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大秦做皇帝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大肆赏赐
    “王上,臣还有一事要请示王上。”萧何从袖中抽出一张表格,递到了扶苏面前。

    扶苏看到之后,旋即会意过来,这是有关于筹备他和蒙瑶的婚事等各项的花费预算。

    说老实话,看到这张报表上锁罗列的各项支出,扶苏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扶苏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不是能缩减一下其中的开支。

    这其中的花费实在是太大太大,就比如婚礼上扶苏和新娘所穿的服饰,就无比的奢华和昂贵。

    除此以外,还有着各项支出,宴席等等。

    总共算下来来的花销起码足够秦军进行一次小型的战役。

    站在台下的萧何见扶苏沉默不语,心中也是直打鼓。

    说老实话,在这报表上的各项支出他萧何已经尽可能的缩减了,就是为了考虑现如今秦国正在面临战事,积蓄国力,所以,萧何认为还是节俭为好。

    可另一方面,扶苏毕竟乃是秦王,若是一场婚礼并且伴随着一场封后典礼办的不像样子,那也着实说不过去。

    而萧何,自是毫无疑问,此刻站出来要征询扶苏的意见的。

    扶苏将方才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指关节轻轻的敲击着案几,眼神中浮现出思索之色。

    现如今的他,站的位置不同,所感受到的自然也不一样,他自然知道萧何将这份报表拿到他面前是个什么意思,就是希望他能够定个基调。

    如此一来,萧何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自然有了大致的方向,会变得无比的简易。

    可扶苏想到的不一样,一方面,是朝中和蒙氏的关系如何处理,婚礼节俭,固然可行,可是,这蒙氏的面皮上终究有些不好看。

    这一点,扶苏并未思虑太多,总体来说,如今的蒙氏还是愿意跟着他走的,并且对于他的忠诚是清晰可见的。

    让扶苏思索更多的是因此带来的外交影响。要知道郦食其已经准备出使赵国。

    如果三两月之后,郦食其将那位赵国公主带回来,那此刻的婚礼就颇具意义了!

    前后如此短暂的两场婚礼,自然难免被人拉出来做比较。

    若是与蒙瑶的婚礼大致持平或是略微逊色于与赵国公主的婚礼,那毫无疑问,会让赵国的君臣以为这是秦国在刻意向赵国示好。

    本质上来说,赵国会因此认为秦国只不过是外强中干。

    之后赵国不管是选择与秦联盟还是与山东各国合纵攻秦,都会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主动权。

    思忖到了这里,扶苏淡然道:“左丞,这份婚礼太轻了!”

    扶苏起身,背负双手,道:“此次寡人与蒙氏的联姻,非同小可,蒙家世代为我大秦流血牺牲,对我赢氏忠心耿耿,寡人不可负了蒙氏。”

    “而且,此次婚礼又是封后大典,若是办轻了,岂不是让山东那些反贼所耻笑?”

    “是故,此次婚典,务必要大办特办。”扶苏一言,便定了下来。

    萧何略微失神,他亦是没有想到扶苏在此刻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扶苏此刻话语不停,继续道:“除此以外,寡人以为,为表示郑重,此次迎亲队伍从上林苑中抽调一支羽林军,还有一支虎贲军。”

    萧何心头狂跳,如今这秦廷上上下下,谁不知道这两支军队极为的特殊?

    羽林军暂且不说了,那时扶苏的最引以为重的部队,其战力和素质更是强的一塌糊涂。

    还有那虎贲军,那可是真正的王族贵胄的聚集地,不夸张的说,随便一板砖扔下来,说不定就砸到了哪个贵族家的公子哥。

    同样的,虎贲军所经受的训练,同样是无比的严苛,只不过与羽林军相比,还缺少一些战阵方面的经验。

    这两支队伍去迎亲,可以说是给足了蒙氏的面子。

    扶苏目光扫向远方,道:“左丞,现今乃是秋日了吧?”

    “不错。”萧何点头,道:“如今关中上下的百姓皆已经开始收割粮食,并开始向官府缴纳赋税。”

    “预估今年收成如何?”扶苏接着开口询问。

    萧何略微思索,从袖中拿出了一份账簿看了看,道:“王上,今年关中必定是一个大丰收。”

    “何以见得?”扶苏似笑非笑。

    “王上,经过两年的时间,曲辕犁,水车,河道的疏浚等等措施之后,关中的无数田亩由原先的下田变成中田,中田变成了上田,去年粮食所产便已经十分的喜人,今年又无大的灾害,必然是一个丰收之年。”

    扶苏呵呵笑了起来,说句实话,其实这些扶苏早已经知晓,对萧何的提问未尝没有一些考校的意思。

    走访民间的两个月,扶苏可不是去旅行的。

    虽然关中没有全部跑下来,可是对于这关中大致的情况,扶苏还算是了解的,水车,曲辕犁这些先进的农具普及到了什么程度,扶苏不可能不关心。

    所谓“民以食为天”,老百姓没有饭吃,就算赢氏这块招牌再怎么坚挺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而且,粮食富足,人心便会稳定,要知道,如今关中可是迁入了不少的外来户。

    倘若他们在关中无法生存下来,自是要逃离这里的。

    “既然如此,值此寡人的婚礼之际,当与民同乐,今年的赋税就暂时先免了吧!”

    “此外,再赐每里羊三头,米六石。还有阵亡之将士遗属,也要加倍赏赐……”

    萧何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听着扶苏所说的一切。

    先是减免赋税一年,扶苏就认为这扶苏已然是手笔够大的了!

    万万没想到,这后面居然还有着赏赐。

    “王上,若是如此做的话,这国库只怕……”萧何欲言又止。

    说实在话,看着每日国库里的钱源源不断花出去,萧何就觉得很是头疼,照着扶苏这么一个大手大脚的花法,谁积攒下来的家底经得住这么造?

    到最后,要是国库见底,而他这个丞相左丞知情不报,那他萧何可算是摊上大事了!

    扶苏微微一笑,道:“萧卿,尽管去做,不必有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