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把云娇 > 第995回 与虎谋皮
    “具体的缘由你就别问了,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杨慧君似乎握住了主动权:“大夫人只需告诉我,愿不愿意同我联手便是。”

    她的人接近不了云娇,自然有能接近的。

    连燕茹沉默了片刻,笑了笑道:“我不过是个瞎子,废人一个。

    杨使者如今在我大渊可谓风生水起,又哪里用得着我帮忙?

    若真是有什么深仇大恨,随意派几个人,对她出手就是了。”

    她不想趟这趟浑水,但若是杨慧君能除掉云娇,对她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

    她做梦都想云娇死。

    她也有些想不通,杨慧君一个从东岳国来的人,能跟把云娇之间有什么仇怨,还不死不休?

    但看杨慧君的意思,是没有说出来的打算了,她也就不必多此一举询问。

    杨慧君轻笑了一声:“大夫人不必妄自菲薄,你虽眼盲,但仍非常人可度量的。

    心中有仇恨但却能对我这样的一大助益视而不见的,这世间倒是没几个人能做到。”

    “杨使者过奖了。”连燕茹淡淡笑了笑。

    “不知大夫人在担心什么?”杨慧君缓声问。

    连燕茹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她虽眼盲,但心不瞎,天上怎么会掉馅儿饼?杨慧君忽然提出要帮她,不可能无所求。

    与这样一个异国女子联手,无异于与虎谋皮,这险冒不得。

    “让我来猜一猜。”杨慧君见她不言语,也不气恼,继续漫声道:“你是怕同我联手了,背上叛国的名声?

    又或是怕我占了你什么好处?”

    “都有。”连燕茹见她如此通透,也情知不必隐瞒,她确实有此担心。

    杨慧君笑了起来,片刻后才道:“大夫人也是个爽快人,那我不妨直说,这是私事与国事并不相干,况且我明面上也不会同大夫人有什么关联,我今朝来也是特意避人耳目了。

    再说占好处的事,大夫人就更不必多虑了,说了你可别不高兴,敢问大夫人如今出来了‘大夫人’这个称呼之外,还剩下什么?”

    “你……”连燕茹一阵气恼,却又反驳不出。

    杨慧君说的不错,眼下,除了大夫人的身份,她什么都没有了。

    把言欢同她不一条心不说,她跟前连个靠心的嬷嬷和婢女都没有,而这一切都是拜把云娇所赐。

    她想着又是一阵暗恨。

    “我说错了吗?”杨慧君缓缓的踱步,声音带着丝丝蛊惑:“大夫人,既然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为何还不敢放手一搏?

    你若是真不放心,我可以照你的计划行事,把我的人给你,绝不会在边上指手画脚,什么都由你定。”

    “后宅之中,要人有什么用?”连燕茹凄然一笑:“杨使者这话,一听就是不曾经过后宅之事,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带着人直接去将她绑了吧?”

    她说着微微抬了抬下巴,虽然眼睛盲了,但她姿态仪容依旧端庄。

    杨慧君低低笑了起来:“大夫人恐怕有所不知,你可曾想过,九姑娘能用火油到你院子去纵火,且片刻的功夫便将你烧的逃不出来,她是如何做到的?”

    连燕茹也是聪慧之人,一点就明:“你是说,她有帮手?”

    “不错。”杨慧君抬眼看着前方:“还不是普通的帮手,应该叫做高手。

    我曾派了三个不弱的手下前来探查,可惜全都有来无回。”

    连燕茹心底一颤:“此话当真?”

    她听杨慧君所言,再联想从前发生的事,自然明白,杨慧君并无虚言。

    只是那小贱人身边怎会有这样的高手?

    “大夫人觉得,我有这个闲情逸致跑过来同你开玩笑吗?”杨慧君扭头看着她。

    “她怎会有人护着?”连燕茹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正是我想问的。”杨慧君紧盯着她:“把九姑娘可认得什么军中之人?或是什么武艺超群之人?”

    “这……”连燕茹思量了片刻道:“除了三姑娘的夫婿,我想不出旁人了,但那草莽汉子,自己也有家室,不可能时时护着她。”

    “是你家的三姑爷?”杨慧君挑了挑细眉:“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就是个武夫。”连燕茹有些不屑:“有一年在军中打了败仗,便回来了,如今在家中编框种地,不可能是他。”

    “那除了他还有旁人吗?”杨慧君追问了一句。

    她很想问秦南风,但又怕连燕茹起疑心。

    毕竟之前连燕茹见过秦南风,若是联想起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她不敢冒这样的险。

    “旁人便没有了。”连燕茹顿了半晌:“倒是有个人能护着她,不过那人已经死了,不可能。”

    “你说谁?”杨慧君语气有些迫切。

    “都已经死了的人,不提也罢。”连燕茹摇了摇头。

    秦南风到底是为国捐躯,而且是在与东岳的大战之中牺牲的,她不想在这个东岳女子跟前多提。

    杨慧君见她如此,也不好再说下去,否则便显得刻意了。

    “不知大夫人考虑的如何?可愿同我联手?”她将话头又转了回去。

    连燕茹顿了顿道:“联手说不上,杨使者若是愿意借我几个人用用,那倒可行。”

    既然把云娇有高手护着,她若是跟前没人,那自然就落了下风。

    更何况她如今眼睛不便,更是要用人之际,既然这个杨使者送上门来,她岂有不用之理?

    但她也不是全无防备之心,杨慧君毕竟是东岳人,此事须得慎之又慎,她只用几个人,该不算与她勾结吧?

    “成。”杨慧君毫不犹豫的应了:“我留下几个人,大夫人若有差遣尽管开口,他们自会照做。

    平日里他们会守在这屋子前后,护着大夫人的安全,若是人手不够,大夫人只管叫他们去同我说一声便是。”

    “那就多谢杨使者了。”连燕茹心中一松。

    原本以为这女子还要提出什么要求,不曾想她竟并未多说,便这样应下了。

    “不必客气,毕竟你的眼中钉也是我的肉中刺,往后还请大夫人以后多操心。”杨慧君微微一笑:“如此,我便告辞了。”

    连燕茹起身:“我送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