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签到如来神掌 > 第127章 暗金色纹路
    “原来我都已经是‘伯伯’了......”

    苏秦望着唐皇李生离开的背影,有些哑然失笑。

    不知不觉,已经来唐皇宫五六年了,这五六年,苏秦眼前看着唐皇李生从一位局促不安的新皇,变为独断朝堂的明君。

    除此之外,苏秦在这几年中,签到获得了不知道多少天材地宝,灵丹妙药。

    “可惜......”

    “还差一些,才能修炼到四重天大圆满......”

    苏秦轻叹一声,思绪起伏。

    “不急。”

    “我时间还多,可以慢慢来。”

    苏秦丝毫没有急切的心思,反而愈发沉稳起来。

    对于苏秦来说,他只需要按部就班的签到,便能不断变强,又有什么好担忧的?

    皇宫内不仅安全,还没人打扰,对于苏秦来说,已经算是修炼圣地了。

    “这几年时间,我的主要签到机会,都用在社稷坛上了。”

    “共签到出了上千颗血菩提与几千滴先天灵液,以及各种其他宝物灵药......”

    “按照我现在的消耗,这些至少够我五年用的了。”

    “接下来可以将签到机会放在其他地方?例如白玉广场?试试能不能再签到出一个神通。”

    苏秦思绪起伏,心里顿时有了打算。

    在社稷坛签到,有六成会签到出先天灵液,三成会签到出血菩提,有一成会签到出其他东西。

    并且,每一次签到获得先天灵液或者血菩提的数量也不同。

    例如苏秦有一次签到,直接得到了二十滴先天灵液,而有时候仅仅获得一滴。

    至于血菩提也差不多,但苏秦签到血菩提最多的一次是十二枚。

    ...

    与此同时。

    长生殿上。

    唐皇李生看着手上的情报,神色阴沉如水。

    “各地藩王不遵皇令朕也就忍了,但他们暗地里推波助澜,阻止朕下达的政令,这又是什么意思?”

    唐皇李生一字一句道。

    “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

    众多臣子跪在地上,高声说道。

    “息怒?”

    唐皇李生微微摇头,神色露出冷意道:“朕若是继续息怒下去,这个位置,直接让给藩王们算了。”

    唐皇李生猛然站起,来回踱着步子。

    唐国的藩王拥兵自重,在自己的地盘上只手遮天,李生早就想对藩王下手了。

    “你们说,朕要是削藩,有几成把握?”

    唐皇李生扫了眼众多臣子,开口说道。

    “削藩?”

    所有臣子大惊失色。

    削藩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唐国十大藩王同气连枝,一旦李生动了其中一个,将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到那时,十大藩王齐齐造反,唐国境内将陷于绵绵战火。

    “陛下,削藩一事,要慎重啊......”

    有大臣苦苦哀求道。

    历代唐皇难道不知道藩王的隐患吗?但他们为何不动手削藩?

    就是因为担心削藩的后果。

    唐皇李生望着众多臣子的反应,心里轻叹一声。

    事实上,他也能理解臣子们的想法,不削藩,各地藩王还会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地盘,可一旦削藩,逼急的诸位藩王,那下场如何,谁敢预料?

    “你们都下去吧。”

    “朕要休息一会。”

    唐皇李生摆了摆手,目光低垂,重新坐回龙椅宝座之上。

    自他登基数年来,种种政令不断实施,已经极大改善了唐国,只是愈是如此,各地藩王的隐患却愈发显露出来。

    唐国想要更进一步,实现真正的盛世,必须要先解决藩王的问题。

    藩王一日存在,便等于将唐国死死的禁锢在原地。

    “遵旨。”

    众多臣子们相互看了眼,陆续推出长生殿。

    等到所有臣子们走后,唐皇李生提着一壶酒,再次返回到右春坊外。

    “三哥,我又来了......”

    唐皇李生提着酒壶,找到苏秦。

    唐皇李生平时不会喝酒,因为他觉得酒会影响到他的思绪,但今日因为藩王一事实在苦闷,想着先借酒消愁一次。

    “三哥,你觉得我要削藩做错了吗?”

    唐皇李生低声说道。

    如果他与十大藩王委曲求全,倒可以保唐国一时太平,但之后呢?

    十大藩王始终威胁着唐国,等到日后,十大藩王羽翼彻底丰满,主动造反之时,恐怕将是唐国的末日了。

    既然如此,为何不能将主动权掌握在唐国身上?反而要等着藩王造反?

    “削藩自然没问题。”

    苏秦一眼便看出了唐皇李生在烦心什么,随意说道:“只不过,需要准备削藩过后所面临的后果。”

    “简单来说,如今的唐国,能否承受的起十大藩王的反噬?”

    苏秦语气简单,但却直接指出了唐国目前最大的问题。

    能否有足够的底气削藩?

    虽然唐皇李生登基以来,政令实施,唐国逐渐开始走向兴盛。

    但走向兴盛和彻底兴盛是两码事。

    “三哥觉得当前的唐国,没有能力削藩?”唐皇李生思索了会,开口问道。

    “你太急了。”

    苏秦微微摇头。

    他久居皇宫,平时虽然懒得管事,但从苏秦的角度上来看,唐国至少还需要十年时间,积攒了足够底蕴,才有资格提出削藩。

    “我太急了.....”

    唐皇李生若有所思,额头逐渐溢出冷汗。

    “多谢三哥教我......”

    唐皇深深的朝着苏秦鞠了一躬,迅速明白自己忽视的一点。

    那便是他太急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需要一步步来,循序渐进,若是想一步到位,不仅不是好事,还可能是一件祸事。

    “无妨。”

    苏秦随口回复道。

    他也只是提点唐皇几句,具体该如何去做,还是要取决于唐皇对于局势的把握了。

    “对了三哥。”

    唐皇李生似乎想到什么,立即说道:“昨日我去了一趟国库,发现一件奇怪的东西,到现在都琢磨不透,请了许多人来看,他们也不甚了解......”

    “三哥你见多识广,可以看一下......”

    唐皇一边说着,一边放下酒杯,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

    这座木盒极为精致,上面隐隐有暗金色纹路浮现,极为不凡。

    “恩?”

    苏秦原本还不太在意,但在看到木盒的瞬间,神色微微一凝,目光瞬息便集中到木盒表面暗金色纹路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