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 第九百五十八章 再见一提篓
    “小师弟,没想到你在外面还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咱们恶人帮如今有多少人了?”

    刘金水眼中透着惊异看向李小白问道,他早先以为恶人帮就是小师弟随便弄出来玩玩的,没想到居然做大了,连信仰之力都有,这可是成为一派祖师爷的前兆啊!

    “呵呵,小弟而今是剑宗第二峰峰主,若是算上整座山头的修士,大概也就百十万人吧。”

    李小白呵呵笑道。

    “没得说,好兄弟有福同享,出去以后为兄就去投奔你!”

    刘金水面色坚决的说道,小师弟都占山为王了,想想他手底下的那几个歪瓜裂枣,瞬间感觉超级宗门不香了。

    李小白道:“那若是有难呢?”

    刘金水:“咱们现在不就是在一起扛嘛,为兄的人品你还信不过,妥妥的!回头随随便便给我封个二大王就成,咱也享受一把开山做祖的感觉。”

    “汪,本佛子是二大王,你可以给本佛子当小弟。”

    二狗子咧着嘴笑道,没想到离开剑宗这么一段时间第二峰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么看来,即便他不再佛门依旧可以回到剑宗呼风唤雨,数万人在山下敬仰的情形想想就觉着兴奋。

    “一个二五仔也想称王称霸?”

    刘金水一脚将其踹开,满脸的不屑。

    “敢问这信仰之力要如何使用?”

    李小白看向了忘问道,无语子那种将信仰之力夹杂在话语之中的技巧让他心生向往,若是能够掌握,无需华子,光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让佛门信徒转变为他的信徒了。

    “这个小僧也不知,不过藏经阁内有类似的书籍可以借阅,日后若是有机会小僧为李施主抄录一本。”

    了忘说道,他的修为较为薄弱,信仰之力对于他来说还太过遥远,再修行一段时间才会教授相关知识。

    “费心了。”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就走出了肩部的区域范围,进入了佛陀的头部空间,其实将祭坛放在肩部那一层也未尝不可,半圣都在闭关修行压根就没人理会他们。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李小白还是决定将其放置在那两位老前辈的地盘内,原因无他,这俩人没有被度化必定对佛门充满怨念,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即便无语子找过来相信他们也不会说漏嘴的。

    “几位施主,前方便是佛陀的头部一层了,也是整座佛塔之中的最高层,关押圣境强者的地方。”

    了忘开口说道。

    几人步入其中,只是一瞬间,如山岳般的巨大压力猛然袭来,脚步不由自主的一顿,呼吸都是有些沉重起来。

    这一层的禁制比下面那层更猛,不仅禁锢了修为,连肉身的力量都是压制了大半,这压力来自于塔内浓郁的仙元之力,这一层的仙元之力浓郁粘稠,紧紧包裹着修士,一举一动都如同在泥沼中行走般,无形之中受到很大阻力。

    【属性点+50000……】

    【属性点+50000……】

    【属性点+50000……】

    系统面板上数值跳动,一波五万的涨幅,对于身怀系统的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刚刚踏入这种环境的修士来说还需要一些时间适应。

    “好家伙,这地方的仙元粘稠的如同实体化一般,当真是修炼的宝地啊!只可惜这里的信仰之力同样浓郁,若真放开了修炼,恐怕几个呼吸的时间便会被度化了。”

    刘金水啧啧感叹,好东西近在眼前但他却只能看不能碰,心里有些痒痒的挺难受。

    “汪,小子,快帮本佛子一把,这地儿邪乎的很!”

    二狗子被压得趴在地上无法动弹,只能向李小白进行求助。

    “光有功德可没什么卵用,得有修为才行啊。”

    李小白一把将其滴溜起来,打量着周边的环境。

    总的来说与下面几层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唯一有差距的就是佛陀的头部空间略小,房间没有那么多,并且这佛陀头部分了好几个小层,嘴巴一层,鼻子一层,眼睛一层,依旧是有台阶相连。

    此刻他们站在嘴巴处,应当是在一提篓的居所附近。

    “来的是谁,又是无语子那老东西托人带话不成?下次有什么话让他亲自过来跟老夫说!”

    熟悉的苍老声音传来,显得有些不耐烦。

    “阿弥陀佛,回禀前辈,小僧带了几名特殊囚犯想要安顿在这一层,还请前辈不要介意才是。”

    了忘念了一声佛号说道。

    “嗯?特殊囚犯?”

    “让老夫看看你们抓来的是哪路神仙?”

    苍老的声音透着惊奇之意,下一秒,一位骨瘦如柴的老者杵着拐杖吭哧吭哧的从一处洞府中走出。

    “一提篓前辈,咱们又见面了。”

    李小白笑着打招呼。

    “是你?”

    “不过时隔数日,居然也进来了,可惜了,当初你若是仍一根绳子下来,篓爷此刻兴许还能搭救你一番,如今你就只能老死在这里了!”

    一提篓看着李小白的模样,语气之中透着几分幸灾乐祸,让这不懂事儿的年轻人感受感受什么叫做绝望,他就会知晓当初不扔绳子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然而当他的目光转向剩下几人时却是愣住了。

    “你是了忘小师傅?”

    “你是芜湖大师?”

    “你们怎么都进来了?”

    “说好的下次上来给老夫带绳子呢?”

    一提篓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一直苦苦等待几名天骄再次上来将他们拉出去,结果现在这些天才一个不落的全部进了佛塔还站在了他的眼前,这是天要亡他啊!

    “汪,老头,本佛子有绳。”

    二狗子扔出一捆绳索说道。

    “外界无人,谁来拉老夫?”

    一提篓满脸嫌弃,逃出生天的机会断了,让他感觉相当郁闷。

    了忘笑道:“前辈,我等佛门弟子可不敢随意妄动,下次小僧可以给您带点鸡腿下来,前些日子小僧看见普渡大师在偷偷吃鸡,回头小僧找他要点。”

    “哼,还是你有心,不像这些废物让老夫的越狱计划还未开始便胎死腹中。”

    一提篓脸色很黑,他现在只想要静静。

    “几位施主,你们随意找个居室即可,师兄们还在外界等待,小僧就先行告辞了。”

    了忘道了一句佛号匆匆离去。

    李小白几人面面相觑,眼前这老前辈还真是势利眼,他们有利用价值时好话说尽,一个劲儿的忽悠,现在他们落网了立刻变了一副脸孔爱答不理。

    也就是此时,又一道苍老的声音自上方传来:“楼下的,出什么事儿了,你在跟谁说话?”

    听声音是彦祖子。

    “关你屁事,好好睡你的觉吧!”

    一提篓骂了一句,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进自己的洞府之中。

    楼上那人不乐意了:“玛德,敢跟你家彦爷顶缸,等彦爷下来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