逊袁宇,可最后是我拿了第三,他拿了第四。可能是因为袁宇是袁首辅的孙子,他很容易出人头地,而我这样的寒门学子,若不考中三鼎甲,就几乎没希望飞黄腾达了。”

    萧六郎微愕地看了宁致远一眼。

    昨天自己那么威胁他了,他竟然还能对自己讲出这番话。

    看来他也不是不清楚那些流言蜚语。

    萧六郎淡淡地移开视线:“还有胆子坐在这里和我说话,不怕引火上身吗?”

    宁致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如果没有你,现在被排挤的人就是我。”

    宁致远同样也出身寒门,他还不像萧六郎入了某位贵人的眼,没有任何人给他撑腰,如果他被排挤,结果很可能是他自己都在京城待不下去。

    萧六郎的成绩比他更好,光环比他更大,吸引了所有人的嫉妒,乃至于几乎没什么人有闲心来排挤他。

    “你挺住。”宁致深吸一口气,委屈道,“不然你倒了,下个就轮到我了……”

    差点就被他感动的萧六郎:“……”

    皇帝过来后,众人全都噤了声。

    皇帝看到安郡王的座位,倒也没说什么,他落座后,让乐师奏了《鹿鸣》曲,紧接着所有进士合诵《鹿鸣》歌,最后又钦点了三鼎甲各作一首应景的诗,将学术气氛烘托得极好。

    鹿鸣宴的膳食是由御膳房统一准备的,这就比小考以及殿试当日的便饭丰盛多了,许多人一辈子没吃过宫廷佳肴,可能今天是他们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

    尽管天子威压很可怕,可他们还是吃得津津有味,毕竟确实太美味了。

    皇帝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将现场交给了礼部的官员。

    临近傍晚时分,宴会结束,进士们依次离开。

    萧六郎与冯林四人一道走出太和殿,刚出去没多久,便有一名太监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请问,这位可是萧状元?”

    萧六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是谁?”

    太监笑道:“老奴姓黄,是太子殿下的奴才,殿下想见见萧状元,还请萧状元移步东宫。”

    萧六郎顿了顿:“太子为何要见我?”

    太监笑了笑,说道:“奴才只是个传话儿的,萧状元有什么疑惑,可以当面请教太子殿下。”

    杜若寒蹙了蹙眉。

    太子召见是不能不去的——

    冯林倒是很开心:“六郎,太子召见你!”

    “嗯,我知道。”萧六郎点点头,对太监道,“劳烦公公带路。”

    太监比了个请的手势:“萧状元,请。”

    “你们先回去,不必等我,一会儿刘全会来接我。”萧六郎说罢,与太监往东宫的方向去了。

    冯林笑嘻嘻地道:“太子殿下是听闻六郎的才华,想要拉拢六郎的吧?”

    不怪他这么认为,实在是太子是宣平侯的外甥,萧六郎像宣平侯的儿子,那岂不是就像太子的表弟了吗?一家人呀!

    杜若寒撇嘴儿道:“太子娶了表弟的未婚妻,谁知道太子见了像表弟的人是个什么心情?”

    冯林浑身一抖:“呀,把这一茬儿给忘了!”

    ……

    京城,柳家大院。

    昔日金碧辉煌的柳府早已被充公,如今的柳家挤在一间破破烂烂的小宅院中,说是柳家,其实已经只剩柳一笙一个主子了,还有个小哑奴与上了年纪几乎干不动的老妪。

    顾娇踏进柳宅时,柳一笙正蹲在地上,用一支沾了水的旧毛笔在一块从外头捡来的破石板上练字。

    他没钱买纸笔,只能用这种方式练习。

    看到院子里突然多出来的小身影,他微微惊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难堪与局促,但只一瞬便被一股自嘲所取代。

    已经低贱到尘埃里了,还有什么自尊脸面可言?

    他继续练字,不理顾娇。

    院子里的哑奴却警惕地抓起一根棍子,挡在了柳一笙的身前。

    看来柳一笙没少被上门欺负过。

    柳一笙冷冷一笑:“退下吧阿奴,你打不过她。”

    阿奴不退下,虎视眈眈地瞪着顾娇。

    他年纪不大,和顾小顺同岁的样子,顾娇从兜里拿了一块糖递给他:“吃吗?”

    阿奴眼睛一亮,有口水流了下来,但他没上前,而是死死守住自己的阵线。

    柳一笙嘲讽一笑:“去吃吧,她要想杀你,不必如此麻烦。”

    阿奴又犹豫了一番才把棍子放下,像小猴子似的唰的摘过顾娇递给他的糖块,仿佛慢了一秒就会被顾娇给算计似的。

    他拿了糖后,掰下来一小口吃掉,剩余的都揣进了自己兜里。

    “你来做什么?”柳一笙问。

    “你的药。”顾娇将一摞捆好的药包抛给了他,“最后一个疗程了。”

    “可我已经不疼了。”他指的是自己的胆囊炎。

    “不疼也要吃,这是疗程。”顾娇说。

    柳一笙道:“我没钱。”

    顾娇道:“知道你没钱,卖个消息给我,我就不收你的药钱。”

    二人谁也没提赌约与簪花的事,仿佛一起将它忘了似的。

    柳一笙练字的手一顿:“你要什么消息?”

    顾娇挑眉道:“你们柳家真的造过反吗?”

    柳一笙呵呵道:“造过又如何?没造过又如何?”

    顾娇摸了摸小下巴:“造过反的话,应该对皇宫很了解,譬如……有什么办法能进入皇宫?”

    柳一笙:“……”

    另一边,黄公公领着萧六郎往东宫而去,眼看着要路过御花园了,萧六郎的步子突然顿了一下。

    黄公公问道:“萧状元,何事?”

    “没有。”

    他好像听到猫叫了,十分细微的声音,却令他汗毛都紧了一下。

    黄公公笑道:“没什么事,咱们就赶紧走吧,别让太子殿下等急了。”

    萧六郎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

    不远处的榕树上趴着一只白猫,正享受地啃着树上的小鱼干。

    二人穿过了御花园,即将路过那株榕树,忽然间,御花园的另一个入口奔来一个小宫女:“哎呀,不好了不好了!来人啦!”

    萧六郎转过身去。

    黄公公眉头一皱,指了个身边的小太监,道:“你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我带萧状元去见殿下。”

    “是。”小太监麻溜儿地去了。

    哪知那个小宫女竟然推开他,一路奔到黄公公面前,扑通一声跪下:“黄公公!您在这里真是太好了!求求您救救我家殿下!我家殿下快不行了!”

    “她是谁?”萧六郎问黄公公。

    黄公公气坏了,试图挣开那个小宫女,小宫女却将他的大腿抱得死紧死紧:“黄公公!救救我家殿下吧!”

    黄公公气急败坏道:“你家殿下的事,杂家如何管得着?你得去禀明陛下!”

    小宫女哭道:“我若是能见到陛下,又怎会求到您的名下呢?求您带我去见太子一面!我家殿下虽是质子,可到底是陈国皇子,你们不能对他不管不问呐!我家殿下都病了好久了!”

    “出了什么事?”

    正在御花园附近散步的宁王妃也听到了动静,她在下人的搀扶下缓缓走来。

    庄贵妃十分看重宁王妃这一胎,特地向皇帝求了恩典,允许她在自己的永寿宫养胎。

    黄公公看到宁王妃走过来,又看看不远处的榕树,眸子里掠过一道暗光,暗骂这小宫女坏事。

    陈国质子病了就病了,来这边是做质子的,不是做皇子的,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气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