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九章 孔圣头像
    漫长的八月依然在生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说怀远郡王有阵子没派人回来报信。就是回来,也是叮嘱再三,煎饼果子爱吃的人太多了,来不及做,让怀远这边再打造两三千片煎饼铁板。

    “两三千?你这是几万人一起吃煎饼吗?”

    张德瞪圆了眼珠子,觉得这也忒不靠谱了吧。草原人民群众,就这么的没见识?

    “张公勿怪,实乃这次买卖做的大,大家都想好好犒劳犒劳一番。”

    “……”

    你们肯定是在憋大新闻,肯定的!

    最后两三千煎饼铁板没有,打了个折,一千五百块。

    将作监新任监丞徐德还过来盯着,看是不是有人要打造甲具造反,一瞧,原来就是个摊煎饼的铁板。这算个甚,炊具也。

    “操之,不知怀远郡王要赎买甚么?竟然千里迢迢前往瀚海?”

    “可能是名贵药材吧。”

    老张睁着眼睛说瞎话。

    “若是能捎带一张熊皮就好了。吾那长女,最是畏寒,冬日若有熊皮,当不惧也。”

    “徐监丞放心,此乃小事,区区熊皮而已,吾长安仓库之中,还是有的。待监丞回京,吾让大郎取了一件便是。”

    张德说罢,徐德顿时大喜:“徐某厚颜,奈何……”

    “可怜天下父母心,监丞何等慈爱,令嫒何等幸运。”

    “操之过奖,过奖。”

    两个人都名德,也算是缘分啊。

    正说着。张礼红到了门口,说道:“郎君,坦叔回来了。”

    “坦叔回来啦!”

    张德站了起来,然后一脸不好意思冲徐德拱手致歉。“惭愧惭愧,家中长辈前来探望,德失礼了。”

    “操之此乃仁孝,何来失礼?”

    然后便陪着张德一起去迎接坦叔。坦叔是赶着马车来的怀远,车马数量不少,竟是有十七八辆。不过都是质朴简单,想来也是中人之家。

    “坦叔!”

    “郎君,快来快来,我为郎君介绍几人认识。”

    坦叔招呼了那些人,然后道,“这便是我家郎君。”

    张德呵呵一笑。冲那些人拱手,坦叔便介绍道:“这是吴神医的儿孙。”

    能让坦叔称呼吴神医的,乃是当年为麦铁杖治伤的吴景贤,前隋御医,外科很有一手,可惜已不在人间。

    “见过小张公。”

    吴家的人有些拘谨,不过还是一一行礼。

    “有礼有礼……”

    又是一拨人。坦叔便道:“这些都是巢大令的族人。”

    巢大令,是前隋太医令巢元方,和吴景贤合修《诸病源候论》,对寄生虫病预防治疗非常擅长,而且精通血管结扎止血和伤口缝合,比之甄氏兄弟要更胜一筹。

    若非战乱,以巢家的医学地位,在以前基本没可能被撼动。

    “见过小张公。”

    “没想到居然是巢大令的族人,真是幸会!”

    坦叔笑了笑,又介绍一拨人道:“这是高阳太守之后。其中交情。就说来话长。”

    “哪个高阳太守?”

    “元魏贾太守。”

    卧槽,这特么差不多一百年前的事情啊。

    “郎君,怎地忘了《齐民要术》?郎君不是说过,任你千万崔浩。不及思勰一人么?”

    贾思勰!

    古代版大德鲁伊啊,用科学展农业的头号牛人。并且对饥荒灾年的耕种有独到的应对之法。可惜生不逢时,《齐民要术》也被扔在弘文馆吃灰……

    “失敬失敬,九十二篇农书,何其珍贵,吾深为钦佩!”

    “多谢张公夸赞。”

    张德也是有点小激动,坦叔领着过来的这些人,放朝廷那就是个屁。医官农官根本没人搭理,但放老张这儿,那就是白捡的福利啊。

    坦叔太厉害了,这种人都能拐带。

    却见坦叔爽朗道:“郎君,若非郎君一力促成各地铁杖庙,麦帅当年旧友,焉敢显身相认?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然则雨过天晴也!”

    “坦叔,南下可是得了甚么好消息?”

    “甚好甚好,麦氏尚存,宗祠已立。皆感念郎君恩德也。”

    “吾未出力,乃百姓心怀英雄尔。”

    说着,张德连忙道:“诸位车马劳顿,赶紧休息片刻,在下立刻让人置备酒食。”

    “多谢张公。”

    张德呵呵一笑,吩咐张礼青几人前去安排房舍院落,又让人杀鸡宰羊,立刻就热闹开来。

    “坦叔,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任将作监徐监丞,与吾同名字孝德,乃是湖州乡党。”

    坦叔一听,上前见礼,然后道:“莫非是当年南陈伏波将军之后?”

    “先祖荣光,德不如多矣,惭愧,惭愧……”

    徐德一看坦叔那气度,断不敢小觑,以为寻常仆役。等攀谈两句之后,才知晓眼前这个老仆,竟是前隋先登猛士,顿时更加惊讶。

    众人休息停当,张德张罗宴席的辰光,忽地北方来了数骑,骑士进了怀远城就奔他这里来了。

    “张公,张公,郡王八百里加急!”

    老张一愣:卧槽,该不会是老疯狗死在草原上了吧?李思摩要是死了,到时候李董找谁问责?

    一想到这里,张德的冷汗都出来了。

    “何事加急?!”

    “车鼻部久慕天朝,如今弃暗投明,归顺大唐。然则余孽匪阿史那斛勃冥顽不灵,竟是逃往郁督军山去了。如今郡王在车鼻部故地开了集市,各部踊跃前往交易,甚是热闹。只是这集市十分简陋,不堪风吹日晒,郡王命我等前来,是要筹措水泥和红砖的。”

    “……”

    听到老疯狗手下这些小疯狗的话,张德双眼立刻变成死鱼眼。

    久慕天朝?久慕天朝还能投靠薛延陀?弃暗投明?草原上还有弃暗投明这一说?不是谁赢了谁是爸爸吗?集市简陋?抢了人家帐篷,不够用了吧?

    特么现在还要水泥和红砖?这是要效仿吐谷浑东土故智啊,那邬堡修的,跟太空堡垒似的。

    “要多少?”

    “多多益善!”小疯狗一脸的激动,“郡王说了,这次要修个大点的集市,还要很牢固。而且准备盖个圣庙!就在横岭!”

    卧槽,圣庙是什么鬼!

    突然,老张现这几只小疯狗胸前别着个东西,仔细一瞧,仿佛是孔夫子的头像啊,而且好像还是金的。

    “你们胸前挂着的,是什么?”

    “此乃郡王所赏尔,纯金打造的孔圣头像,唯有冲阵生还者,方能获赏!敢战猛士,杀敌逾十者,也不过拿个银的。战必有得者,只得铜矣。”

    你特么在逗我?这特么分明就是勋章制度的雏形啊卧槽!

    老疯狗这是要逆天么?

    老张愣在那里,久久不能平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