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掌家女主只种田 > 第1366章 【1365】入伍(5100)
    第1366章【1365】入伍(5100)

    父母最终只打听到那位小战士的名字,他叫向阳,本应向阳而生,却年纪轻轻就成了英雄。

    单单有名字不行,还要有地址啊,这样才能更好的报答人家,可是被拒绝了,直到部队撤走,他们也没能问出来个啥,这俨然成了父亲和哥哥心头的病。

    最终还是妈妈劝他们:“算了,也许这是人家的规矩,不过好在知道了恩人的名字,以后,就在家里设置个牌位吧,和咱家祖先一起,每年供奉。”

    爸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妈妈及时说:“放心吧,这个牌位在我们的心里,”

    如今正是惩治封建迷信的关键时期,他们也不会傻了吧唧的触碰这些,丁薇虽然没见过这位叫向阳的英雄,但他救了自己的哥哥,她自然要将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心里面。

    10月的时候,洪水带来的后遗症逐渐显露出来,水虽然退了,但地还是湿的沾脚,脚下的土不是泥土是泥浆,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办法播种,即使种到地里,也不知道是否会发芽,这冬小麦可怎么种?

    如果种的晚了,又担心天冷发不出来芽,这可愁坏了老百姓,最后三拖四拖,愣是在10月底把麦子勉强种下了。

    好处是土地足够湿润,坏处是,不知能否顺利发芽,减产是必然的。

    今年因洪灾不仅少种一季的粮食,就连菜也没有了,还不算各家各户的损失,最初还是两顿饭,没有活的时候干脆一顿饭,孩子们饿的胃里发酸,两眼昏花,一脸菜色。

    从来没受过这罪的丁薇,也是饿的没力气抱孩子,偏偏这小妹还就喜欢她,天天缠着她。

    “我的金手指啊,我好想念它们。”但是这一世没空间不说,就连良田也唤不出来了。

    爸爸为了能让他们吃饱,也是将农用的办法都用上了,妈妈要喂奶,她的粮食不能断,每次妈妈说要断奶,自己不吃,让孩子们吃,爸爸就阻止她。

    “你傻不傻,孩子才这么大点儿,不吃奶的话,现在的东西,又有哪一样是她能吃动,能消化的?”

    “我现在还有点本事,虽然弄来的不是红薯干就是高粱米,但至少能顶一气儿,你就安心的吃,我是你男人,我的责任就是保证你们娘几个的安全,如果轮到你来替我省粮食,那我算个啥?”

    不得不说,妈妈这老公选得好啊,的确够爷们儿,也如他自己所说,在尽可能的保障他们几口人的温饱冷暖问题。

    霜降之前,小麦总算平安发芽长绿长高了,虽然看起来没有去年那么精神,但至少发芽长高,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可因为今年没能种的下萝卜白菜,使得整个冬天都没有存粮存菜,尽管生产队想尽办法从别的地方要了点救灾物资,但比着往年,今年算得上最差最艰难的一年了。

    丁薇也没想到自己穿过来四年,越混越差,甚至到了年根儿,连顿肉也没混上。

    外公外婆家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几个姨姨条件较之他们稍微好点,还专门给他们送过干菜和咸菜。

    这几个月,她都不知道怎么熬过的,幸好正月里因为雨水足的缘故,白蒿、荠荠菜等野菜长得都特别好,也庆幸今年没有下雪,否则他们会更难捱。

    春天来了,人就有了希望,大哥顺利考上县城的初中,接下来要开启寄宿制的学习生涯。

    初中学费相对要贵一点,五块钱一学期,生活费加住宿费算下来也要五块钱,还要带咸菜和干粮,毕竟学校的饭菜不可能顿顿都要买都要吃。

    今年丁薇五岁,是大姑娘了,妈妈本来要送她去上学,她觉得那是浪费钱,更何况,如果把她送到学校,那谁来带妹妹?

    所以她说:“小哥不是去学校了,等他回来教我就可以了,而且我觉得我现在的程度,一二年级对我来说并不算难了。”

    这还真是实话,以丁薇现在的水平,大家都瞧得出来,她的反应能力比老四强,老四看着是在教她,但总感觉这大妹有时候看小弟的眼神,充满了怜悯之心,说看傻子有点过分了,可老四在大妹面前,不是傻子是啥?连他们都觉得自己的智商有被碾压,真可悲。

    父母的学习之路因为洪灾暂缓了半年之后,在今年冬天重新开始修复堤坝又接上趟了,就算赶不上每天学习,但不管是从识字量还是计算能力来说,都已经达到了小学高年级的水平,尤其是母亲的进步,甚至比父亲更大,因为她的空闲时间更多一些。

    而且父母又经常拿着铅笔头和书写本的背面练字,以前是歪歪扭扭的写,现在练的已经像个字了。

    现在他们家的情况是两个大人赚钱养家,四个兄弟上学,五岁的丁薇在家带丁香,丁香已经会走路了,母亲也给她断了奶,爸爸会想办法给她弄点鸡蛋补充营养,而丁薇则负责给她炖鸡蛋羹。

    开始妈妈不放心,担心她连火都生不起来,后来带着她实际操作了好几次,看她做什么像什么,也就放了心,就试探性的让她带娃试试看,没想到她中途不放心跑回家,看到人家不但做的好,带得好,就连孩子的脏衣服也都浸泡在盆里等着去洗。

    赵青青每次看到这画面,都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丁薇安慰她说。

    “放心吧妈,我会把妹妹带到三岁再去学校。”三岁能上育红班的小班,到时候妈妈就能彻底撒开手了。

    丁薇比丁香大三岁半,所以丁香上育红班的时候,她也快七岁了,上小学倒是刚刚好。

    为了省钱,她打算从一开始就表现出自己读书的超能力,这样不仅可以节约更多的时间,早点读出名堂,还能早点为这个家分摊点。

    都说时间是最不经过的,一晃时间进入了七三年的暑假,这一年丁薇刚过七岁生日,丁香也三岁半了,秋季她们俩都要上学去了,这两年丁薇在家带丁香,是眼瞅着他们家的日子随着父亲去上夜校后,逐渐攀升上来了。

    哥哥三年初中也结束了,甚至通过爸妈的关系成功拿到名额,顺利通过体检和政审,秋季就要征兵入伍了。

    因为是初中毕业生,进部队那都是有优待的,如果将来再学个一技之长,晋升的潜力非常大。

    二哥如今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明年初中毕业,自打高考停了之后,高中也停课了,所以这个时候能读到初中毕业,也是相当了不起的事儿了。

    丁薇打算开学就上五年级,这个决定惊呆了家里人,但她却是算好了时间,因为七七年恢复高考,高中也在那个时候恢复,四年的时间,初中毕业直接上高中,卡的刚刚好啊!至于年龄,那更不是问题,她只有表现的越天才,才能被学校重视,学校重视了,父母脸上也有光。

    爸爸用两年时间拿到了读机械类夜校的资格,只要拿到这个文凭,有公社和学校的推荐信,就能去县城的拖拉机厂去试岗,这可是从农门跳入城里当正式工的好机会。

    妈妈也因为表现优秀,评上了他们生产队的劳模,这个暑假是他们全家齐聚一堂的最后时刻,秋季哥哥就要入伍,听说要一路南下,也不知最终会去哪个军区。

    因为当兵能减轻家庭负担,还会有拥军光荣证,大哥政审过了之后,二哥也跃跃欲试想去当兵。

    妈妈不舍得,可是爸爸看的很开:“他虽然初中毕业,但咱们也没啥能力帮他找个好工作,与其那样,还不如让他去部队混,混得好了能一路晋升,混得不好,将来专业部队也会安排个工作,这对咱们这种家庭来说,绝对算得上最好的去处。”

    俩儿子会读书,考上了初中,初中三年成绩也都还不错,所以才会一路过关斩将,轻松的就被部队要走了。

    就连部队来家里家访,感受了他们家的氛围,也直夸父母会教导孩子。

    大哥这儿没卡,二哥有了大哥做榜样,定然也不会差,农村长大的孩子,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哥哥们暑假抓紧时间在生产队挣工分的时候,丁薇除了在家带妹妹,还借着生产队的报纸了解了不少这个年代的时代背景。

    生产队的报纸只有这么一份,每次开会都要给大家读报,好传达上面的意思,让大家足不出户,也能了解国家大事。

    毕竟村里家家户户都穷,没有广播,没有收音机的年代,只有靠读报纸得知国家大事儿。

    而往往这些报纸分发到生产队的时候,都滞后一个月了,也就是说,人家看过之后才会逐级往下发放,消息肯定不是当天的,也不是实时的,反而是延后一个月的老新闻。

    即使如此,也够丁薇从上面找寻征稿的地址信息,她想投稿挣点稿费,但目前也想不到用哪一种合适的方式,因为汇款单会寄到生产队或者学校,这就意味着只要她一出手,就会曝光,谁让她现在只有七岁呢?

    尤其,她这个七岁,还没上过学,而这上面征稿的稿件,却不是小学生能写得出来的。

    思前想后,丁薇都觉得不合适,她可以高调,但前提条件是上学。

    本来去年就该上学的,是爸妈太忙,她不忍心把妹妹丢给他们,适逢今年大哥毕业入部队,就想着还不如晚一年。

    现在妹妹在她的教导下,已经会被二三十首唐诗了,嘴皮子也厉害的很,不仅会被古诗,就连儿歌也唱的特别好,特别多,好多都是这个年代孩子听都没听过的,更不要说唱了。

    但大人们听不出来什么,只觉得这丫头会唱歌,唱的还挺不赖?

    这几年,他们家不管大人和孩子都在学习,努力提升自己,但村里的其他年轻人,不是因为家庭负担重,早早的就辍学,就是想方设法的找城里的女青年结婚,或者嫁男青年。

    当然,能娶得上女青年或者嫁男青年的,都是生产队有权有势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免除部分的劳动。

    除此之外,还有玩心计骗这些女青年的,其中就有一家很穷,非常穷那种,但架不住那个男人嘴皮子厉害,又长得还可以,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女青年骗回家,不但没有出彩礼,还和人领了证,最可怕的是这个人看起来像个人,实际上不是人,经常殴打女青年。

    可孩子都有了,她还能往哪儿跑,甚至因为她嫁给农村人,连结婚的时候父母都没来,这些年更是和她直接断了关系,没错,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白洁。

    没想到吧,向来眼高于顶的她,最后却被全村最懒最穷的那家人给骗回了家。

    现在的白洁,哪里还有当初的骄傲和自信,远远看过去,那就是一个农村妇女,尤其她头胎生的是个闺女,不仅丈夫打,就连婆婆也对她吆五喝六的,多少次她都看到她偷偷抹眼泪。

    看到这种情况,真不知是说她活该,还是该可怜她。

    聪明人也有,但姑娘的青春就那么今年,能坚持到现在没嫁的,大概就是为了心中的那份念想吧?

    他们刚来的时候还是小青年一个,怀揣着梦想,可是如今三五年过去,十几岁变成了二十几岁,人生还有几个五年?

    男青年娶了农村姑娘,生了孩子。

    女青年嫁了农村小伙,也不完全是过的不好的,大部分过的也还不错。

    之前她家那热火朝天追求女青年的堂兄,最终还是没能够上资格,人家瞧不上他,后来就找了邻村一个大龄女青年结了婚,婚后过的还算不错,所以说选对媳妇还是很重要的。

    入伍那天,镇子上挂着红底白字的横幅,到处都是拥军参军的宣传条幅,还有大红灯笼,彩纸,氛围感极强。

    哥哥穿着军绿色的军装,胸.前挂着大红花,背后背着军绿色的包袱,笑呵呵的安抚着爸妈。

    “哎呀妈,说好了不哭的,您怎么又哭了,我又不是不回来,我们每年都有年假的,就算刚去没时间回来,我也会给你们写信的,我们要先去鲁省报道,日后分到哪里还不清楚,不过你放心,您儿子绝对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妈妈拉着哥哥的手,一脸不舍得,丁薇拉着丁香的手,抬着头盯着哥哥使劲儿看,满脸的不舍得。

    丁建国安抚好母亲后,走到丁薇身边,双手捧着她的脸,轻轻的擦了擦她不知何时流下的泪。

    “好薇薇,别哭,哥心疼,等哥去了部队,就给你们写信,我挣的津贴也给你们寄回来,你和香香买好吃好穿的。”

    丁薇这下也不掩饰情绪了,哭着对丁建国说:“哥,你怕是不知道你一个月多少津贴吧,第一年六块钱,你还是攒起来给自己娶媳妇吧?除非你哪一天混到了干部,否则你的津贴一年也就涨一块钱而已。”

    十一年的老兵一个月五十块钱津贴,可正排级干部一个月就达到了二十三.级工资,也就是五十二元,足以可见要想出人头地,还是得当干部。

    丁薇这么一说,丁建国都没顾上问她是咋知道的,却是担心自己被妹妹嫌弃津贴低了,但他却好脾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乖,那哥努力点,争取让你成为干部家属,哥要是混的好了,你和香香将来也能嫁的好一点。”

    本以为只是句玩笑话,就连父母都没把这话当回事,没想到丁建国却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立誓要在部队里混出个人样。

    送军的家属有很多,排着尝尝的队伍,可是大哥终究还是上了军绿色的大卡车,一脸不舍的和他们挥手说再见。

    送走了大哥,妈妈情绪低落了好几天,时常坐在院子里看着大哥的房间发呆,充分应了那句老话。

    “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还是没有出过远门的哥哥,一走就是出省,妈妈哪能放心呢?

    爸爸的情绪虽然不如妈妈这么明显,却还是安慰她:“行了,一回生二回熟,明年啊,你还得送老二呢!”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妈妈眼泪彻底绷不住,哭了出来。

    “我的建国啊,从生下来就没离开过我,这些年他是最懂事,也是出力最多的那个孩子,怎么今天就突然从我身边离开了呢,振龙,我不放心,我真的放心不下他。”

    “放心不下你也得放下,咋地,你还能不相信部队给你带好娃啊,部队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培养人才的地方,咋儿子那么有实力,咋可能混不下去,你就擎等着他给咱争脸吧,行了,别在这儿别扭了,别再把俩小的招哭了,你忘了老小那天哭成啥了,谁安慰都没止住哭声。”

    丁香反应慢了半拍,哥哥走之前还抱了她一会儿,哥哥上车走把她递给爸爸她都没反应过来,直到车走远了,才开始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惨,妈妈迫不得已还给她买了五分钱的麦芽糖,这才算是糊弄住了。

    一想到老小的哭功,妈妈头疼的捏了捏眼角。

    “算了,我还是出去转转吧,顺便打探一下,他们啥时候能到,啥时候能写回信,”

    还能去哪儿打探?肯定是去年入伍的军妈那里问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