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林家娇女种田忙 > 第901章 撞死算了
    燕子的大哥就在边上看着呢,他刚刚见自己的妹妹挨打也没出手阻止,这会儿见天元抢过了他娘的棍子,倒是出来说话了。

    “顾天元,你可别管我家的事,我娘教训自己家的人,你来管做什么?别以为你们家管事,你就可以乱来了,真以为这同心村姓顾是不是?”

    天元说道,“什么叫我乱来,你们这么打人就对了?就算是自己家的人也没有这么打的,就是养头牲口都还知道心疼呢,燕子可是个活生生的人,你这个做大哥的也是,在边上看着妹妹挨打,都成了这样也不劝着你娘,这会儿别人帮着说话,你倒出来阻止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就你这样的,也不怕遭报应。”

    大强说道,“她不听话,不教训她教训谁?给予找了多好的亲事,也不知道乖乖的嫁过去,非得闹腾,难道她闹腾了就不用嫁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儿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难不成还变得了?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要进那户人家做妾的,她现在在这里闹腾,给我们家里人丢脸,还不该教训她了?”

    这个做大哥的可真是没一点大哥的样子,他哪里会想自己的妹妹以后如何,他只会跟他娘一样,想着能把这个妹妹卖多少钱,拿这笔钱给家里修房子,他就能娶个不错的媳妇儿了。

    刚刚燕子跪在地上挨打,他在边上都不心疼,心里还在盘算着这房子要怎么修呢。

    旁边吵吵嚷嚷的,燕子心灰意冷,听到大强说的这些话,她更是死了心了。

    思其也没注意,她突然之间就把思其给推开,朝着旁边柱子上撞了过去,在场的人全都吓坏了,思其赶紧去看她,“燕子,你怎么就这么傻呀?”

    门口的柱子是木头桩子,不是石头,要撞死人还是不容易,不过燕子额头上还是出血了,这会儿头晕得厉害,靠在思其怀里。

    冯氏一时之间也吓着了,真要是闹出人命,那可就不好交代了。

    她赶忙凑过去,还哭出来了呢,“燕子啊,你怎么就这么傻,你要不愿意,咱们再好好商量就是了,你干嘛非得这样呢?娘给你找的亲事哪里就不好了,你好好想明白就知道这其中的好处了,你听话,可别再做这种傻事了,这样娘多担心你呀。”

    天东冷哼了声,“你会担心?你就担心你那银子拿不到了吧,刚刚你也看见了,你再这么逼迫燕子,她真能一头撞死给你看,到时候闹出了人命,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收场的了,非得把你们一家人全都关进大牢不可,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燕子这会儿难受极了,可还是撑着说了一句,“娘,我不想给人当妾,娘把亲事退了吧。”

    冯氏摇头,“不行,都已经收了人家的定礼了,哪能退了?你好好的把伤养好就该过门儿了。”

    燕子还想去撞柱子,可是这回也没有力气了,冯氏便给大强使了个眼色,让他把燕子弄回屋里去。

    思其不肯放手,“她都已经这样了,让她去我家里吧,我们给她请大夫。”

    冯氏当然不肯,要是林家这丫头帮忙把自己这闺女给藏起来了,陈家来接亲,找不到人,那她得赔多少银子?

    这会儿她脑子倒是转得快,林家这丫头最是喜欢管这些事了,今日她都能冲出来替燕子挨打,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绝不可能让燕子跟着她走。

    “这是我闺女,凭什么让你带回去?她是我家里的人,没那个道理,你放手,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思其说道,“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她?燕子都说了,她不想给人做妾,你就非得逼着她不可吗?好人家的姑娘谁去给人做妾,你那两个儿子还念书呢,他们要有个做妾室的姐姐,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口口声声说为你儿子着想,就没想着这些?”

    冯氏说道,“那还远着呢,反正眼下亲事已经给她定好了,由不得她,你要真想帮她,那就替她把那银子拿出来,刚刚燕子可说了,她要是能找回一百两来,我就答应不把她嫁出去,你不是跟她好吗?你家不是有钱吗?那你替她把银子拿出来啊。”

    “我收了人家的定礼,人家找上门来,我还得赔上几十两银子,你要能替她拿出一百五两来,燕子就是你的人了,要如何我都依着你,我不管,怎么样?”

    思其瞪着她不说话,心里在想,到底该怎么办,说实话,要拿出一百五十两银子来把燕子买回去,这当然是可以的,虽然去外面买下人,这些钱都能买许多了,可是这毕竟是自己从小就认识的人啊,相信跟爷爷奶奶说了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可是不能开这个先例,村里这么多户人家,也不是只有冯氏一个人虐待自己的闺女,要是大家知道林家心善,开了这个头,以后可就麻烦不断了。

    思其很想答应下来,可是理智也一直在提醒她,绝对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答应这种事,要不然三天两头的就会出这些事,说不定还是害了这村里的姑娘们呢。

    她不说话,冯氏其实是有点失望的,她挺希望思其同意,但脸上却做出个嘲讽的样子来,“我就说嘛,什么姐妹情,那都是唬人的,燕子啊,你看看,这就是你说的好姐妹,你出了事,人家肯不肯顾着你呀?”

    她又跟大强说,“赶紧把你妹妹弄家里去,好好给别人养着伤,过些日子可就要当新娘子了。”

    都已经这样了,思其当然带不走人,只能是看着大强把燕子给弄进了屋里去。

    冯氏站在门口说道,“散了吧,今日让大家看笑话了,以后我家里的事大家少来管,该怎么样我们自己心里有数,我自己怀胎十月,生个闺女下来,我还不能给她说门亲事了?这丫头就是惯的,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那么任性,爹娘的话都不听了。”

    她虽然是没指名道姓,可那眼睛瞅着思其呢,摆明了就在说燕子这么任性都是跟思其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