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言情小说 > 为科学奋斗 > 第20章 嚎叫
    道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刘茅,虽然他平时也没什么表情,但是此时此刻的面无表情格外寒冷,大概就是零下十度跟零下五十度的差别。

    “我们要不要再进去?”刘茅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啥,不然先生的心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回车上。”道年伸手摸了一下大门,白皙修长的手指,穿透了大门的表面。

    这哪里是座大门,分明是藏着邪恶与秽气的结界。这满山的浓雾,受秽气吸引而来,缭绕不散,成为了为虎作伥的伥鬼。

    “我们不留下来帮沈先生?”

    “帮谁?”道年垂下眼睑,“我看他力气挺大的。”说完,他的食指在门上点了一下,“既然他们在人间界作恶,那就按人间界的规矩来办。”

    刘茅:行吧,反正谁也惹不起你,你说了算。

    大门里面,沈长安坐在柔软的大堂沙发上,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他伸手在身上掏了掏,把手机拿出来,看向离自己好几步远的大堂经理:“你们这山庄装修得真有特色,山上信号怎么样,我想给朋友打个电话,中午不回去吃饭了。”

    说完,他开始打开呼叫页面,找到道年的电话。

    无论如何,他要保证道年出去以后的人身安全,万一这些不法分子把道年跟刘茅抓起来当人质,那就麻烦了。

    电话一接通,沈长安不等道年开口,就马上开口道:“兄弟,今天中午的饭局不用等我,我在山泉谷,这边有个不错山泉庄,下次我带哥几个一起过来。”

    大堂经理听到这句话,微笑的表情有些僵。

    从头到尾都不敢说话的旅客们,看着沈长安拿着手机跟朋友闲聊。甚至还有几个人忍不住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几眼,他们的眼神没有花,手机确实没有信号,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能在这个山庄里把电话拨出去。

    他们想告诉这个年轻人,快救救他们,这个山庄里的工作人员全是鬼,但是他们还没张开嘴,就会有面色苍白的工作人员,维持着一张僵硬的笑脸看着他们。

    更可怕的是,在这个年轻人走到沙发上坐下后,他们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们这么多人蹲在地上干什么呢?”沈长安挂了电话,仿佛才注意到抱作一团的旅客们。这些旅客有男有女,大约有二十个人左右,没有小孩子。

    “他们是过来取景的的,据说是想拍部灵异网络电影。”大堂经理的目光扫过众人,“您来之前,他们正在排演见鬼的一幕,情绪还没走出来。”

    “原来是这样。”沈长安看到游客中,有几个人僵硬地点头。而其他同伴看到这几个人点头,眼里分明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旅客们以为沈长安还会说几句什么,哪知道对方竟然一脸不感兴趣地收回了目光,分明就是相信了恶鬼的说辞。

    他们在心中无声呐喊,帅哥,你清醒一点,跟你说话的这个他不是人啊!!

    “听说有贵客来,小店不胜荣幸。”柔媚的女声响起,沈长安抬起头,看到一个穿着晚清袄裙,梳着盘髻的女人袅袅婷婷地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她穿的袄裙很长,长得盖过了脚面,让沈长安有种她是从楼上飘下来的错觉。

    待她走近,沈长安看清了她的容貌,细长眉,殷红的唇,戴着各色宝石,苍白的脸上带着温婉笑意,简直就是上个世纪贵族妇人的翻版。

    这家山庄从老板到员工,都是疯狂的晚清服饰文化爱好者?只不过像他这种连电动摩托车都没有的人,算什么贵客?

    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他这种穷狗叫贵客,那肯定就是心里有鬼。

    “老板客气,我今天也只是忽然来了兴致,就想来这里泡一泡山泉澡。”沈长安朝老板极温柔一笑,“可惜贵店加热系统出了问题。”

    “原来是这样。”老板长着一双丹凤眼,非常的漂亮,她沉下脸呵斥大堂经理:“客人有要求,身为员工就要极力办到,加热系统坏了,就去修,懂吗?”

    “是。”大堂经理似乎极为惧怕这位漂亮的老板,连与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姐姐好厉害,竟然把这么多员工管得服服帖帖。”沈长安看着这个漂亮女人,脸上露出几分痴迷。

    “世道艰难,身为女人如果没有几分能耐,又怎么……活下去?”漂亮老板取下别在盘扣上的手绢,样子十分可怜,“先夫亡故以后,我就一直待在这座山庄里,等着有缘的客人上门,不求赚多少钱,只求勉强活下去。”

    “姐姐如此绝色,有没有想过做其他生意?”沈长安微微俯身,略显轻挑地朝她笑开。

    坐在旁边瑟瑟发抖的旅客们,生无可恋地看着这一幕,仿佛看到了一个自动送死的傻子。

    唯有那个一开始站在最前面,向旗袍美人求情的年轻男人神情有些怪异。

    “做什么生意都不容易,我能懂的也只是经营一座山庄而已。”漂亮女人含羞带怯地看了沈长安一眼,“不过贵客若是愿意帮我一个忙的话,也许我只能摆脱这座山庄,过上不同的生活。”

    沈长安眼神更加痴迷:“姐姐,我能帮上你什么忙?”

    “我所求不多。”漂亮女人勾起殷红的唇角,“只求贵客能帮我加油鼓气,祝我脱离苦海,就足够了。”

    “当然……”手机响起,沈长安对漂亮女人歉然一笑,起身按下接听键,转身走到大门口,拉开大门走到门口接电话,“哥们,我不是跟你说了,中午不去参加饭局?”

    “我在山泉谷的山泉山庄,正在跟美女老板聊天,你没事别来烦我啊。”说到这,沈长安特意扭头朝大堂里盯着他的美女老板笑了笑。

    “行行行,十多分钟的事,你自己搞定就行了,那家饭店又不难找。”沈长安脸上有些不耐烦,“我把店的地址发给你,去了报我的名字,老板给你打八折。”

    挂断电话,沈长安在手机上点了几下,转身回到大堂,对女老板道,“我有个朋友特别烦人,经常记不住路,连吃个饭都找不到地儿。”

    女老板笑了笑,起身亲自给沈长安泡了一壶茶,把茶端到沈长安面前:“贵客请喝茶。”

    “谢谢。”沈长安接过茶杯时,不小心碰到女人的指尖,凉意瞬间传到他的心里。他把茶杯顺手放下,变成了一个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伙子,对老板东拉西扯说个没完。

    老板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僵,眼底甚至泄露出几分焦急:“贵客,我如此不易,您愿意送我一个祝福吗?”

    开黑店,玩splay,还喜欢收集他人的祝福,现在不法分子的爱好已经如此奇葩了?

    一两句好听的话不值钱,但是看着角落里那些明明极度害怕,却不敢说话也不敢求救的人,沈长安忽然不太想满足对方这种小爱好。

    “姐姐竟然相信这种祝福的话?”沈长安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你不要急嘛,先听我跟你讲我智斗歹徒的故事。”

    老板脸上的笑有些扭曲,却仍旧扯着嘴角,说了一个“好”字。

    “李队,我们都在这边转了两圈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山泉庄。”四周浓雾弥漫,开车的警员心里有些发毛。

    “李队,沈长安把定位发过来了。”姚怀林语气有些激动,他把手机递给李队,“就在这附近。”

    李队让警员把车停下,拿过手机仔细端详,沈长安发过来的位置,离他们最多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他把手机递到景区负责人面前,让他帮着认地方。

    “不对啊,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山泉山庄。”景区负责人脸上的笑容发僵,“几位同志,会不会是对方报了假警?”

    “不可能。”姚怀林直接道,“姓沈的虽然有些嘴欠,但绝对不可能做这种无聊的事。”

    他皱着眉头,这里面一定有哪里不对,难道是定位不准确?

    风起,卷起山间的浓雾,姚怀林抬起头,看到有人从浓雾中走出来。

    那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尽管他身后有人推着轮椅,但是姚怀林的注意力却不受控制地放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身上。

    雾气朦胧,仿佛也挡住了男人的容貌,姚怀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开了口:“请问,你知道附近一百米内,有座山泉山庄吗?”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没有说话,倒是推着他的男人开口了,这个男人伸手指了指身后:“不就在这儿吗?”

    李队跟姚怀林等人顺着这个男人的手望去,一栋中西合璧的建筑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多谢。”姚怀林朝两人道了谢,坐在李队旁边的景区负责人,惊恐地看着那栋建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里为什么会多出一栋山庄?

    难道……

    不行,景区生意本就不景气,绝对不能再闹出任何不利的传言。

    山庄大堂内,美丽的老板看着沈长安面前动也未动的茶水:“贵客,我亲自为您泡的茶,您为什么不喝一口呢?”

    沈长安微笑:“当然是因为美人比茶更吸引人。”

    “贵客既然这么喜欢我,那就送我一个祝福吧。”美女老板神情变得越来越急切,“送我一个祝福吧。”

    她忽然伸手紧紧拽住沈长安的手臂,脸上露出痛苦与急迫交织的神情:“你……送我一个祝福……”

    趁着这个机会,沈长安忽然站起身,反手一拧,掐住了美女老板的脖子。他看着想要靠近却又满脸恐惧的山庄工作人员:“都别过来!”

    “嗬嗬……”美女老板神情惊恐,四肢诡异地扭曲,似乎想要把沈长安缠起来,然而只要碰到沈长安的身体,她就会更加痛苦。

    众旅客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变故,脑子里一片空白。

    控制住头领后,沈长安见那些旅客竟然只知道傻呆呆地看着他,就吼道:“还发什么呆,都过来!”

    年轻男人浑身一震,他动了动四肢,拖起身边吓得瘫软的年轻女孩就往沈长安身边跑。

    见大家都反应了过来,沈长安挟持着美女老板退到门口,长腿狠狠一踹,大门轰然而倒。

    刚从警车上下来的姚怀林,看到这一幕后沉默了。

    他们究竟是来救沈长安,还是来救被沈长安掐住脖子的人?

    “啊啊啊啊啊!”就在退出大门的瞬间,女老板忽然发出无比痛苦的嚎叫,仿佛正在被人抽骨吸髓。

    沈长安被这个叫声吓得手抖了抖,现在他跟警方解释,对这个女人没有恶意虐待行为,警方会相信吗?

    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奸诈,竟然想诬陷他防卫过当?

    作者有话要说:山庄上下:魔鬼,这是个魔鬼,连一个祝福都不愿意给我。

    沈长安;我只是见义勇为而已,见笑,见笑。